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陶瓷艺术与摄影 | 建筑艺术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家专栏
上苑艺术馆之异人志(六)•拎茅台找媳妇

[2013-3-7 12:54:42]


 

上苑艺术馆之异人志(六)·拎茅台找媳妇

作者:杨道

    年近四十,温度先生想结婚。其实结不结婚倒不是顶重要,不过周围的朋友们都一个一个成了别人的老公老婆,只有他自己还被“小WW”地叫着,从字面上先就矮了一截。

    婚礼要在哪里举行好呢?温度先生想过,在广东那个小镇上的老家也不错,热闹一些,镇上的老人都愿意使劲,帮忙吆喝;自己工作的这个城市(深圳)也不错,是大特区,还是发生“春天故事”的吉地。不过这些也不着急,因为还没找到爱人。最好是先找到爱人。自然的,这是大问题,去哪里找呢?他自己生活的这个城市,高效率,高节奏,人们看人的眼光也都精准,尤其女人,毋论老少,在初识见的瞬间,就能从你的衣着、发型及鞋子的锃亮程度来辨得你有几斤几两。姜是老的辣,家中有待嫁女的老妇人大都眼睛锐利,扫一眼,家中缺金少银的,腿上先就得打个颤,再不能往前迈去。好好的一桩姻缘也就夭折了。

    温度先生其实对自己生活的这块吉地是满意的,除了一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爱人。在这样歌舞升平的地方,女人很容易找,但婚姻并非“拍拍大腿算拍板”的事。还是得到一些生态原始的地方去。于是,温度先生先把工作室的工作放一放,离开大特区,往北去。

    北有北京,有长白山,有黄山泰山,有西藏新疆,到哪去?其实温度先生心里也没有目的地,只要离开大特区就好——谁还怕没个媳妇,不过是想南北合作,都说男女距离越遥远,基因的组合就越优质,将来孩子的智商就越高。温度先生最后想出确定行程的好办法——抛硬币!“1元”字面去泰山,据说泰山是祈福地,但凡善男信女有诚心,到泰山顶上烧柱香,拜一拜,终能得偿所愿;国徽面去新疆,都说新疆女人都有异族风情,出不了国,娶个新疆的媳妇也算抄了近路,将来生出个蓝眼睛卷黄毛发类似混血儿的漂亮小丫头也未可知。

    温度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一枚1元硬币,放手心握了半晌,先许愿——这可是终身大事,兴许这辈子就结这么一次婚,马虎不得。

    硬币抛出去了,温度先生的心也跟着悬了空。硬币在空中划了一条银亮的弧线,而后在大理石的桌面上打转,像疆人的舞,看不清内里虚实。几十秒之后,硬币作终于稳稳地仰躺在桌面上。温度先生心急,赶紧凑了前看,泰山也好,新疆也好,反正得走,都许了愿了,这硬币定的方向自然是上吉。

    果然是泰山。温度先生一开始就有这种预感的,他后来无数次地对他的女朋友小语说过。

    赶紧打点行李,明天一早的机票出发。买着票也走,买不着票也要想办法走。有志者事竟成,温度先生果然就买到了第二天飞往泰山的票。当天晚上住泰山脚下,第二天一早爬山,在山里过一夜,好好看看风景,媳妇的事暂且搁下。

    到了泰山,烧香许愿后,温度先生心里就踏实了,他并不是没志的废物点心,他知道任何事情都得有谋划。

    从东路开始爬山。不是为了节省坐缆车的几个钱,主要是想看看泰山的风景是如何成为“五岳之尊”的,偶尔遇上合眼缘的女子,温度先生就找个借口去搭讪,女人的嘴,生来就是要说话的,看当年那些女同学,从小就口齿伶俐,再长大些,学起外语来更是琅琅上口,不像嘴上长了两瓣嘴唇,需要一张一合才能吐字。并且年轻的女子都很少破口就骂人,所以搭个讪,也不会造成被当特务抓捕的危险。说话时,还能与女子的眼睛对视,便于传递自己要找媳妇的心意。

    温度先生在这一点上很擅长,都是多年设计修炼出来的功夫,细节往往决定成败。温度先生在深圳时是被人称作“艺术家”的。他从亲友处借了十几万,招了两个人,开了个工作室,专门揽一些设计、制作的活,从个人名片到企业的商标,他都亲自动手设计,然后交给底下的一个员工用电脑进行制作,另外的一个员工则是负责外联,说白了,就是天天往外跑,到处招揽生意,没办法,都得吃饭。温度先生工作室的生意很快做得风生水起,那年,海南一个很大的旅游区——蜈支洲岛的岛识在招标,温度先生的设计从全国上千件作品中脱颖而出,赢得胜利。温度先生认为找媳妇跟这次竞标一样,不能按常规来,得另辟蹊径。

    在神府岱庙,温度先生买了一柱很大的香,火点着也出奇地旺。跪拜时,他口中念念有词,许愿,眼睛微微闭着,留着一条缝,看旁边是不是有女人的目光,首先得有人注意,否则计划就将全盘落空。跪拜的人很多,香火太旺,左右看过去都生了紫烟,周围是男人是女人都分的不甚清楚,温度先生知道没希望了,早早拜完起身。

    既然来了,好歹得把泰山看个囫囵,也算门票没白花。温度先生后来是记不得去了哪些景点,天柱峰、日观峰、百丈崖、仙人桥、望人松……好像还有个桃花源。总之,这一路上,温度先生的心思虽然挂牵着媳妇的事,但沿途景观偶尔也得抽空看看,否则对不起先人,凭白的,杜陵野老也不会说出“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话。要说诗人好夸海口,信不得,那孔子先生总是不能来虚的吧?他可是教育家,千年以前,他就发过“登泰山而小天下”的言论。

    不过到了桃花源,温度先生就把孔子和杜甫忘了,继续想自己的婚姻大事。“桃花源”这名字取得就是好,好像就为温度先生此次的寻情之旅塑身定做。温度先生决定在这里好好走走,看看。

    还在景点门口,来了个解说员,是个女的,短发,年轻,清爽!黑的短裤,翻了白格子的边,一看就个性。无袖白色T恤,肚子上有个黑卷毛的人头,嘴里叨根烟,酷!

    温度先生从看第一眼开始,就知道这是他的媳妇了。不过,他得淡定,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金簪儿掉了井里头,有你的总是有你的。”急什么?就跟着她往里走,这一路的长度足够谈一场恋爱了。很快的,温度先生就知道了:她叫小语,家在泰山脚下的一个镇上,父母是个小货铺的老板和老板娘,家里就她一个女儿,将来这货铺和家里的那幢二层楼的大房子,全是她的。其实,温度先生并不在乎这些,否则,他就用不着不远万里到泰山来了,深圳有的是有钱的女人,而且据说深圳的剩女比例是全国最高的。

    小语很快也对温度先生产生了兴趣,画家,换个称谓就是艺术家了,跟艺术家谈恋爱?想想都觉得美妙。不过,小语比温度先生小了整整10岁,如果要结婚,恐怕父母这一关是很难过的。“不怕,有我呢。”温度先生拍拍胸脯说。温度先生是个明事理的人,到底比人家姑娘大了那么多,并且小语还是独生女儿,有难度是正常的。

     两个人在泰山上闪恋了几天,下山时,温度先生就把小语带回来了。先去深圳,再回老家,小语看起来跟家里人处得很开心,年龄虽然小,也懂规矩,再说温度先生马上都四十了,家里人都盼着他赶快结婚,女人美丑不是最重要的,要找了太漂亮的搁家里还不放心,狐狸精的骂名也不是先人无缘无故杜撰的。小语因此就博得家里上下都点了头,顶好是赶早生个儿子。这结婚的议题就轻而易举地提上了桌面。

    首先得去拜见岳父岳母,这个程序很重要。温度先生抓耳挠腮想了几天,终于制订出拜见岳父岳母的计划。先去买些礼物,第一次见面,奉上礼品算是开场白,是序曲。可是买什么好呢?小语说岳父大人爱喝酒,好,买一瓶最贵的茅台拎过去,这可是国酒,当年周恩来生先生招待贵宾,不过也是一瓶茅台的规格。再买些广东的特产,这也是基本的礼数。温度先生研究了几天,买了药用价值较高的深圳斑海马和广州花县藕珐琅艺人制作的釉下彩景泰蓝,从健康到人文再到艺术,都齐了,想来岳父岳母大人也难挑出不是。

    看好了适宜嫁娶的黄道吉日,温度先生拎着茅台,包里装着斑海马和釉下彩景泰蓝,牵着小语直奔广州白云机场,去泰山,去提亲,打“飞的”去。

    当天傍晚就到了小语家住的小镇上。小语在前,温度先生在后,拎着茅台,挎着大包。

    小语敲门,“爸,妈,我们回来了。”没人应。再敲,里面传出一声怒吼:“说过了,不见就是不见!”温度先生在小语背后僵住了,这情况没在计划之内。虽然一开始小语的父母就明确反对这桩婚事,但小语说她是家里的独生女,只要温度先生跟她一起回家,坚持受点委屈,她父母就会心软。现在看来,这事有难度。

    小语坚持隔十分钟敲一次门,有节奏的,每次敲三下,这是温度先生发明的表达诚意的方式。但这个办法看起来效果不佳,因为小语从黄昏一直敲到深夜,门就是不开,入夜之后,里面的人干脆集体沉默。估计这岳父也是头强驴,不能硬来,温度先生决定先撤,找个旅馆住一夜再说。第二天,天还没亮,温度先生和小语一起,又拎着茅台守在了岳父家门前。继续敲门,十分钟一敲,每次敲三下,有节奏的。但一整天过去了,里面悄无声息,也没人出来。岳父岳母是铁了心不让温度先生进这个门了。“走!回深圳。”温度先生对着小语大声说。“走吧,不过去深圳算什么本事,在北京混出来了才算人样。”小语的父亲突然从门缝里蹦出这么一句话,但看起来仍无开门的迹象。

    只能走。不过温度先生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拎着茅台带着小语奔赴北京。到了北京的温度先生经朋友推荐,成了驻馆艺术家,住在二楼的工作室里,与我家隔着两条石子路,一座铁架桥,桥下是盛开的向日葵。

    在馆里住了三两天,温度先生就和我们混熟了,偶尔在路上遇了我家小猪,温度先生的女友小语就问起我,芝麻绿豆的总是有些话题。温度先生尤其好下棋,而这大院里棋艺最高者是我家小猪,于是,温度先生常常给小猪下战书,都约在晚饭后的黄金时间,观棋者众,吆喝声高,气氛浓烈,再说,自古博弈并称,都属于赌的一类,输赢有人见证,才有争的兴趣。

    小猪说,温度先生的棋艺进步很快,棋风也甚好,不是太有涵养的那类。君子无所争,但下棋是要争的,输了赢了,若对方都不露声色,这棋就下得索然无味。而温度先生是个喜怒形于色的性情之人,当小猪棋势甚好,又给他一个严重威胁时,温度先生就头暴青筋,额上豆大汗珠如雨疾下,或者脸像被霜打了一样,哭丧着,阴了紫了,变化不定,嘴里还念念有词,自怨自艾,一会儿抓耳一会儿挠腮,手里的棋子却不知往哪落下去。他家的小语就站边上,看不懂局势,没法帮忙,干着急,也是热刺刺的闹出一头一脸的汗。到底是两口子,劲总往一处使。这时小猪是行有余力了,就着手边拿本书翻一翻,再往沙发背后靠一靠,怡然自得地欣赏温度先生的苦恼状。俄而,温度先生突然站起来,跳到沙发上,怒视棋盘,剑拔弩张。小猪一看阵仗不对,赶紧后退,这输棋之人,认起真来也是憨得紧,保不准给你一顿拳脚才能善罢甘休。没想小猪这一退却是惹了温度先生的忿,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直接立在了茶几上。几上棋子不甘示弱,被震得在棋盘上跳荡,茶杯里的水四处飞溅,小猪变色要再退,被温度先生一把拉住,“想走?过了这沙发,就算你输了。”小猪登时崩溃。

    温度先生原本好客,与小猪下棋的次数多了,就攀起了乡情,常邀我们到他的工作室喝茶,功夫茶。工作室里总有三五个艺术家,围着窗前的一张小方凳就坐,窗外是燕山。茶盘置于小方凳上,里面整齐地装着一个紫砂的茶壶和四个精致小巧的紫砂茶杯,贮茶叶的锡罐安放在方凳底下,随口和来客聊天。毕竟在北京这样土老帽的地方,喝茶也不能太讲究。温度先生说,如果在深圳,他得先置上茶炉,时时顾着炉火,这是顶重要的工序,等壶中水沸,得更用力煽火,不时揭开壶盖望一望。等沸声足够大,得格外注意,提水壶时要防止热汽冒出来失了温度。壶水沸透,提起来把紫砂小杯里外都浇一浇,然后把茶叶放进去。再等一等,觉着茶叶泡得差不多出香味了,挨个往小紫砂杯里倒。真正好茶的人原是以亲自烹茶为乐的,温度先生说他到北京后,不管条件多么简陋,每天必在规定的时刻自烹自饮几次。小语不能有这耐心陪他喝,不过因为爱情,也愿意在他喝茶时帮着摇摩茶具,夫饮妇和,也是乐趣。

    有时闲了,温度先生也会约几个艺术家到我家里来找小猪喝茶,下棋。我家没有讲究的茶具,但艺术家们在一起也开心,不谈物价升降,不谈宦海沉浮,就是最令人头大的房子,大家也能以画上的钢筋水泥来替代,因此总能兴尽而返,全是神仙的日子。但温度先生来多了,小猪也苦恼。客人久坐不去,尤其温度先生精神头又劲,常常夜了还在茶壶前发表长篇独白,止也止不住,小猪自己又张不开口驱禳。没办法,只能一遍一遍地给温度先生斟茶,偶尔故意挤眉弄眼地打个哈欠,嘴张得很大。但温度先生总有本事没看到这个哈欠,茶一碗一碗地喝下去,还连声对着小猪说“别客气别客气。”小猪没辙,只好继续坐下来听温度先生关于人类艺术的宏篇高见,末了,他总会回到拎茅台还被岳父大人给吃闭门羹的故事,让小猪帮他想想办法。这个话题一打开可就是江河决堤,不到凌晨一点是打不住了。所以小猪无论如何也得帮他想出办法来。

小猪说,他是真同情温度先生,要有机会遇了温度先生的老丈人,只要老人家愿意收了温度先生当女婿,他是宁可拎着茅台跪下来求他的。小猪还说,温度先生确实是深爱着小语,他看过几幅温度先生的画,说是画的小语,可在每一幅画上,小猪明明看到的都是观世音。这足以说明,在温度先生的心目中,小语就是他的女神。

查看19358次

上一篇
上苑艺术馆之异人志(四)•噪音也是艺术
上苑艺术馆之异人志(三)•佛缘
上苑艺术馆之异人志(二)•要写诗 先饿体肤
上苑艺术馆2013年驻馆艺术家名单公布
上苑艺术家访谈之10-孙钧钧&肖毓方
下一篇
建筑创新对城市建设有贡献吗
中国墨之传统与艺术全球化 价值思考 大型东西方艺术家绘画语言对话展
伊东丰雄:风格就是用来被抛弃的
Rajath Suri(艺术批评、加拿大人) (2013年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 拉佳R
2013年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作品亮像展”及艺术家主题演讲 将于4月10日开始-5月底结束 上苑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