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文学 > 小说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阿红——从父母的掌中宝到弃儿

[2009-8-11 8:33:41]


^vTEt$Zua8$MJ7n" target=_blank>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阿红——从父母的掌中宝到弃儿
 
 
1
前面说到了阿红,在这里再详细地说说她的故事。因为她是我很少见到过那种人。
除了皇后巴萝,号子里最闹得欢的要数阿红。阿红吊着她的哑嗓子唱道:
 
        走在戒毒所的马路上,
    许多小伙子都朝我望。
李老头的皮鞋是擦得雪亮,
叶赌王的背上是别着一把枪。
一床被子是肩上扛,
把我送到了四号病房,
我的脚在发抖手在筛糠,
噗通一声跪在马桶旁。
想起当年是多么嚣张,
吃了白粉是打起罗汉。
如今我落得如此下场,
一身名牌是砍个精光。
戒毒所的规矩是不敢想象,
最后变成狗粪一团。
 
一支歌唱完了,想,这下该歇息了吧,才不呢。要是小调,我们都欢迎。这阿红,破嗓子,还大声吆吆的,耳朵受罪。可谁都不敢管她,疯着呢。这不又唱上了:
 
    难过难过真难过,
天天背着个死骆驼,
餐餐吃着个青菜汤,
越想越难过。
囚室如沙真寂寞,
没有爱人来陪我。
 
毛泽东思想教育了我,
我撬门先撬锁。
撬锁撬了一万多,
“同乐”酒楼摆一桌。
安警干警把我捉,
一判判了四年多。
……
 
号子里要暂时没了她在,如提审啦,出庭了等等,就如少了一支部队似的。她得了好动症般地不能停息。
小窗口关着时,在小调还没吃了那小方镜子前,她就用它到铁门的底下、只有半厘米宽的细缝里去照。照到她认得的粉哥在四方形院里经过时,就甜甜地叫,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哥哥吔……,长声长声地喊了。惹得粉哥们四处寻这声音。她就咯咯咯地笑了:
“我在这哪,你个老傻找不着我吧?哈哈……。”
要是照到看守来了,她就像只耗子似的,吱溜-----,藏了那镜子,坐到地台子上,靠墙边缩小着。手拿一本杂志将脸挡了。任看守开了门进来审,所有人都是一副天真无辜的模样。看守对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在被戏弄了几次后,也恼怒地对号子进行了几次大搜查,就没把这镜子给搜走。真不知她是如何藏了的。
阿红到是个典型的中国唐代美人,她终于安静下来时,很像陈洪绶画下的仕女。婀娜多姿,娇柔甜美。那微微一点点的肥胖,恰到好处。柳眉凤眼,小巧的鼻子毛绒绒的,嘴唇的线条纤细流畅,唇角上翘着,极其性感。
她还是那喜欢恶作剧的年龄,性感的嘴里有着些伶牙俐齿。从眼睛睁开的那会儿开始,就拿号子里的每一个人取乐。
“你个宫颈糜烂的野鸡店长,快去把马桶洗了!最后别忘了洗你那块臭大屁股。”
“嗨,嗨,双双你这子宫脱垂的死刑犯,还躺着装死啊。你还没到死的时候就想死是怎么着?你以为你戴着铁镣子不让你干活,你就想当坐把的啦?给你颗子弹当靶子嘣了你。”
“芝子你这认命的,瞧你那副冤鬼样。有姜狱长的屌疼着你,还不美呀?!当这是疗养院不就成了吗。”
……
只有一个人她不敢惹:皇后巴萝。
她自己说的,美比不过她;家庭地位比不过她;贩卖毒品的招数没她多;连个子的高度都比不过她;最后逮进牢里判刑也判不过她。同样都是贩毒七克多被抓的,阿红被判有期徒刑七年,皇后巴萝只判两年,且留本地服刑。而阿红过两天就要起解劳改农场,去强制执行苦役了。
这使得阿红总算是安静下来了。让我们能将一个电视肥皂剧看完。那两付已经换了三回的扑克牌,今天终于在那里歇息着。
不然,早晨六点钟起床号一响,风门一开,阿红冲进去第一个洗漱完毕,就开始催促了:
“快,快,快出来哟。打拖拉机啦,今天谁和我对抠哇?”
这由四个人玩两付扑克牌的游戏,主要看两个对家相互配合得是否默契。而灵巧的阿红常常使些小鬼计,向对家挤眉弄眼地暗示。虽然会招来另两家的非议,但也总能帮她获得很多取胜的机会。所以都愿意与她“对抠”。
“嗨,你们那些长得歪瓜劣枣一般的脸,有什么需要这么长时间地洗了?等着下锅油炸呀。关到这密不透风的四壁里,还想有个男人来看不成。快点,快点,牌都洗好了。”
这么着一催,那几个搭档就不免也着急起来。在那儿蹲着大便的,就用尽了全身的力使劲摁,把个脖子上的血管都快摁爆了。只要在这牢里囚个十来天后,都屙不出屎来。一般都由阿红每天对着医务室的方向长声长声地喊:
“张医生,拿点果导片来哟。肠子都屙出来了呀!屁股眼眼都翻开花啦!子宫都脱出了!尿泡泡都憋得发亮哩……。”
张医生被叫得烦了时就来骂:
“果导,果导,吃了泄死你们这些家伙。”
于是,从二层楼上的窗子“吡啦”,天女散花一样,将几粒粉红的药片散了下来。囚们满号子去抢着寻找。张医生要老不来撒药片,阿红能翻着新的喊,还不重复。等到看守站在窗口上眼睛一瞪,阿红就脖子一缩,不敢出声了。不然最后她可能连脑花都会屙了出来。
通常是小调、芝子、珍莉和我,能玩这种扑克。有一个人是后备,珍莉和我都想当那后备的。因为一坐下来玩,除了上午静坐时不让玩而外,其它就是七、八小时,坐在那潮湿的地台子上,使我腰膝里如灌了铅一般地重。我和珍莉就经常推让着。阿红看见了就老着脸说:
“去去去,你们俩都别来,一人一份红烧肉罚了。中午餐,就这么定了。”
她说定了就是定了。打菜打饭都是她在窗口传递,由她报姓名买菜下账。可要我们两都不来她就少一个角色。号子里其它人玩不来这要动脑筋的游戏,或者是根本没心思玩,愁还愁不完那悬吊着的命呢。
芝子慢慢地变得不再有高傲了,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使她看上去像一个木偶。阿红管芝子叫“认命的”。
“认命的今晚又要出号子了。”
“给认命的一点菜汤,她要为姜狱长工作呢。”
“认命的,过来!玩扑克。”
阿红少了一个角没法玩,还是只有又好着脸来求我们:
“算了,不罚肉了,你们一人上两小时,轮流转吗。”
有段时间里我没有书看时,就不要她求二遍。但对她总是耍伎俩,觉着玩得没意思。于是,她就和我玩对家。照样是花样百出地给我作暗示,我装着看不明白。常常是该垫分的时候没垫,不该垫分的时候又垫了。气得她只有事后稍稍给我明确暗号的含义:摸头发是黑桃,摸眉毛是梅花,鼻子是红桃,嘴巴是方块,大母指是垫分,小手指是不垫分-----。这样我不和她打对家的时候,我也看她的动作出牌,结果破了她的把戏。
 
 
     2
她这是第三次被捕了。前两次都有她爸爸,花了钱保她出去。使她的贩毒案子在安警局就终结了。
所以本次她还是欢天喜地只管恶作剧的玩。犯多大的事,她爸爸也不会不管她。她爸爸有的是钱,是本地最早下海做生意的中不溜官倒爷。她是爸妈漂亮又聪明伶俐的独生女儿;是他们的心肝宝贝;是他们的骄傲。所以,当等宣判她被判有期徒刑七年时,她那张美丽而性感的嘴,张开着,足有半小时没合拢来。
她不再吹牛了,不再长声吆吆地喊了,不再将满号子的囚点着数地骂了。立马变成了一个多愁善感的姑娘。
晚上开始认真地给她关在另一个号子里,犯了同样罪的情人阿狗写信。以前都是写着玩的,因为她并不把这爱情看得有多重。现在,当失去爸妈的爱时,她感到这情人的爱就很重要了。
 
 
亲爱的阿狗:
如雷电轰鸣一般,我被判了七年有期徒刑。
不能相信,这灾难就这么来了。我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我爸妈这次是真的失望了。可我总不能相信他们真会如此眼睁睁地,就此不管我。虽然他们警告过我多少回,我都只当耳旁风,认为他们不过是吓吓我而已。
事到如今,只有你了,阿狗。你还是那么关心我吗?在我人生最悲惨的时候?一个星期后我就要与你分别了,这一别就是七年。我在女子苦役地,你在男子苦役场,天各一方。命运就这样生吞活剥地将我们分离开。在这个世界上现在就只有你一个人是我的依赖,唯一可以倾诉一切的爱人。你是我生存下去的支柱。希望你能继续像从前那样将我常挂你的心上。常给我来信。
我现在才真正体味了什么是生离死别。想到这儿,我真想让我的眼泪如泉水般放肆地流出。可是,在这号子里,我不能。连想表露悲哀和痛苦的空间都没有。在我心里我感到从没有过的变化,我心里充满了柔情、充满了一个女人所有的对你的依恋。连我自己也不明白,平时我好像是个很坚强、很独立、很有自信心的人。觉得浑身充满了活力、幽默感和快乐。这会儿,我感到忧伤、惆怅。连号子里的人都看出来了,说我突然安静起来了。原来我是如此脆弱。我真后悔没能听从你的劝告,以致落得如此下场。
我将带着对你的眷恋,对以往我们在一起的幸福时光的回忆,去度过那难熬的苦役生活。我将盼望着你的消息,任何的关于你的,信件、电话、口讯等等,那怕是支离破碎的。只要是你的消息,都将是我的节日。不管我到了什么地方,我都会在每天早上6:30跪下来,朝着你所在的方向,向你祝福,祝福你健康、平安并想着我。到时候你会感应到我的。
几年后我会变吗?会像你说的那样过正常人的生活?或许有你的鼓励和支持,我会变的,变得稍好些,变得彻底好些。你也成了正常人,当然,你会的,你的毅力比我好。那时我们就结婚,生个孩子,出外游山逛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改变我,我将如雕塑家手上的泥,让其重塑一个崭新的我,这雕塑家就是你。
凭着我们俩的聪明才智,大胆及多年闯荡江湖的经验,我们会置办起一个完美的家。
这些天,我常常静下来细细地想,想将来、想你、想我们可能有的生活。如白日梦者,梦想科学发展到能吃一种药,立即就能解除我的粉瘾。而不是现在的这些狗屁骗人的“安君宁”等。你不会笑话我吧?平时我也许表现得像一个单纯的傻瓜,什么也不想,就知道玩,如在世上的一具行尸走肉,没有任何人类的情与思。实则不然,我掩盖着我真实的内心、真实的自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如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老要啃我的手指甲?这毛病就这么着跟随我,摆都摆不脱。
今天说得太多了,也许是因为想到要离开你了,也许是害怕失去你。总之,今天有点多愁善感,有点婆婆妈妈,不准笑话我。我难得有这么认真的时候。
                                                            爱你的阿红
 
 
阿狗是她贩毒时的伙伴,也是一个玩家帅哥。这次和她一起也被判了四年有期徒刑。她说他们是一对同命鸟,皇后巴萝说他们是一对同併雀。
他们是在一次同到海边城去“进货”时相好的。她说,她那时并不特别真心。因为她长得酷,追她的人很多。可有一次义举使她确定阿狗就是她的情人了。
那是她在戒毒所里戒瘾,阿狗也在。她和同屋的粉妹发生争吵,结果打了起来。所长就关她禁闭。禁闭完了出来,晚上大家坐在一起看电视时,她向阿狗诉苦。阿狗得知阿红被关禁闭是因那同屋的粉妹惹事生非。二话不说,坐到那粉妹的背后,在那粉妹的长辫子上悄悄淋些酒精,打火机一点,“呼”地一声,燃了起来。把戒毒所惊慌得一塌胡涂。还好,扑救得极时,那粉妹没伤得太重。后来就换了阿狗去关禁闭。
每每说到这事,阿红就得意的不行。很是为阿狗骄傲。
阿狗回信了,阿红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表现出她那么急切地在等待着这封回信。双手微微有些发抖,拿到信后不再像原来那样袒然地、大大列列地喜笑着看。而是战战兢兢地,躲到角落里,将手指头一个一个地放在嘴里去咬,两眼紧张地盯着信上的每一行字看来看去。
 
 
阿红:
收到你的信了,我拿着你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完后我这个自认坚强的人,也不禁流下了泪。我很感激,你终于在你的情感世界里,给我留下了那么大的空间。我将会更加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刻骨铭心的爱。
我们分别的日子就在眼前,我真怕以后不能再见你,不能听到你的声音及你的一切。但我们只有面对现实,只希望时间能够快一点飞逝。求老天爷让我们早一点团聚。让我们都彼此勉励,共同争取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你要像以前那样乐观,笑着去面对这个灾难。因为这灾难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只有从这场灾难中走得出来的人,才是重塑出来的新人。在以后的这几年里,没有我在你身边,你要好好保护自己。你是个自主性很强的人,有了那么多关于我们未来的美好设想,就一定去实现它。
我会在这分离的几年里,怀着对你的爱去努力改造自己。在每日早晨6:30我也会在心里向你默默地祝福。让我们都抛开所有的思想包袱,积极投入到这不得不去的劳动改造之中。有什么不开心的,有什么困难就写信给我,让我也来分担一些你的忧伤和痛苦。
                                                       爱你的阿狗
 
 
      3
 
阿红一直没说她父母早就离婚了。在最后一天她要走时,为了求我给她父母写一封她感到有困难的信,才对我说了实话。
她父母在她十八岁时突然要离婚。她说是她爸爸挣钱多了,遇上一个更妖气的女人,就与她母亲离了。
我问她吸毒是否与此有关,她否认了。说自己完全是觉得大家哥们些都吸,她不吸不就不入流了吗。
她父母虽是离了,但为了她的事,父母还是会常聚到一起,来商量解决的办法。如去年她被捕获时,关在外地的监狱,她父亲花了十几万元才把她给救回来。说到这次被捕,她爸爸连一次都没来过,直到今天她爸爸来了,为她起解苦役营前来道别。只有妈妈来看她一次哭一次。说到这儿阿红的眼睛咂巴咂巴的,将眼泪使劲吞进去,不让它流出来。她说她爸爸这次是真生气了。于是,我根据她的意思,帮她起草了一封给她父亲的信。
 
 
爸爸:
今天终于见到了你,很多的话没有说。我知道你对我很失望,我也知道自己不争气。你怎么生气、骂我、打我,也许都会让我好受些。最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你已将我视同路人,不理我,不关心我。你有能力帮我而不帮我。我知道是我活该,是我咎由自取。
我第一次感到了失去亲人的爱是怎么样的痛苦;我第一次有了无助的绝望;也第一次认识到我的任性和放纵无度给你和家人,带来了什么样的心理灾难。以前只想到我是你曾经如此宠爱的女儿,不管我犯了什么天大的罪,你都会不顾一切地来为我开脱。就如上次你花十多万元的钱也将我救了出来。
自你开始做生意,成为款爷,与妈妈离婚后,我以为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仍然是你爱的女儿,任何人也代替不了。今天你那句冷酷的话:“你自己好好改造。否则,我让你七年坐满。绝不会再帮你了。”它如雷贯耳。我知道,你说到就能做到。这次被判七年,就是你完全不管我的结果。
我深深感到就要完全失去你了,失去我如此引以为傲的爸爸。不是你离我而去,而是我将你给弄丢了。我开始感到恐怖,对未来感到迷茫。面对如此漫长,又如此伸手不见五指的几千个日日夜夜,我将如何度过?我开始深深地悔恨。我为什么会如此简单地对待自己和家人?怎么能如此利用家人对我的爱,去肆无忌弹地面对生活?怎么会如此地没有责任心?爸爸,如果我能重新再生一次,我会珍惜你对我的爱,做一个孝顺的乖女儿。
爸爸,我走了,去吞食我自己种植的苦果。希望这次的苦役生活会给你重生一个新的女儿出来。让我来重新获得你的爱。挽回给你带来的一切痛苦和损失。我想这次是真的触痛了我灵魂。为什么一定要到绝望时才知道珍惜亲人为我所付出的爱呢?
爸爸,当我三十多岁出狱时,你会看到一个苍老但成熟了的女儿,我将用我的后半生来挽回你的爱,获得人们的尊敬,为你长面。当一个全新的我站在你面前时,我要让你微笑,让你为我而骄傲。经历了这一切后,我要还不醒悟,那我就真没救了。
再见了,爸爸,我爱你。也需要你的爱。
                                                       女儿:阿红
 
 
写完这封信后,已是很晚了。大灯已熄灭,只有一个小小的,如萤火虫一般的灯明着。阿红谢过之后,不再要我为她写下一封了。于是她自己在那儿趴着。直到天已发出光来时,她还在那写着。
 
 
妈妈:
现在已夜深人静了,我辗转反侧,总是睡不着,头脑里一片混乱,想到你,不知你是否已经入睡?我的心情十分不好。一想到马上就要离开你,离开所有关爱我的人。到一个让我觉得既陌生又害怕的地方去度过几个恐怖的春秋,我的心就难受。为什么人要等到伤得最痛、最彻底时才知道亲情的可贵!?
妈,你能明白女儿此时的心情吗?等待我的将是漫长的牢狱生活,前途一片渺茫,何去何从,我不知所措。回想往事,沥沥在目,都是我的任性及你们的宠爱害了我。我自己也头脑简单,只想着出了任何事,只要有钱,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带着这样的心理去行事处世,以致于让我有了今天这样惨痛的教训。通过铁窗,遥望外面的天空,使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几次接见,看到你憔悴的面容及头上的白发,女儿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好几次我都差点对着你哭,可我怕你也伤心、难过,就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一定会脱胎换骨,做一个孝顺你的好女儿,陪在你的身边。这是心里话,妈,请相信我。以后的两千多个日日夜夜,对我来说不是最可怕的,让我最最感到可怕的是:失去你们的关爱和阿护。我从小就是在这样的关爱和阿护下长大的,在你的婆婆妈妈的劝导下生活的。我怕到了苦役营后,我会不能承受。在那种逆境中生活,我不知会不会失去我现在还有的一点人性。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也不想多说了。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我走后,你要多保重,自己生活得潇洒一些。爸爸那边的事,你就别想得太多,一切让它顺其自然。也别太担心我,我会努力照顾自己的。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看我能否争取减刑,好早一点回到你的身旁。祝福我能以一个全新的我出现,让你为我而喜,为我骄傲。
                                                   女儿:阿红
 
 
这天早上五点钟,起床号就响了,为的是要阿红她们这批起解的劳改犯早早地启程。阿红两眼红肿红肿的,一宿没睡,坐在地台的沿上将信折成一只只飞鹤。
号子里的大多数囚都巴不得她早早地离去。一是少一个囚就多一点空间,二是大多的囚都受到过她的戏弄,暗暗地恨她。所以号子里没有像其它囚离去时,有那么多的告别,那么多的依依不舍。一切都照常地进行。放风间里洗漱的囚们仍然是闹闹嚷嚷;广播里仍然是永远走调的乡村民歌和李长官南腔北调的喊叫声;腾空了睡具的地台子上,总有法轮囚在练法轮,人贩子杨玉秀、杀人犯胡静圆等,在对着东面的黄墙朝拜菩萨。等到囚们陆续洗漱完了,地台子上又是人山人海。
阿红就在这样“祥和”的气氛中,离去了,没有几个囚注意到她默默地走了出去。只有那“咣噹”铁门的关闭声后,囚们说:
“啊,又少了一个人。”
 
阿红在离去了一个多月后,给3#号来了一封只有几行字的信。
 
 
各位牢友:
以前老有不懂事之处,望各位宽宏大量。
我现在每天要重体力劳动十五个小时左右,实在是拿笔的气力都没了。见谅。
祝各位万万不要落到我这地步。一言难尽。
                                                                    阿红

查看2782次

上一篇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十一、杀人犯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胡静圆生来就是邪恶的吗?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走入情爱困境的邓玲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十二、幕后杀人犯——小曼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十三、重大爆炸事故责任人—珍莉
下一篇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马莉-女大毒枭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十、毒品贩子都是一些年轻漂亮的粉妹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九、狱中信简——犯罪嫌疑人与她的家人共同承受灾难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八、看守是囚们的皇上。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七、监狱传染病与看守吃剩的菜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