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文学 > 小说
程小蓓记实小说《无奈》又名《囚人说案》提要

[2009-8-11 8:53:52]


程小蓓记实小说《无奈》
 
又名《囚人说案》内容提要:
 
 
    这是一群“女囚”的故事。故事全部来源于真实的囚徒。
  1、杀人犯双双的故事向读者揭示:丈夫对妻子的强奸,父亲对女儿的性侵犯,形成了她杀人的动机?或给了她充分的杀人理由?
  2、杀人犯邓玲的故事问我们:走入情爱困境的她,是由于失控的性情、是由于命运的无常导致了犯罪?情爱存在于人心之中,还是存在于两腿之间?
  3、女大毒枭马莉的故事向人们探寻人的价值,是否是人的价值困惑引发犯罪?
  4、经济犯芝子、田芳、扬子的故事里什么是罪?钱?国家的执法者是否犯罪?蛀虫是怎样产生的?
  5、珍丽故事里三十几条生命的死亡由她一个弱女子来承担责任,是否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样一条非人道、非现代文明的野蛮执政结果?
  6、……
而作者说:我们生来就要承受生命的沉重-----,面对命运的强大,我们只有俯首称臣。   我力求自己不要呐喊,我整个儿感到无奈。   
    面对那些强大无比的“机器”,你只能将你的全身肌肉松弛了。甚至于露出奴性来讨好、取悦他们。 我的血液里灌满了这样的毒汁。我只能凭着自己的眼睛和人的心性,去如实地记录和发一些叨唠。   虽然,我常有要竭斯底里尖叫起来的悲愤,但更强有力的“东西”使我压抑着自己。恐惧摄服着我的灵魂。
被关押时间长了,到最后,自己也认为自己是罪犯。只不过是用钱可以买卖的罪犯,交了钱“罪”就没了?法律是这样定的?
 
 
 
给读者的前言
 
这完全不是任何一片土地都可能发生的关于个人的经历。我想退出这种外部环境的特指性时,发现很难。但我只想说,一个人的一生常与偶然相遇①,与他的环境相处也是偶然的。
当一个肉体偶然地产生了,灵魂与之相逢,命运就产生了。肉体死亡了,灵魂没有了载体,但灵魂仍在。①
有人问我,你以为的灵魂是什么?我无法回答他,我只能列举一些例子来说明,如:当一个丈夫要放纵自己的情欲时,他想忘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以及深植于我们社会的伦理道德规范,让肉体沉浸在欲望的欢愉之中,这时他的心又隐隐地感到不安、罪过和内疚,这种让他感觉到与肉体欢愉相矛盾、相抵触的就是灵魂。又如:当一个犯人被无情地鞭挞,让他感到疼痛的是肉体的痛觉神经,但能让他感到受辱、为表示勇敢而使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却是灵魂。
有一位朋友看了这本书稿后对我说,应对命运进行追问而不是认同。而我认为这只有神灵才做得到。
作为被动降临人世的偶在个体来说,这是勉为其难的。那么,谁是神灵?是我不知道的一个万能的‘生命’、‘东西’、‘所有没有载体的灵魂群’或是‘祖先集体的思想’。
    不管它是什么,问题是我们应怎样追问?追问之后又怎样?不认同又怎样?能改变当下生在的个体命运吗?
    我们生来就要承受生命的沉重。“‘自然人’生存的真实不是理智而是意志,不是谋略而是抗争”①。不管是什么,最后,面对命运的强大,我们都只有俯首称臣。
 
“法律是人类的理念,用以规范私人间的关系”(基斯洛夫斯基)。
书中陆地国的法律,经过执法者的再一次释意或扭玩于其手时,对生活在其下的自由生命个体来说,它就是挖在我们客厅里的一个陷阱。粗心大意的人掉进去的机率多些,但一个谨小慎微的人不见得就一定不会掉下去(这里也有是用“有罪推定”还是“无罪推定”的法律制度来决定的问题)。掉进了陷阱的人是“倒霉蛋”。那么,站在陷阱外居高临下,俯视这些“倒霉蛋”的人,就有权对他们进行审判吗?
当然有权力审判!因为在审判他们的同时也在审判自己。但居高临下的地位就不一定了。
我的故事来自囚徒,每一个人物都有原形。她们已经被释解法律的人判定了,有些也被我判定了,但那不应影响你的判定。
因为释解法律的人和我都可能判定错了。我只想将这些人物介绍给你认识,希望能帮助你得出你的结论和你最后的判决。
这本书讲的都是一些被《布拉格群岛》作者及政治犯所鄙夷的刑事“犯人”的故事(见注②:囚徒、犯人、罪人、罪犯,他们不能划等号)。这种心理优势是否值得炫耀?谁在引发犯罪或谁是同案犯?她们的生命有无价值?……。这些,还需要你和我一起来确定它。如:
双双丈夫对双双的强奸,形成了双双杀人的动机?对死的概念,对生存的无知觉状态,是因双双因难产导致的智商问题?还是双双与处在植物状态的双双母亲一样处在植物状态?那么,是“生命的惯性”在犯罪?情爱是存在于人心之中?还是存在于两腿之间?
芳菲和朱小星是“无常”在犯罪?
芝子和田芳的故事里什么是罪?钱?下达囚禁命令的人是否犯罪?
邓玲是走入了情爱的困境,由失控的性情主宰了犯罪?
小蔓故事里的被害白瑞民,是对爱的专制及如安娜卡列妮娜般的忧郁症的被害?
珍莉故事里三十几条有着一多半是孩子的无辜生命的死亡,真正的罪人是谁?是历史?是生存的欲望?是无视这种状况的官僚?或不过是朱小星偶然遇到了生产日的雨天?
小调和马莉的罪是由“偶然”所引发?小调偶然死了父亲;马莉偶然被生出又偶然遇上母亲原来的情人……。
皇后巴萝和阿红是“强者为王”这样的生存之道促使她们拿痛苦来取乐?是否有我们这个时代所造成的普遍“家教的误会——溺爱”所引发的犯罪?
    杨玉秀故事里那“生之累、死之轻”的郭老爹一家是否是同案犯?
胡静圆夫妻及父母的死亡错位……;邪恶的来源?
花儿是社会公德与生命个体求生之间的矛盾、冲突引发的不轨?患癫痫病的丈夫及他母亲,在婚前隐瞒病情是否是花儿的“引发罪人”?
是否因人的价值困惑而引发犯罪?
双双和郭嫂她们一生的意义仅是性工具或生育工具,对于这样的价值的不认同,从而引发悲剧?有多少人的一生是在有带着丰富的生存意义而渡过的?占整个人类的比例是多少?这里有价值的高低、轻重吗?
单个人体存在的意义,对之于漫长的人生,对之于地球,对之于宇宙是怎样的?
对之于地球,人的存在是地球的负担?就如一个细菌对之于人?!对之于整个宇宙,人的存在是否是虚无的?人类在感知它时,是自卑的、脆弱的?而宇宙对之于人类,是否有感知?这样的发问是否会促使人绝望而后犯罪?
身体感觉存在而灵魂感觉消失那是否是皇后巴萝这样的粉妹们及双双这些人的状态?或仅是灵魂感觉存在而身体感觉消失是否是狱中的芝子、叨唠婆等人的状态?这些是否会引发消灭肉体的欲念?
芝子就消灭了她的肉体。
小调则消灭了她的灵魂。……
就写作本身来说,我无一尊师,自然就不知道怎样离开自己的本来文笔去做更为让读者青睐的努力。其实任何作家都不会放弃获得读者的努力,我也一样。我不自信我的写作,但我却需要写作,需要将我的经历写出来。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从小我就立志当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我已经失败了。现在我只想让自己成为某个也和我一样有生存困惑的人的陪伴,那种能够在对方将话已说完,想要放弃生命的继续时,能够互为对方从容实施“安乐手段”的人。
“我不能释解你的苦楚,不能消除你的不安,无法抱慰你的心碎,但我愿陪伴你。给你讲一个我亲临的故事,也许你的心就会好受些”①。
 
                             小蓓  二零零一年四月于上苑村
 
 
 
注:①参见刘小枫《沉重的肉身》
    ②囚徒——被囚的、未定罪的犯罪嫌疑人。有可能是完全无辜地被囚禁者,最后法厅也可能判定他无罪。     犯人——已被法厅判罪。但有可能是错判了的人。    罪人——未被囚禁、也未被判决的有罪的自由人。   罪犯——被法律正确判决的罪人。
 
 
 
 
目  录
                                                           
内容提要------------------------------------- 封二
给读者的前言------------------------------------1
0、  人,对将要发生的灾难有预感-----------------1
一、 “你被捕了。”—-----------------------------4
二、 你的故事将震撼很多人的心,还可能
给你带来麻烦。真要讲下去?----------------12
三、 初识监狱----------------------------------18
四、 盲目而愚蠢的营救--------------------------26
五、 现金的作用及帐上的钱哪去了?--------------34
六、 律师说:“歪的是人,法律本身并不歪。”————41
七、 监狱传染病与看守吃剩的菜------------------46
八、 管教干部是囚们的皇上。
对没定罪的囚也要惩罚。--------------------52
九、 狱中信简--犯罪嫌疑人与她的家
人共同承受灾难----------------------------60
十、 毒品贩子都是一些年轻漂亮的粉妹
1、小调----一个音乐天才的消亡-----------101
2、马莉-----女大毒枭----------------------122
3、阿红----从父母的掌中宝到弃儿-------------132
十一、杀人犯------------------------------------144
1、是丈夫对妻子的强奸,还是父亲对女儿的性行为
   给了双双杀人的理由?----------------------146
2、胡静圆生来就是邪恶的吗?-------------------155
3、走入情爱困境的邓玲-----------------------167
十二、幕后杀人犯—--小蔓---—---------------------187
十三、重大爆炸事故责任人—珍莉—------------------202
十四、被判无期徒刑的经济犯—田芳----------------217
十五、贩人有限责任公司经理—杨玉秀
      及产儿专业户—郭夫妇--------------------—226
十六、“野鸡店店长”—花儿-- ------------------—---236
十七、结案那个月------------------------------——243
题外话——————————--———————————268
跋-—-------------------------------------------孙文波
 
 
 
 
 
 
 
 
0、          人,对将要发生的
       灾难有预感。
 
 
沉重的光坠落在扬子身上,天空缩小着,挤压着。她不堪重负地弯下腰去。
院子里起起落落的桂花,将星星点点的香气吞进自己的肚里。
满地的野草绿得繁杂。
邻家的黄猫,在扬子离去一百多天的柜顶,生养了一窝杂色的野仔。她曲着身子,四处忙乱地找寻着棉花,要在这盛夏里为那些猫仔做一个暖巢。
扬子说:这是些贱命阿,讨活哩。
夜里,如有魔鬼在推动她,围着一张桌子,推磨似地旋转。磨盘里不断有浓稠的浆汁流出。那浆汁苦涩,如一剂偏方医治着她。
 
扬子是那个悲惨世界里的见证人?还是命运河流里的一片落叶?或两者都是。
 
人从母亲肚腹里的卵子偶然受精的那一刻开始,这个生命个体的一生就已如电视连续剧的分场剧本大纲那样,基本的线路已确定。
或早产;
或堕胎;
或横生倒养;
或生出来就是残废;
或安安全全、健健康康地生下来。
然后是大到生在富人家;
 生在穷人家;
生在高尚的人家;
生在卑鄙的人家;
小到生有性情好的父母;
生有脾气暴躁的父母;
生有一辈子恩爱的父母;
生有一辈子注定要结婚、离婚多少次的父母;……。
这一切,“剧本”已写好,只等你去上演。最多只有一些小的细节由你去创作。
 
扬子就生有一对注定要结婚、离婚多少次的父母。
 
她们姐妹仨分别有三个姓氏,并分别有三个不同的妈妈。由于在心灵上都对童年有“苦难”感,姐妹们便彼此相互理解和关心,那怕都身处千里之外。
童年的“苦难”分别在姐妹几个身上留下了“烙印”,各自的命运和心性都是另外的一部“书”。作者将另有大书著作计划。
    生性敏锐的人(肉体与灵魂结合得比较紧密的人),会对命运的走势提前有所预感。命运会用各种方式暗示你。
 
扬子在要出事的那些日子里,特别感到烦躁。对公司里的员工见谁都没好气。冥冥中预感到有事要发生。
扬子就是那种生性敏锐的人。
一天夜里,扬子做了一个让她非常惊恐的梦:
一间长方形的屋子,约二十来平米,墙是破旧的黄色泥土墙,她站在屋角的门边,儿子熟睡在一张靠墙的木板床上。这时她的眼睛能穿透床边的那堵墙,墙的那一面是高过屋沿的粪池。它不堪重负,开始挤压,这面破旧的土墙变形、挣扎、反弹……,眼看着就要倒下来压在她儿子身上的那一瞬间,她跳过去将儿子抱起来,逃向门边……。
这时扬子醒了,一身冷汗。
后来这二十平米的房间与扬子要坐的牢房是一个样子。除了泥土墙变钢筋水泥墙而外其它都是一模一样,连墙的颜色都是一样的姜黄。
如果那时她带着儿子逃跑,躲过这一劫难是可能的吗?
 
命就是命,谁能逃得了命。
  
眼下生物工程的基因编码识别进程迅速。说要改变某些对人不利的基因程序,使人不生病、不早衰、不犯错误、长活到二百岁,甚至克隆一个一模一样的人出来。这就是说,人要改变上天注定了的人生命运了。或改变更大的命运:人类的命运,生物的命运,地球的命运。
那会不会是人类的末日啊?!
不管怎么样,她这辈子是遇不上这等事了。
在这炎热的季节里,扬子那只有九平米的房间,靠墙有一排书架。屋里散发着油画颜料的气味,一副她爷爷的头像只画了一半,满地的笔和瘪了的颜料铅皮管,占据了房间的三分之一。剩下的地方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床。
燥热中她不断用一张湿毛巾擦拭她那张早衰的脸和颈脖。慢慢地,她用一双久远的眼神和貌似平静的语调开始向作者讲述,她生命中的这一劫数。说,看看是否能给她这二两五的命增加些重量。

查看9461次

上一篇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一、“你被捕了。”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二、你的故事将震撼很多人的心,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三、初识监狱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之四、盲目而愚蠢的营救
程小蓓的记实性小说《无奈》五、现金的作用及帐上的钱哪去了?
下一篇
于雷摄影
于雷摄影09新作《北"惊"》
刘丽安主讲《个人金字塔》——语言的魅力,理性的光辉,艺术的灿烂
上苑艺术馆楼顶平台上举行的音乐晚会
蓝蓝•去上苑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