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陶瓷艺术与摄影 | 建筑艺术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文学 > 小说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四、盲目而愚蠢的营救

[2009-8-11 8:46:36]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四、盲目而愚蠢的营救
 
 
        1
院内一只被基姥军抛弃的狗,白色的毛肮脏。啃骨头的嘴将一本茨威格的小说叼进窝里。它对扬子的朋友们狂吠,对深夜的入侵者却尽摇尾巴。
要教会它对真伪的识别,对知识的尊重,一家人费尽了心机。最后终是误食了香喷喷的鼠药,在一个雨夜死去。
扬子悲伤的儿子,硬要寻了那投毒的凶手。从此,将《佛尔摩斯侦探集》放在枕边。确定了他以后终身的职业。
而扬子对于这只突然来到又突然死去的狗,满心的迷惑。
扬子说:这命都不知道自己的来去呢。
 
扬子丈夫和扬子妹妹,为了能使扬子留在本地的西域城监狱,而不被转送到小地方的平庄地区监狱去,他们四处打探、奔波。
任何一个人只要说一声:“我与某某安警熟。”他们立即像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请他帮忙。
在扬子第一次被抓的时候,丈夫远在欧洲,只有妹妹、父亲和朋友们。他们非常自信地认为,凭着他们的公关能力和社会关系能将扬子留在西域城监狱,最后将她救出来。
他们根本不知道跨国的引渡都是厅一级的指令,一个处长、一个科长是管不了的。对于从未经历过此类“惊天动地”之事的扬子的家人来说,怎么会知道这些呢?!
在那个慌乱的日子里他们把穿制服的熟人都当成了“救命人”。特别是扬子自信而有魅力的妹妹涛涛,在涛涛经历过的人生生涯中,没有办不了的事,只要想达到的目的,并努力去做她总能达到。可这一次涛涛的自信心被彻底地摧毁了,终于第一次强烈地感受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她办不了事,还有她望而生畏的机构。
涛涛跑到监狱去看扬子,以为凭着魅力和能力就如到宾馆去看亲戚般容易。涛涛对门口的武警说:
“我只是去和她讨论一下世界杯足球赛。不说其他的。”
“你以为你姐姐在KTV包间里?!”
大兵说了,心里笑得要死,可脸上还是紧绷着严肃。
 
    可是,在扬子第二次被捕时,他们又接着犯同样的傻。继续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去碰壁,这次还加上扬子丈夫。
经诗人基姥军介绍,有一诗歌爱好者…迈媲小姐,是这个城里安、监、法三家 的“门路人长得年轻、漂亮、口齿伶利,谈到诗歌敢在大师面前口若悬河,谈到法律能把门外汉给说傻了眼。迈媲小姐是法院宣传处的管事。迈媲小姐的诗是那种:
    啊!
突然晕倒,
在梦露的怀里。
还满世界地印发。迈媲小姐与某律师事务所联手,收委托人的钱。所有的贿赂款都以律师费用为名,还出具手续。合法得找不出漏洞。
在那种境况下,无知的丈夫和涛涛,自然就把迈媲小姐当成了救命的钢丝绳而不是稻草。当迈媲小姐开口要两万元时,虽然也让他们吃了一惊,但两人商量了半天,仍狠狠心:只要能救人,掏吧!就先预付了一万元。后来得知迈媲小姐还真搬动了国安警厅某某人,给主管扬子案件的经案处,去了一个问讯电话,对方告诉他:“人早就带走了。”
扬子的确已在被押送到外地去的飞机上了。像这样被傻乎乎的欺骗,还不止这一次。
这天,扬子丈夫来到作家老麦吉家门前,对老死不求人的扬子丈夫来说,要抬起手来敲这门,十分为难。老麦吉是个风云人物,官面上很是风光,又爱助人为乐,自然,没有什么社会关系和背景的扬子丈夫就想到了他。扬子丈夫迟疑了半天,还是举起沉重的手,敲响了作家大院里这套五居室的门。
听到敲门声的老麦吉,拖着他的老布鞋,也不问是谁,就将门开了。当看到这位满脸憔悴且垂头丧气的扬子丈夫时,立即露出一副豪爽的表情说:“喝,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来了?快快,进里面坐去。”
这粗心的老麦吉一点也没觉出他的心思,只一个劲地大着嗓门说:“好久没见你了,听说你都编了几本不错的书,怎么也不给我送两本来看啊?”
这憨傻的没一点社交能力的他,也不知道要应酬几句,就单刀直入地说:“我老婆出事了。特来请你想点办法的。”
“哦……?”弄得老麦吉直感突然,“出什么事?”
于是,他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结结巴巴地说了,最后说:“你在安警这方面有没有门路啊?想想办法,疏通疏通。”
老麦吉严肃起来,照他习惯于以一个救世主形象出现在人面前的规律,他决定使出浑身的解数来帮助他。于是,老麦吉一面嘴里嘀咕着一面四处找寻着电话号码本。突然,老麦吉兴奋起来说:“京都某某法制报社有个朋友,地方上的一些安、监、法都怕他。他有权暴露他们的不法行为。找找他一定管用。”
扬子丈夫也“星光灿烂”起来,于是,伸长着脖子期盼着老麦吉快些将电话号码本子找到。
有人如此地将命运寄托于他,也不免使老麦吉变得沉重和认真起来。心中却打起了鼓,这个朋友不过是一面之交而已,能在多年没有联系的情况下突然冒昧地去求助于他吗?老麦吉犹豫不决起来,找电话号码本的动作也迟疑了。这时他想,要找不到电话号码本就可以下台阶了。在边上跟着老麦吉转的、急切的扬子丈夫就耐不住地问:“你的电话号码本有多大呀?”
“哦,哦------,是个小本子、小本子,你坐,你坐,别着急,别着急。总会有办法的。”
老麦吉如热锅上的蚂蚁,感到这事情必须果断地作出决定。他咬咬牙想,管他的,救人一命如造七级佛屠,厚着脸皮打一个电话吧。这样他就将电话号码本找了出来,做出喜出望外的表情来开始拔号码。
“喂,小罗奇吗?我老麦吉哪。”
对方在想这老麦吉是谁,良久,老麦吉又报了自己的全名及自己的所在地后,对方似乎想起了他是谁。于是,老麦吉开始尴尬地说出要请他帮助的事来。在那边的小罗奇说,在京都专门有一批吃这些饭的人,有些在花了大价钱后还真管些用,能把死刑变死缓、死缓变无期什么的。要他先将材料和三万块钱寄过去再说。
老麦吉沉重地将电话放下,对这样不着边际的事情,凭他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他知道不能如此冒失地将钱仍出去。就说:
“你先将材料准备准备,按这个地址寄出去,让他看了后再说。啊,你也别太着急。相信我们的官员,相信我们的国议会。啊,天无绝人之路。”
扬子丈夫就满怀信心地回去复印材料去了。
这当然又是一次没有结果的努力。亏了老麦吉将那要三万元钱的事给瞒了没说出来,不然又上一当。
 
 
    2
  到了平庄地区监狱,扬子的家人又展开另一套营救方案。
开始搜集和整理无罪的证据。最后将控告方与作证方,共同提供伪证的证据、甚至证人自己犯罪后转嫁到扬子头上的证据,都搜集到了。并编写了提纲和目录,提交给监视厅。这些东西扬子两年前就已经大部份提供给了安警局和扬子的律师。只是没有很专业地编写提纲和目录而已。
后来才知道,丁丑年他们就是根据扬子提供的材料经核实后,监视厅没有“批捕”。安警局不得不在一个月后放人。
但是当两年后控告方依仗当地的势力,搬动地方国议会的某些官员对监视厅施加压力,再加上对于这个经济案件较少且小的穷地方来说,扬子这就是大案了。
 
反正监视厅两头不吃亏,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扬子就再一次像被抓的小鸡一样,又被抓进了监狱。
    当扬子的家人,再一次花两万多元请的律师拿着所有思路清晰、整理成册的证据材料,一方面在监视厅为扬子力争,让他们明白罪名不成立;另一方面准备等到法院去,进行无罪辩护。
     最后的结果(也是监视厅里一些人,一开始就定好了的目标),却是让我们坐下来谈生意而不是谈有罪无罪的问题。
    监视厅某人出价:二十五万元,放人。
    他们家由什么场面都见过的另一个妹妹小帆,出马谈判说:“太多了,砸锅买铁也没那么多钱。”
    监视厅某人说:“不讲价。不交钱不放人。”
    小帆说:“实在不行,那就法庭上见!”
    话说完后,小帆的脊梁骨上却也冒了一阵冷汗。
要真到法庭上,谁也保不准会不会判个七年、八年的。
这些法律条文在某些人手上是完全可左可右的。它受人的因素影响。什么地方、什么人决定这条款的实际意义
你提供的所有无罪证据,恐怕他们连翻一翻的兴趣都没有,更别说你还厚厚地上百页。
    小帆当时有一点把握的是:律师罗奇先生给了她一些信心。这名律师与法院的人关系不错,致少会听他的呈述。他说:虽然也得花钱,但不会花到几十万上面去。
    监视厅的那人,大概也不敢冒败诉的风险,何况扬子与他们无冤无仇,他们犯不着为了整人去犯错误。
    最后以十万元成交。另外给一万元,作为他们到两个西域城“工作”的旅差费。
    就这样,在被关押了三个月后,扬子第二次走出那三道大铁门。又一次将她的铺笼被盖分发给号子里的穷人双双、胡静圆、小调等,包括穿的用的。
  
 
         3
基斯洛夫斯基用他的电影说:法律是人类的理念,用以规范私人间的关系。现在的我们和生活方式都是法律运作的结果。不管我们是遵守它或违反它,人类是自由的。一个人的自由是以不防害另一个人的自由为范围的。惩罚是一种报复,尤其是当它意在要伤害罪犯,而不是预防犯罪时。
 
芝子不能将自己的消息送出去。芝子那远隔千山万水的家人已有两年不知道芝子的下落了。我希望有人来营救芝子,就像我的妹妹们营救我一样。
芝子睁着一双无望的眼睛,对我摇摇头。在内心里芝子已放弃了对自己的营救。
皇后巴萝说:“谁也不能将芝子的消息透出去,否则,我们全体都会遭殃。你们这群虾子!可给我听好了啊!”
“芝子你也明白,”小调补充说:“到时候你还不是又转一个监狱,说不定比这还惨呢。”
“听明白了?”皇后巴萝用她的眼睛瞪着芝子。
芝子的头微微地点了一下,将眼睛里的绝望用关闭的眼帘盖往。
 
 
    4
在里面什么也不知道,不能接见、不能在通信中说有关案子的事情、不能送吃的……。总之两眼一抹黑,就如菜墩子上一只退了毛的小鸡,只等到砍、切了下锅,还不知是抄、是炖。
出狱后,想请所有参与过营救的人吃饭、喝酒,喝他个一醉方休。有出主意的、有出力的、有出资的、有游说证人的、有指点迷津的、有牵线搭桥的、有给通风报信的、有鸣不平的、有往监狱里送书送衣物的……。
如大病后重获新生的人一样,对一切都充满了感激。唯独该有的恨,倒是忘了。因为不知道该去恨谁。
 
 
    5
经历这些之后,她发现人们身上共有的一个改不了的毛病:
病急了乱投医。
在扬子行医的十多年里,她看到一些生重病的人,什么样的偏方都想试,花多少钱都愿意,谁说个灵山庙宇都去朝拜。
说不定这个病人就只需要时间,耐心地按医嘱去治疗就会好的。
在人们熟悉的行当里,不会犯这个错。可在安、监、法这个系统里,大家都是外行,到时候一定还会和那个重病人一样再一次犯傻。
    这是生命危机?生存危机?还是作为国的陆地人,在一但成为有生命个体的受精卵后,在还未离开母腹前就没有了安全感?
对了!安全感!大多数国的陆地人都没有安全感。
特别是那些倒霉蛋更没有安全感。
涛涛本是那么自信的一个人,从小就一个人独闯江湖。为能够保护自己,还专门去学了柔道、武术什么的。自己独立创建了一个印务公司,在职员全部跑掉,只剩她一个“光杆司令”时,她能在一周内重振旗鼓,业务不断。为自己的家买了一套黄金地段的大住房,家里家外有她一个人操劳就够了。还没少了玩。涛涛该是最有安全感的人了。可这次,她承认:没有安全感。
人如那石头堆里的鸡蛋,周围全是危险。

查看4347次

上一篇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五、现金的作用及帐上的钱哪去了?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六、律师说:“歪的是人,法律本身并不歪。”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七、监狱传染病与看守吃剩的菜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八、看守是囚们的皇上。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九、狱中信简——犯罪嫌疑人与她的家人共同承受灾难
下一篇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三、初识监狱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二、你的故事将震撼很多人的心,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一、“你被捕了。”
程小蓓记实小说《无奈》又名《囚人说案》提要
于雷摄影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