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新闻 > 新闻头条
6月15日上苑现场艺术展《确不确定后记》

[2012-6-17 21:39:13]


 
6月15日上苑现场艺术展《确不确定后记
Friday Shangyuan Scene Arts activities “Certainty and Uncertainty”
 
 
 

 一边创作布展一边歌舞的人们

 

 

 

 

 

 

 

 

 

弹的、吹的、唱的、看的、听的……

 

 

现场有人摆了小茶台,喝起了绿茶。

 

 

朱亮的板画

 

不确定现场

 

菜园子里的架上

 

 

行为

 

钧钧在她的门前晒画

 

葡萄架下威娜的画和汽车上的人物肖像画

 

诗人赵霞从上海来,直接把自己晒成了画。

 

波兰艺术家从村子里拉了一车拆房的破砖,这是她的作品,你能理解吗?如果你领会了,你就是杜尚。

 

 

希福的摩托是他舞蹈的脚

 

 

 

左下角是不确的策展人-成浦云

 

烧画、篝火

 

起舞

 

 

 
对“运作”的一次怀疑  

——“不定而确,确而不定”展览后记

成浦云

 

我在“不定而确,确而不定”(以下简称“不确定”)的策展手记中有这样一段文字:“这年头,我们只能关起门来自己确定自己,更多的时候还要絮絮叨叨地怀疑自己,把已经完成的自我确定打破;偶尔也被别人确定,但这种确定,除了万幸、侥幸,还有可能是不幸。”本来,这个展览有些无奈和愤愤不平,动机比较愤青,还多少有点艺术家的田园情结。但展览之后我发现,这个几乎不是展览的展览,“愤青”、“田园”、“自由”、“生存”之类的字眼是否塞进去已经无关紧要,因为这个仅持续了几个小时的展览在完成后我突然想到了“运作”这个词。

我曾经帮别人搞过商业运作,所谓商业运作就是赚钱,商人只要不赚钱就不是成功的商人。赚钱就要投资,广告、新闻、公关、桑拿、小姐、饭局、请客、行贿、打架……一个都少不了,这是商业投资的总和,现在一点都不奇怪了。后来我发现,艺术圈也有“运作”,不仅和商业运作的程序相似,看起来比比商业运作热闹。
相比之下,我这个策展人不禁有些侥幸:运作个啥?“不确定”展览我就没运作,展览四点开始,我就在屋里和艺术家打了打电话“开始布展了,往外搬吧”,艺术家也没运作,接到电话后把画从屋里搬到屋外,望墙上一靠就完成了布展,然后等着来人看。
方案中不是有“篝火晚会”的内容,我就负责点火烧火,一来这是我出的主意,要负责到底,二来我从小就喜欢点火,还在一次冬天的学农劳动中差点烧了一个水电站,三来能找到的柴火太少,既要节省又烧又要防止火灾发生,只能亲自动手了,火点着后还特意阐释了一下:看见了吧,这就是所谓“篝火”。

这次展览,重要的还真不是艺术,更不是篝火,而是篝火晚会前后的两个意料之外的“不确定”节目。我事先曾安排住馆行为艺术家董洁来一个“现场偶发”,既然是“偶发”就不能规定了,怎么做做什么都是自己定。天黑前,董洁把自己的床、枕头、被子搬到楼下,说先这么放着,不经她本人允许,男艺术家是不能和床接触的,但女性和儿童可以。之后,住馆舞蹈家施晓娟在床上表演了一个舞蹈,接着,两个艺术家的孩子也爬上去起腻,尤其是五岁的混血女童美拉妮越玩越疯,最后把董洁的鸭绒枕头撕开了,抓起里面的鸭绒玩起了天女散花,被子也被到处乱拖,把董洁疼的够呛。篝火点着后,冯言、吴浩宇唱起了歌,施晓娟在高低不平的鹅鹅卵石地面上跳起了起舞,就在大家都开始专注于“篝火晚会”时,突然想起了一阵马达轰鸣声,大家抬头朝天上看,没发现直升飞机,随着轰鸣声又高了一个八度并伴随着“还有我呢!”,大家才发现施晓娟带来的一个朋友——残疾人希福,他既是施晓娟的现代舞伴,又是一名街头卖字的艺术家,在篝火的光影中,器宇轩昂的希福把脚架在三轮摩托车车把上,大家不禁为他捏一把汗:这个用脚写字的残疾人莫非还要用脚开车?后来大家得知,因为有残联的特别通行证,希福的摩托不仅在册,还能在长安街上耀武扬威横冲直撞,警察都向他敬礼,牛逼得很,这已经是北京的一道风景了。希福的军用摩托又呼啸着启动了,冲向起伏的鹅卵石路面,上游天柱,下息云峰,像雪橇一样在波兰艺术家路德维卡的装置下穿行,现场艺术家的自卑感油然而生:这不是在向我们挑战吗?用脚创造的自由,一点都不次于用手创造的油画。

柴火快要燃尽了,五件作品又被仍了进去,算是完成对圆明园“树林画展”的纪念。当大家手拉手围着重新燃起的火苗再次起舞时,我想起了意大利东南部塔兰多海岸的一种毒蜘蛛——塔兰泰拉,当人们在溽热难耐的夏季被它咬一口,只能疯狂地舞蹈,以排解浸入的毒素,没中毒的人也会情不自禁地加入其中,一直到跳不动为止。后来,这种毒蜘蛛催生的舞蹈,不仅进了歌剧院,还被演绎成了各种体裁的音乐。通过这次展览,我倒希望每个艺术家都被塔兰泰拉咬一口,然后在画布上永远不停地跳下去,除了自己不运作,也不要被别人运作,只和塔兰泰拉——这只艺术毒蜘蛛相伴而舞。

查看31373次

上一篇
观念摄影《理想在上面,现实在下面》
蓝春雷《我们》-写在上苑艺术馆作品展出前
藏匿在上苑的声音(吕布布编选)
15日上苑现场艺术与工作室开放展《定而不确 不定而确》
《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译者李笠序
下一篇
佟耀文新作(2011年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
王旭(2012年新作)
董潔(上苑2012年驻馆艺术家)《卖残牡丹》行为艺术
水墨现场:一次加压与减压的实验
波兰艺术家Urszula Wilk《线》大型油画展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