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品市场 | 陶瓷艺术与摄影 | 书讯 | 国际创作计划 | 艺术家专栏 | 上苑人物 | 文学 | 建筑艺术 | 新闻 | 艺术批评 | 驻馆艺术家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新闻 > 艺术活动
左右艺术节.学术主持-夏可君

[2008-6-10 21:14:25]


2008中国北京左右国际艺术节
“99个帐篷,99个梦想”
 
一、展览综述:
 “2008中国北京左右国际艺术节”是2007年“99个帐篷,99个梦想”的延展。本次艺术节除了延续“99个帐篷,99个梦想”的现场活动方式以外,还将增设绘画及装置作品展、影像展、图册展、摄影展、实验音乐演出等。届时将有来自中国、韩国、日本、美国、英国等120名艺术家参加本次艺术活动。
2007年“99个帐篷,99个梦想”以独特的形式呈现在北京“左右艺术区”的3000平米的旧厂房中。其意义在于实现了一次“行为艺术”的集体呈现。而这样的集体呈现又是以艺术家不同的现场方式融入到活动当中的,是一次艺术“乌托邦”的实现。活动中,来自全国不同地区的艺术家在短短的三天的现场创作活动中,给我们留下了印象深刻的艺术作品,正如夏可君博士的评论中所述:“… …如同参与的艺术家们深切感受到的:参加这次活动,即是来参加一个节日,一种敞开、友好、彼此激发创作的气氛深深感染每一个到来者!艺术节的主旨就在于打开一个由艺术的创作所带来的公共空间,在这个公共空间中,可以让艺术家和观众一起参与和自由的表达,它将有着深远的文化社会学含义!”今年,奥运盛会即将在北京开幕。在喜悦和期盼的同时,我们中国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考验。“汶川大地震”不仅震撼了中国,也震惊了世界。在缅怀遇难同胞的同时,我们对于投身到抗震救灾之中的部队官兵、医务人员、国内外的救援团队、志愿者以及无数普普通通的民众表现出人道主义精神,致以最为由衷的敬意。每个人都能从他们的工作中感到鼓舞,全国人民面对灾难的快速行动表现出了这个民族不可估量的勇气和自强不息的精神。正是在这种特殊的心情之中,我们期待今年的艺术节可以带来新的力量。
 
二、组委会成员
主任:谢四祥
常务主任:孙承铨、印炳勋(韩国)
策展人:王皆、田流沙、廖羽、印炳勋(韩国)
学术主持:夏可君
评论家:金圣镐(韩国)
展览时间:2008年7月4日-7月6日
责任编辑:王岩
筹展办:王东、徐文浩、魏东
新闻中心:张问炳、李洪锋
推广宣传:孙银英(韩国)、李章旭(韩国)
展务联系:谭琼、李鹏雁
展示设计:中煜朗朗
摄影:宋文、刘爱国、李凯文
主办单位:左右美术馆、北京 IN SPACE画廊、ART PROJECT
协办单位:北京万业源投资有限公司
 
 
王军的行为艺术《与上帝对话》:成为饥饿艺术家
 
夏可君
 
“饥饿表演近几十年来明显地被冷落了。”——卡夫卡在他的小说《饥饿艺术家》开头写道!终于,在2007年的9月,我们看到了一次饥饿艺术表演的复活。
在我们中国的文化传统中,几乎是没有禁食的艺术行为的,最近倒是出现阿了不少吃死婴的行为——这是否还是艺术值得我们忧虑。要进入古老饥饿斋戒者的高贵行列,我们这个民族的血气必须有所改变,我们这个倡导“食色性也”,以食物作为第一要务的民族,现在,必须开始自觉地禁食。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一个节日打开一种氛围,没有一种感动发出召唤,没有一股力量发自内心,没有一群共通体提供保护,要进行三天的禁食,要成为饥饿的艺术家,要学会这门古老的已经失传的手艺,是不可能的!
因为在左右艺术区举行99个帐篷的艺术节,因为在一个艺术家彼此聚集所形成的艺术世界中,饥饿表演艺术获得了出场的机会。饥饿表演艺术的死亡,当然首先是因为人们不再观看,不再有耐心——不再能够进入饥饿表演艺术家的“拒绝一切”的经验之中,当然也是暗示一种神性的经验之中,“因为我只能忍饥挨饿,我也没有其他办法。···因为我找不到适合我胃口的食物。假如我找到这样的食物,请相信我,我不会招人参观,若人显眼,并像你,像大伙一样,吃得饱饱的。”——饥饿表演说,这带有反讽意味的言辞,其实也是这个虚无主义时代,神明缺席和意义缺失的症候。因而,艺术家面对艺术不再可能的绝境,他的艺术行为本身只是最后的坚持而已。而且饥饿表演也失去了观众,观众们宁愿看动物的表演来满足他们膨胀的欲望。这个对比与戏访,其实已经建构了我们这次艺术活动的基本背景,也是中国当代艺术作为傀儡艺术的背景。
现在,在99个帐篷所建构起来的世界中,艺术家彼此就是观众,就是表演者,艺术所需要的是艺术式的观看,艺术激发的是只是艺术。
因而当王军看到帐篷,当他谈到自己在云南陪同一群艾滋病人生活几天的经历时,他想到了基督教信仰对他们奇迹般的医治能力,他萌发了感动,转瞬之间,就在展览的空间内,他想到了这个“与上帝对话”的行为艺术,他也需要与基督教的上帝开始自己的一对一的对话!
王军的这个行为艺术完整地陪伴了这三天的艺术节,这三天的艺术节因为有他的饥饿表演,因为有他与他的上帝的隐秘而公开的对话,为我们的活动带来了一抹神奇的光芒。 
在这99个帐篷建构的艺术空间,如何利用帐篷的理念?如何与基督教的上帝对话?作为一个行为艺术家,王军他自己所有的东西并不多:他自己的身体,一本圣经,一个帐篷,一些绘画颜料!
如何与上帝对话?在基督教,在圣书,与上帝的对话,那是接受来自上帝的食物和礼物!因而,他立刻想到要通过自己的禁食,让上帝的话语,上帝的血,流到自己口中,喂养自己三天。
首先,他吊起了帐篷,在帐篷里面的顶上放置一颗红色的心状体,那是上帝的心,在流出颜料,也是心在给出自己的血,或者说,是基督教所言的基督所献出的心血——是宝血,这颗心一直在滴着红色的颜料(象征着血液),滴到帐篷或者蚊帐的底端的《圣经》上,通过文字的中介,即上帝的话之后,再通过一个吸管传递到帐篷外面的表演者王军的口中。
从第一天的下午两点开始,他就口衔吸管而且封住了自己的嘴。开始禁食。
在表演开始前,他以一盆红色的颜料泼在自己的头部和面部、裸露的上身上,他已经开始以基督教神圣的宝血开始洗涤自己了!这是一个净化仪式的开始。 
王军的这次行为艺术,是他自己试图发明一种自己作为个体的艺术家与一种神性的交流方式。 
这个行为的一些基本要素值得我们好好思索:
1. 那颗心:无疑象征着基督的爱心和割礼之心,与肉体欲望的割断也是与禁食联系起来的。当然,这颗心,献出了自身,他的血——作为神圣的经济交换,洗净了我们的罪,按照基督教的神学观念,那是自从亚当以来所犯的罪,只有上帝自己化身为人,并且在十字架上牺牲,才可能赎回。在王军这里,他更多考虑的是艺术本身的材料:他以绘画颜料代替了真正的血液,当然他可以用动物的血,但是,他用的是颜料,因而,这更加指向的是艺术的行为,不是纯粹基督教意义上信徒们的行为。这是艺术家与基督教的对话,不是一个信徒的对话。因而,它是行为艺术意义上的变形。
2. 血滴在圣书上,这是血与话语的融合:在圣经中,当基督开始传教前,他也必须斋戒四十天,这是成圣必须修炼的过程,在这四十天的饥饿中——显然卡夫卡的饥饿表演艺术是与这个圣经中的背景相关的——会出现饥饿所带来的幻觉,肉体的脆弱迟早要暴露出来,所谓魔鬼的诱惑就会出现,因而出现了象征性的三个诱惑事件,面对饥饿与填饱的诱惑,耶稣说道:活着不是单靠食物,而是靠上帝的话。这个“话”,这个言辞本身如何具有神性?或者说如何具有超越食物的意义?或者是另一种语言——一种神秘的或者是艺术的语言?或者因为它拒绝的力量?我们这个时代缺乏拒绝的能力?我们被太多的诱惑所包裹了?
当然,王军本人在这三天的表演时,同样也遇到了诱惑与身体的需要,在第二天的下午,当参展的艺术家就在他周围大吃大喝时,饥饿如同虫子从身体的里面开始撕咬他,他饥饿的身体开始冲击可以忍受的极限。他开始发怒,如同卡夫卡写道的:“就这样,表演、休息;休息、表演,他过了一年又一年,表面上光彩照人,受人尊敬,而实际上阴郁的心情经常缠绕着他。由于得不到任何人的真正理解,他的情绪变得越来越坏。人们该怎样安慰他呢?他还有什么渴求呢?如果同情他的某个好心人告诉他,他的悲哀可能是饥饿所致,那么他就会勃然大怒(特别是在饥饿表演进行了一段时间以后),像一只凶猛的野兽吓人地摇晃着栅栏。”不久,他就摔碎了一箱子的啤酒瓶,而且自己就裸露着直接躺在破碎的瓶子上,试图以疼痛来刺激自己了。
在他自己几乎无法坚持下去的时候,是一些朋友安慰也鼓励了他,王军清楚地知道:他这次的表演既是他个人的,也是集体的,他是要为这些参展的99个艺术家做见证。他必须活在见证的力量之中。这个时候,一些朋友们为他画画。后来他艰难地挺了过来。而且他并没有受伤,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3. 高处的帐篷:为什么要禁食,因为这是拒绝身体的需要后,接受来自上面——因而帐篷掉在高处!——的食物,这个空间的打开是很有意义的。而且,帐篷本身,在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意义上,也是有着先知性含义的。如同圣经福音书中门徒看到耶稣变容后,“彼得对耶稣说,主阿,我们在这里真好。你若愿意,我就在这里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说话之间,忽然有一朵光明的云彩遮盖他们。且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他。”——因而,帐篷,在这里,有着建立圣所,建立圣殿的隐秘含义。 
当帐篷吊起来,在与展厅内的其它帐篷的空间对比中,建立起一个高度,就打开了另一个空间。那么,他如何接受来自上面的力量和信息?这是倾听!因此,王军需要倾听来自上面的声音,通过血液和圣经的结合,这个上面的声音来自于《圣经》中的话语,来自于耶稣的主祷文所打开的神圣空间。在这次参展的艺术家中,也有基督徒艺术家,他们帮助王军阅读福音书中的主祷文。让他狂乱的内心回应主祷文内在的力量。让自己的血气被真正的浇灌。
4. 为什么要禁食?禁食是净化自身,净化自身来自血气的欲求,以及净化内心的狂乱。这次禁食,也是全然倾吐出自己内在的淤积。饥饿的艺术既是产生幻觉和想象的艺术,也是净化自己的艺术。同时,这也是学习拒绝的艺术。 
后来,王军自己在闯过极限期之后,变得温柔而开心,其他的艺术家也拿来一些座垫,并且砌成一个四方的盒子,开始在上面为他写祝福的话,或者纪念的语句,甚至,在上面画画,在他的周围,似乎建立起了一个保护的地带,一个神性的空间,它并不血腥,而是充满了友爱的见证。
5. 王军的这次行为艺术将促使我们思考:如何以一个艺术家的身份,展开与宗教信仰的对话,当然,王军的行为并不是宗教行为,而是个体信仰的表达,是与基督教的象征之物发生生命意义上的交流!
王军的行为找到了一条独特的让基督教信仰与中国发生关系的方式,这是以艺术的方式,通过对自己身体的熬炼,对象征之物的想象,以及通过绘画材料的转化,敞开自身,接受基督教信仰的洗礼,他发明了属于他自己的受洗仪式,他的生命也得到了一次净化。
同样,他也净化了我们这些观看者。
王军这次《与上帝对话》的行为艺术彻底提升了中国当代行为艺术的品质!
“然而,饥饿艺术家到底还是没有忘记着眼于现实。人们把他和笼子没有作为精彩节目放在马戏团的中心地段,而是安插在一个交通路口,他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笼子四周挂满了标语,那些花花绿绿的大字在告诉人们那里可以看到什么东西。若是观众在其它演出休息的时候涌向兽场的话,总要从饥饿艺术家跟前走过并在那儿停留片刻。假如不是道窄人挤,后面的人又能够理解前面的观众为什么不急着去看野兽而停留下来,人们或许能在他面前多呆一会儿,慢慢欣赏他的表演。这就是饥饿艺术家看到观众马上要向他走来时不往颤抖的原因。他以人们观看自己为生活目的,自然盼望这种时刻。”
——卡夫卡在小说中也写道了上面的话,但是,我们知道,在中国,我们还得等待,等待颤栗的艺术家们带来这个不可能的时刻,让我们也颤栗的时刻······
  
 

查看5516次

上一篇
王海平《诗是一种力量》附诗二首
​刘丽安
端午节给上苑艺术家的一封信
于雷摄影(上苑艺术馆09驻馆艺术家)
刘高兴·08驻馆期间创作的作品
下一篇
王华祥美术教育
邓平祥批评家
王海平·随笔四篇
谁杀死了我们的孩子?—关于汶川地震的反省与问责
每个女孩都是无泪天使—北川亲历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