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文学 > 小说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马莉-女大毒枭

[2009-8-11 8:35:42]


^vTEt$Zua8$MJ7n" target=_blank>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马莉-女大毒枭
 
1
马莉,是自愿要进牢房的。这是她第一次坐牢。
她受人之托,先在这乳罩的下沿藏了两克白粉,再去安警所门口转悠。等到一个下班步行回家的安警出来时,她尾随其后,伸手去掏这安警的包。自然她就如愿地被送了进来。
她进来的目的并不是来送这两克白粉的,而是来陪伴她那已判死刑、等待枪毙的大毒枭情人度过人生最后的日子。
她的情人就是大刚,近四十岁。
皇后巴萝在心里也将他当自己的情人。
整个地区的白粉几乎都是大刚供应的。他从海边城直接进货,然后在本地分销。他现被关在我们3#号正对面的17#号子里。常常可以从小送饭窗口看到他。他个子非常高大,瘦精精的,脸色苍白,一双深陷在眼眶里的眼睛非常有魅力。男囚都剃光头,可他却剪一个时髦的平头。他在牢里的待遇非常特殊,每天早点名后,看守便将他放出来在四方形院里,拖着只有四公斤重的脚镣子,来回叮叮当当地走着。虽戴着脚镣,可步态很是从容;虽已判死刑,可还是谈笑风生。
皇后巴萝说,他有的是钱,他这点自由都是花了钱在看守们身上得来的。判死刑都一年多了,还未执行,因为他有立功表现。
安警在大刚提供的线索下,揣掉了一个大的制造冰毒的工厂。使那几个安警升职并获奖了。法院一审判决死刑。大刚提出上诉要求考虑立功因素,希望改判。法院在安警的支持下有改判的想法。但监视厅在进行抗诉。所以一直就这么拖着。最近听说拖不下去了,可能还是要执行。这就是为什么马莉进来陪他。
在马莉没进来前,是皇后巴萝守在窗口与他眉来眼去,书信频传。大刚回报她以每天十个鸡蛋,夏天就是十根雪糕。号子里的女囚都跟着沾光。
大刚和马莉是一对深受当地毒品界尊敬的情人。号子里所有的毒犯都对她非常好,除了皇后巴萝时不时的有些醋意而外,基本没人为难过她。
刚进来那些天,她跟一火柴棒似的,瘦得皮包骨。由于毒瘾发作,她不断地打喷嚏,二十四小时都躺在地台子上,曲成一个虾状。她的忍耐力很强,从没听她哼哼过一声。
她们告诉我,戒瘾的人都得经过这样的过程。只要过上十天半个月,她就会反弹起来。果然,到了第四天,她开始大量进食。大刚每天给她订看守餐,外加二十个鸡蛋。她都基本上全吃了。半夜你起来小便,也能看见她在进食。
十多二十天后,你都不敢相信,这当初进来的那个火柴棒,已出落得有棱有角,婷婷玉立,一个有着异国风味的少女了。椐说,她是一个混血儿。
 
 
     2
每天,她守着那个只能露着半截子脸的送饭口,用她那双睫毛很长的眼睛贪婪地寻找着她情人的身影。大多的时间里那小窗口都被看守们关着。她就在里面哭泣。这天吕英凤从外面提审回来,给马莉带回一封信,是大刚写给马莉的。皇后巴萝几乎每天给大刚一封信,都没得到一封回信,只是回了那些吃的。当初我们还以为大刚可能不会写信。
 
马莉:
我的好姑娘,没想到你竟傻到进了这里来,还带了那粉在身上。让我十分地疼心。吴干部那天打你是手下留了情的。不能再惹事生非了,这里面打人可不是你这点命能扛得住的。
我打听到了关你进来的罪名,还好,算你聪明。用的这个法子,只会拘留你一个多月。你身上带来的粉,任谁怎么问你,也只能是你自己常吸备用的。切切。
也好,你进来正好将瘾戒了。坐一次牢是不懂事,二次是无奈,三次就是愚蠢悲哀了。我想你这次进来,会让你留下难忘的记忆,也使你懂得了世间没有比自由更重要的东西了。
慢慢你就会忘了我,我可能不久就要离去了。我希望你会坚强起来,忘掉过去。面对你以后的每一天。
                                                     大刚
 
 
这牢里的信进进出出,都要过了大家的目。这是皇后巴萝定的规矩,一是给大家解闷儿,二是防止有人出卖了号子里的秘密。
收到了大刚信的马莉,在满号子的囚传阅了一遍后,再一次次地看它。等夜深人静时她开始写回信。
 
 
    3
大刚哥:
我不能没有你,你是我的父亲,你是我的家,你是我生存下去的理由。你让我感觉到了人间的温情。
我忘不了那细雨霏霏的海边城街头,那时我是死的,是你救活了我。有你我才能活,你是我的空气。你要是逃不过这次灾难,我也不要活了,我给你陪葬。
比自由更重要的东西是你。没有你,自由有什么意义?如一具没有了灵魂的活尸。还不如死了。
这段没了希望的日子,我已疲了。只想到这关你的牢里,离你近些,来陪你度过这最后的,我们俩最后的时光。
                                                    爱你的马莉
 
 
马莉:
你还年轻,对世事太天真。我需要你好好的活着,去完成我未完成的事业。
我心里对拥有你这样的姑娘的那片真情,死而无憾。
记住我的话,一定记住,一个做粉的人他自己是不粘粉的。不要再吸白粉。千万别再陷入那个深渊,那是个万劫不复的陷井。如果,你真爱我,与其用死来证明你的爱,不如用戒粉来表示你的爱。因为这比死更可怕,更考验一个人的毅志。用你的行动来证明你的爱,马莉。
你需要的是自信,你聪明、坚定。 一个人的意志不可以受别人支配。每个人都有做错事的时候,都有不如意的时候,只要他还有机会重新打造自己,那就是新生,那就是阳光下的向日葵。你,不可以放弃这些,如果放弃了这些,你就负了我。因为我没有这个机会
马莉,我的好姑娘,我爱你,愿我永远活在你的心里,只要你还活着,我就不会死。你吃的每一样东西就是我在吃;你说的每一句话就是我在说;你睡觉了我就睡了;你醒了我就醒了----;你以后活着的每一天都是我在活;你如果死了我就彻底地的死了;所以你活着我才能活着。
今天罗奇看守休息日,我没出得来。明、后天,我就能在院里了。你尽量在窗口上,好让我能看见你。如果可能我会想办法到窗口去吻你伸出来的手。
 
                                        大刚
 
 
大刚哥:
有两天没看见你了,好想念你。看你的信让我不再感到那么饥饿。你的声音、你的语言、你的一切,已成了我梦里的曲子,我胃里的粮食。
没看到你,我就失去了安全感。如秋天的一片落叶,无依无靠,随风飘荡。
但我已是成年人,我是一个多虑的、成熟的女人了。我胸怀着浪漫又脚踩着现实。你不要责备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只求上帝帮助我,让你对我的爱永存。有了你的爱,我会从现在的一点点做起的。你的爱会使我改变过来的。我不会,也不允许自己就此倒下去。
我要听你的话,坚强起来。这一点你是可以放心的。在从小的磨难里我已经有了面临一切风浪的硬度。这你知道。
只是我又要面对孤独,面对亲人的离去。这怎能让我不悲伤?!
我又要独自面对冷漠的人生。这让我那满是创伤的心,如何能够承受?
                                                      爱你的马莉
 
 
看过马莉和大刚的信后,我十分诧异。这样一对十恶不赦的罪人,竟有如此坚贞不移的爱情。使我不得不另眼看他们了。这以后他们的书信几乎是每天一个来回。找不着送信的机会时,马莉会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窗门前跳来跳去。
我被律师招见的次数比较多,于是,她的信多次都是我帮她带进带出的。我先将她的信夹在我的材料本里,见完律师后回来,由于满院子亮晒着女囚们的衣服,就故意到17#的门前收衣服,乘看守不注意,迅速将信丢进小窗口。如果大刚在外面就更好办了,只要从他身边过时直接丢给他就成。每次我的心都跳到了一百次以上;每次总让我想到那四根被老鼠啃过的葫罗卜;每次干完后我都下快心再不干下一回。可到时候看到马莉那恳切的眼神时就又答应了。感到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样古庙一般的意境。
 
 
     4
马莉十分感激我常常冒险给她带信,晚上她挨着我的边上睡,就絮絮叨叨的,给我悄声讲着她的身世和她情人的好处。
她只有个妈妈,不知道爸爸是谁。
她母亲是海边城里有名的高级应招女郎,但她只接待外国人。一门心思就是想出国。
  她母亲还在外语学院读书时,遇上一个老外,以为对方真心地爱了,就怀上她了也不去手术,结果不得不退学。等到生了她,也没见那老外回过头。
她母亲死心了,不再有真情。对她也是如此。从她记事起,就没看她母亲对她笑过。
她母亲的活多,收入也多,住的大房子,楼上楼下的。但她母亲从不准她上楼。屋里很讲究的装饰,她由一个从平庄地区去海边城打工的保姆带着,一起在楼下的房子里长大的。虽没有什么爱可言,到也生活安稳。
可到她九岁那年,她母亲终于有了出国的机会。于是,将她交给保姆带回,答应每个月付保姆钱。
她母亲钱是每月寄来,可保姆并不舍得花在她身上。她如一个寄人篱下的小孤儿,熬到了十四岁。终没见她母亲回来。在心里她也并不盼她母亲回来,只盼自己快快长大。满十四岁生日那天,她想自己已是长大了,她要回海边城自己的家去,独立地生活。
她瞒了保姆,将自己的一些衣物和一些心爱的玩具,用一个口袋装了。跟保姆要了交学费的钱,买了南下的火车票,回到她那五年未曾去过的大房子。
走到门口,她没有开门的钥匙。这没难住她。她取下头上的发夹,在锁眼里掏起来。没等她掏烦,门从里面被人推开。一只带毛的大手一把将她抓起来。钢一样的声音响起:
“小偷,小偷,抓住了。”
她腾空着,在满是黑云的思想里昏迷。
等她醒过来,已是在她从小长大的楼下房子里了。一群人围观她,哄咚哄咚的,她快听不懂广东话了。
还是那钢一样的声音:
“----安警所,安警所----”
她听明白了,他们要送她到安警所,她哭起来说:
“我不是小偷,我回家忘了带钥匙。这房子是我的,我妈妈买的。我九岁时离开,有五年了。”
周围安静了几秒钟,于是,一阵笑声。还是那钢声音说:
“你妈妈是不是叫莉儿呀,这房子,连着家具都买给我了。要不要看房证呀?”
这本来就没给她留下美好记忆的房子,现在如雪落满了她的心,冰冻着她。等她有点意识时已流落在街头。
 
记不得是第几天了,她走途无路,饿得天地昏转。这些要吞吃了她的汽车声、那绵绵不断落下来的酸酸雨都欺辱着她。大都市的街缠绕在她的腰上,越缠越紧,快要把她这小人儿勒断成两节时,她先倒下了。倒在一堆贵重的行李上,倒在她接下来要过的人生上。
大刚在细雨中将她唤醒,在她的嘴里倒进一些甜甜的果汁。
从此她认为的甜蜜的新生活便开始真正地来了。
 
大刚认识她母亲,大刚年长她快二十岁。大刚将她领回了家,她成了大刚服装店里的衣架子。后来成了大刚事业的助手,后来她强求着又成了大刚的情人。
大刚在她的眼里是那样地勇敢无畏。在他们的服装生意不景气时,他改零售为批发,带她来到她平庄地区的保姆家里,向整个平庄地区提供海边城最新的时装。使她的保姆另眼看她。
后又在乡土城里买了最漂亮的房子给她。再后来大刚的生意就如日当空。汽车都开了几个名牌。家里的钱都要用编织袋子装,不出事都要买飞机了。大刚说:“买了飞机,我们就开着它到澳大利亚去看你的妈妈。她就不用依靠老外才能进出国境了。”
她如此骄傲地说着她的大刚。一点不带罪孽。
我没问她那些服装的口袋里是否都装着白粉?
 
 
   5
大刚的人缘还真好,连枪决执行日期都让他知道了。于是,他给马莉写来了最后的一封信。
 
马莉:
我的好姑娘,明天我就要走了。坚强些,不能让外人看我们的笑话。
我这一辈子,活得风风光光,不能在这最后的时日里将它给破了。所以你不能有任何的失态。听见了吗?
每个人,从他一生下来的第一天开始,就是在向死亡走去。过一天离死亡就近一天。我记得有位诗人写过:宁愿花钱买青春,不愿花钱买岁月。能像我这样活着的人不多,活着要讲个质量。那些像狗一样活着的人,就算活他个二百岁,我也不羡慕。像我这样能够作好了一切准备,安排好一切后事,风风光光地活,而后无憾无痛地自己走向死亡,有几人?
现在我给你分析一下目前“白道”的形势:
白粉应低落一段时期。国近几年对毒品打击得很厉害,也就会有出货必紧,价格必回升的局面。安警也必玩欲擒故纵的手段。市场会松弛一段时间。你要钻到这个空子。
平庄地区现正盛行娱乐业。摇头丸也没上市,它是苯丙基胺的后身。如你赶上了这第一趟车,做好来,它将成为本地区市场的主类产品,代替白粉市场的70%。人要知足,新产品上市,见好就收,吸取我失败的教训。
现在正是你利用产品空缺的时候。当然,在这个游戏中,得玩得精。愚人会拿钱去吸掉,智者会拿钱去作资本。你最好将阵地转移到海边城去,它地广、人多、复杂,是全国最大的毒品中转站,最有利于对付侦破工作。成了气候的人就不会在乎这些差老。
首先,你要在你熟悉的环境里开展工作。如我,客户都在火车站或流动地区传呼我,不管是公用电话还是磁卡电话,收到传呼首先要知道那是哪儿的电话?在什么样的位置?然后把客户安排在附近的宾馆、旅店。安排好最佳的线路,车次、火车、汽车,以送票为由,将钱收了,货就提前安排在客户的车座位上。等客户上车后确认了迅速离开。记住这里关建是不要让货在手上拿着。出问题了大不了丢货。只要不被抓现,怎么样都好办。
我的那些朋友、关系你都认识,这是我留给你的遗产。
以你现在的情况,已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那些吸毒上瘾的人真是难戒,不管国对它管得有多严,存在吸就存在贩,也就有市场。瘾君子也都有网,如传销一线牵一线,你就会生意兴隆。
你的致命弱点是你自己。不把你自己的瘾给戒了,你的瘾会越来越重。你就会失去精明的头脑,失去客户的信任。也将事业给荒废了,退路都没了。你的妈妈也就不能如我祝愿的那样自由地进出国境。
按期限下个星期你就可以出去了。我争取让你能明天和我一起出去。在院子里我们可以相拥着告别,出了这院门,我们就一定要表现得象是两个不相干的人。记住了,让我看见一个勇敢的马莉,这样我才走得放心。你能做到的,是吗?!
永别了,马莉。记住:我爱你,你活着我就活着。去完成我未尽的事业。
 
                             大刚  最后的绝笔
(看后将信吃进肚子里,切切)
 
那最后一个晚上的马莉,将她凝重的心情爬满了整个号子。她没有掉一滴眼泪。
她坐在那儿看了一宿的信,当能背诵下来时,她将信一小片一小片地撕,撕一小片往嘴里塞一小片。两只眼睛凝视着手中剩余的部份,慢慢地,像是把大刚的整个灵魂都塞进了自己的体内。
最后的一小片信纸也塞了进去,她咀嚼着,表情渐渐庄严起来。大刚的意志有如邪教组织首领的意志,浸入她的身躯。随着晨光的渐明,她娇柔的、少女的身躯似乎坚硬了许多。在她的心里慢慢地,有如《红岩》里江姐那样的英雄气概笼罩着她。
她用梳子将自己的头发梳顺,在皇后巴萝、小调、阿红等粉妹的帮助下,在后面用飞着一只蝴蝶的发卡将头发卡成了一朵盛开的百合。换上一身合体的、浅红的长袖连衣裙。一个美丽的、带着异国情调的姑娘,发出刺眼的光来。
当大刚的脚镣声响彻整个监狱时,马莉似有赴汤蹈火、前匍后继、死而后已这样豪迈的口号在她的胸膛里跳动。
号门开了,她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出去。
一个新的大毒枭出生了。

查看2863次

上一篇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阿红——从父母的掌中宝到弃儿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十一、杀人犯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胡静圆生来就是邪恶的吗?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走入情爱困境的邓玲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十二、幕后杀人犯——小曼
下一篇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十、毒品贩子都是一些年轻漂亮的粉妹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九、狱中信简——犯罪嫌疑人与她的家人共同承受灾难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八、看守是囚们的皇上。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七、监狱传染病与看守吃剩的菜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六、律师说:“歪的是人,法律本身并不歪。”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