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陶瓷艺术与摄影 | 建筑艺术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文学 > 小说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六、律师说:“歪的是人,法律本身并不歪。”

[2009-8-11 8:43:42]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六、律师说:“歪的是人,法律本身并不歪。”
 
   
        1
扬子说她与狗没有缘分,自那条肮脏的白狗死后,她又养过两条黑狗。一条在临晨跟送晨报的自行车走了,一条在村子里被在她家烧锅炉的工人抱去换钱了。
虽然扬子丈夫老说:“狗狗啊,你是命好喔,眷养在我们家,你能吃上些油荤。换了在穷人家里,最多也就是一个馒头。”
幼年的小狗还不能懂得如此深的道理。它的命必须由铁链来稳固。
唯有植物,在扬子的后院蓬勃、茂盛而自由地生长。
扬子发誓不再养狗了,要养也一定套上锁链。可一说到锁链扬子是那样地不能情愿。
扬子说:“事不过三哪。我家少了些狗缘噢。”
 
在扬子经商的过程中,总是磕磕碰碰,便前后请了两名律师作为他们公司的法律顾问。另又因为她的长达两年的案子问题,在那乡土小地方由小帆又请了两名律师。这样便有机会非常密切深入地,与四名律师有了交往。从他们那儿,了解到非常具有地方特色的“司法公正”及什么样的是好律师、什么样是不好的律师。
    他们公司的两名法律顾问为一男一女,男的姓阿陀、女的姓狄玫。都是非常优秀的律师。雄辩能力、对法律条款的熟练运用和灵动性、对问题的综合分析能力等都很强,而且也有一定的责任心。
阿陀律师是一位五十来岁的自学成才者,他经历了五十年代的大跃进、六十年代的饥荒及文化大革命。在改革开放后,他通过函授大学,自学法律教程。他思维敏捷、经验丰富、善于利用现有法律条文的不严密和缺陷打擦边球。但他做不好一个商界的法律顾问。因为他不善于谈判、不油滑、不能谦和地与人相处、且非常高傲。特别是对那些法院或监视厅里的某些“瓜儿”,他不能容忍他们自以为是的无知。用他的话来说是:“书都没读通还自以为是的瓜儿。”
他说在法庭上与他们辩论有时会感到如对牛弹琴,气愤、蔑视!
这还得了,你不但毁了自己还害了当事人。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他是一个不好的律师。
阿陀律师不管你如何评价他,他都不在乎。他说他知道,国的陆地的法律在逐步完善,法律本身并不歪,歪的是人。特别是当那些执法犯法的人,权力巨大、人数众多、相互包容时,那是最可怕的。面对他们你束手无策。
狄玫律师是在扬子第一次释放后,由主管扬子案子并执行抓捕扬子的经济案件刑侦大队的傅队长介绍给他们公司的。
狄玫律师是大学里的法律系老师,也常到安警局去给他们上课。被公认的是一名好律师。
傅队长将扬子的案情与狄玫律师讨论,认为有很多凝点。但还未来得及进一步调查研究,后来这案子就由平庄地区安警局接过去了。他们必须转交,没有处置权。扬子像一条脖子上套了铁链的狗,被他们从这个主人的手交到另一个主人的手上牵走。
 
虽然扬子养过三条狗,却从未在它们的脖子上系过脖锁链子。
  
扬子释放后,狄玫律师正式来到他们公司,一起将现有的证据进行编排、整理后她确定地说:“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三角债务问题,属于民事经济纠纷。怎么可以当刑事案件抓人关人呢?真是无法无天!”
话虽是这么说,在抓人关人的同时,甲方(即控告方)在安警局的协助下将他们公司所有的客户全部接管过去了,最后连三角债的经济纠纷问题都没有了。可扬子还是第二次又被抓起来了。
狄玫律师也没见有什么义举。是愣了?是见惯不惊?还是鞭长莫及?没谁再去探问。
 
 
    2
芝子被关十天禁闭。
一个一立方米见方的铁笼子,如在一个无光、无人的地洞里,和一个马桶呆在一起。要找一个惩罚的理由,比这炎夏的、臭气熏天的号子里找一只蚊蝇还要容易。
脸色苍白,两脚弯曲着走路,腰背驼着进来的芝子回到号子里,说:
“我还能活得下去吗?”
芝子不可以请律师,没有指控的罪名,就没有请律师的理由。芝子只不过是寄押在此地的证人
没有“证人”也要请律师的道理。
将芝子寄存在此地的人,又将芝子给遗忘了?
其实,有时候弄不好还不如不请律师。在牢里有的人花钱请了律师,反被对方收买,与对手联合起来,成为内奸,把你掏得干干净净,最后把你制于死地。
 
 
 
  3
在平庄地区监狱,扬子妹妹小帆理所当然地认为县官不如现管。立即在当地请了两名律师,一个姓查、一个姓罗奇。
小帆根据自己对当地司法机构的了解,确立了聘律师的标准:不需要太多的学问和雄辩能力,但绝对需要已建立起了牢不可破的、密切的与各司法部门的人事关系
被请的查律师与当地监视厅的某些人,关系发展到可以互串家门,还可以代监视厅向当事人签收现款。
另一名罗奇律师是从省高院脱出来当律师的,他的关系网从高院到各地中、初院都有他的前同事。大家对一些案子的幕后处理方式都心知肚明。只需要一抬眼、一摆首便能达到一致。特别是扬子这种“假案子”,对他们来说更是不费吹灰之力的,给钱就摆平。
    扬子是司法部门中某些人和律师们捡到的一块肥肉,放在菜板上任他们分割。只希望他们别因为分赃不平打起来,连累了囚人。
罗奇律师到监狱里,只接见了扬子十分钟就说:“等你的案子到了法院,一切就好办了。放心吧。”这句话收费一万五千元。
幸亏案子没到法院就结束了,不然接下来还需要多少就不得而知。
查律师代监视厅的某些人,收了一万元旅游费后,陪同监视厅到两个西域城市及风景区“核对证据”。扬子还得鞍前马后地安排、接待。
那时扬子感觉:查律师不是她的委托代理人,而是向她发指令的,监视厅某人的代言人。
    在扬子第二次被关三个多月后,查律师来到监狱对她说:要两万元去打点监视厅和控告方的某些人。扬子说是否让小帆去做这些事?他说,这些人只认他,他与他们打了几十年的交道,他们信得过他。
    幸亏有查律师,使她的案子终结在监视厅,不然还得劳驾罗奇律师让案子到法院去终结。那样扬子的家人更得砸锅买铁了。
啊,律师,比公职人员更合法的强盗,多好的职业。一万个囚里也不会有一个律师。
 
     4
这件事后,扬子从心里感谢她父亲给她制造了两个精明的妹妹。也感谢她们请了这样合乎时宜的律师。
没有她们,扬子肯定像号子里的后面她要谈到的囚犯那样:死在里面、烂在里面。
没有她们,她那书呆子一样的丈夫和可怜的儿子,将更加无依无靠、更加不知所措。
扬子请求作者将这本书题献给她的两个妹妹小帆和涛涛。
总之,这是四名好律师,不管他们好在哪方面、用什么方法,只要能帮你化险为夷,就是好律师。扬子给读这本书的人提供了范例,如果你遇到了麻烦,要请律师就考虑一下请这样的律师为妙。

查看2766次

上一篇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七、监狱传染病与看守吃剩的菜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八、看守是囚们的皇上。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九、狱中信简——犯罪嫌疑人与她的家人共同承受灾难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十、毒品贩子都是一些年轻漂亮的粉妹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马莉-女大毒枭
下一篇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五、现金的作用及帐上的钱哪去了?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四、盲目而愚蠢的营救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三、初识监狱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二、你的故事将震撼很多人的心,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一、“你被捕了。”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