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驻馆艺术家 > 驻馆艺术家
【上苑批评|邢 昊】生面孔·谭勤

[2018-5-25 8:26:36]


 【上苑批评|邢 昊】生面孔·谭勤

【Shangyuan art Critique】Xinghao say Tangqing



《生面孔28》油画-60x80cm-2018年


青年画家谭勤,创作欲望很强,想法也很独特。我仅从她的眼里,就能窥见一种较为复杂的情感和不断纠葛的信息。那是旋风,那是暴雨,那是落叶般的孤独和落寞,那是冰雹般的击打和碰撞。我不知道小小年纪的她,究竟都经历了些什么?反正,她的画作总能使我震颤。

毫无疑问,谭勤是独立的,谭勤是个另类。无论那些人物和面孔,在画布上如何千变万化,我似乎看到了一个非常明确的迹象,那些画作真正凸显的,正是她的真情实感。


《生面孔1》纸本-16x25cm-2015年

各种各样的人,形态各异的面庞。如此打动人的画作,她却懒得起名。我想了想,将其命名为《生面孔》。谭勤说这个名字好,我也觉得恰恰切中要害。

谭勤的系列画作《生面孔》,有很多都没画眼睛,但我却仿佛看到她专门隐藏起来的那只风暴眼。那看似平静的画面中,总能掀起一股情感的飓风。扭曲,挣扎,痛苦,抗拒,忧郁,无奈,决绝,向一根根针,扎得我深疼。每一幅都是一个谜语,等着我们去破解;每一幅都是一个深渊,正等着我们沦陷。


《生面孔2》-纸本-35x27cm-2017年

那个面部一片漆黑的女孩,乳房似乎还没怎么发育成熟,五官被垂落下来的黑发深深掩埋,从耷拉下来的两只胳膊,便可窥见她是多么的无可奈何。尽管那么年轻,尽管只穿了一条内裤,但她爱的欲望已死,激情的灯盏似乎已经熄灭。早早到来的残酷,像一把锋利的镰刀,把青春的芳菲,统统都割掉了。整个背景染上了破碎的颜色,更加凸显出画面的疼痛感。


《生面孔3》-纸本-35x27cm-2017年

左侧是一只鹰,还是一只风筝,这个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鹰和右侧那个男人面部的巧妙契合。鹰的翅膀是粉红色的,男人的右脸和脖子也是粉红色的。这样的契合并不仅仅只局限于色彩,更在于那只鹰和这个男人,都是那么呆板而僵硬。这样的统一,是想飞的欲望彻底湮灭。这是谭勤带给我的另一种震撼。


《生面孔13》纸本-38x25cm-2015年

谭勤的《生面孔》系列,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冷酷中有种残忍,简单中有种冗杂,日常中有种非常,凝滞中有种挣扎。透射出迷惘,愤怒、冷峻、虚妄、撕扯、决裂、纠结、忧患、反抗,等等的多种元素和心境。左边的女子在手搭莲蓬眺望远方,右边的男子却奔向另一个方向。仿佛一场逆风,席卷生活中尴尬的两极。这种极端的真实,不需要过多的色彩渲染,就能显示出情感的悲惨。轰轰烈烈的爱情过后,难道就一定会是诀别?这样的结局,是谭勤对现实的感喟捕捉。


《生面孔15》纸本-38x25cm-2017年

如果说谭勤在最初创作《生面孔》时,还多少显得有点儿不安与急躁。那么,随着心智的渐趋成熟,她便开始对白热化的起伏跌宕,进行认真的冷处理。她的画作慢慢变得沉着和冷静,厚重和幽深,由经过式向经验式转变。睿智的谭勤也许逐渐感悟到,经过式还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躯壳,而只有经验式才能呈现事物的本质。她果断疏离了简单的骚动和肤浅的表层,用扎实的画笔挖掘到纵深处,直接探寻人类处境的奥秘。她的画作开始逐渐打破个人的独白,终于有了普遍启示性的阐释。也就是说,她不只是单纯地向自身发难,而是向繁杂的世界发问。


《生面孔18》纸本-38x25cm-2016年

那几个只能看到背面的人,他们透过高高的墙垣和缝隙,究竟在急切地观望什么?有的踩着自行车,有的恨不得把狭小的缝隙能拨大点儿。也许他们禁锢得实在是太久了,也许他们寂寞难耐了,他们太需要放飞一下眼界。自行车不单单是一种负重,更象征着一种前行。踩在自行车上能够看得更高,蹬着自行车就能跑得更远。从眺望的一刹那,那些期冀的眼睛就都变成了轮子,在体内不停地翻滚。


《生面孔23》纸本-38x25cm-2016年

谭勤的画作,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魔力,我总能从中读出颠覆和叛逆,反思和反省。那个低着头,用一只手掐着自己脑袋,一只手扶着自己上体的女人,我不知那是一种自责和绝望,还是一种无奈的自我慰藉。一只手和另一只手,一对强烈的发差,一个揪心的悖论,一道裂痕的填充。如此的悲伤和自怜,这颗灵魂要掀起多大的一场暴动。


《生面孔25》油画-50x60cm-2018年

幽深而喋血的背景,整个人的面部和胸腔都像掏空了一样,就像一截空心的木头。这个灵魂自残的女人,没有任何可选择的余地,只会残暴地选择毁坏。多么可怕,多么惊悚。特立独行的谭勤,她不痴心妄想,也不想去挽救这个画中的女人。她只是带着画家的认定和认命,去表达和表现生活的真,现实的真,情感的真,艺术的真。


《凝1》油画-54x65cm-2018年

两个木头人在水里站着,肩并肩,头挨头,呆板又灵动,前行又受挫,真是十分矛盾而备受折磨的一对。那是一汪苦海,那是创伤和血泪。既不堪一击,又不堪重负。如此无休止的纠葛,形成一股暗流或漩涡,永无止境。动与静的差异,形与心的两极。虽充满蓝色幻想,但事实却是木的。于是,水面凝滞,悲剧诞生。


《凝2》油画-60x80cm-2018年

当画到目前的状况时,谭勤的色彩较绚,色块零碎,面部纠缠,具有更为炽烈的颠覆和实验性。谭勤的画幅已经变大,悲剧性也越来越强烈。在这个凡事都不安定的世界里,人也注定是个残缺。那个画中人,不是乌托邦里预设的神秘,而是蛰伏在日常生活和现实中的诡异。

经过了漫长的煎熬,谭勤终于慢慢开始转变和转折,不再是通过凌乱的铺张和激越的跳跃,来将情感宣泄于画布。她的画笔渐渐返璞归真,向人性和灵魂悄然贴近。这样的画作在本质上更具穿透力,它昭示着谭勤开始走向成熟。


《生面孔11》纸本-38x25cm-2015年

独立不羁的谭勤,是一个灵肉分裂的自我。那黑面人的某一点上,一定有着她自己现实的事件和别样的蕴含。凝视着她画作中紧紧依偎着的那对痛不欲生的情侣,我竟然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谭勤画作里那只故意隐藏起来的风暴眼,它越来越真切,越来越窥见了事实的本相,也越来越能引起阵痛。


《生面孔29》油画-50x60cm-2017年

艺术从来都存在着一种不确定性,因此它才无涯。那些真正具有价值的画作,只有费尽千辛万苦才能得到。欲望需要宣泄,更要学会控制;激情需要昂扬,更要学会内敛。谭勤还非常年轻,她还应该明白,自己现在做的,还仅仅是一种基石性的工作。希望她能像石头一样思考,时时能够感受到压力和沉重。从炽热走向冷凝,用一种更为独立的方式,去颠覆画布中的面孔。


画家简介: 

 

谭勤,女,八零后画家。出生于山东,上苑艺术馆驻留艺术家,


2017年,参加七九八“艺典空间”《视觉绑架》群展;

2018年,参加上苑艺术馆驻留艺术家开幕展。

 

作者简介:

邢昊,原名邢少飞,六十年代初,出生于山西襄垣。当代先锋诗人、独立作家,暂居北京。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创办诗刊《黑洞》。在《诗刊》《北京文学》《星星》《山花》《延河》《飞天》《诗歌月刊》《诗选刊》《莽原》《特区文学》,美国《新大陆诗刊》《休斯顿诗刊》,奥地利《podium》香港《秋萤诗刊》,韩国《同胞文学》等国内外文学杂志,发表诗作千余首。

作品入选《文学中国》《新世纪诗典》《二十一世纪中国最佳诗歌》《当代诗经》《中国现代诗歌三百首》《中国先锋诗歌地图北京卷》《1991年以来的中国诗歌》《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中国当代诗歌导读》《北漂诗篇》《新世纪中国诗选》《中国诗歌排行榜》等六十多种诗歌选本。

著有诗集《房子开花》《人间灰尘》《蛇蝎美人》《苦役之舟》《时光沙漠里的梦想王国》《伤风吹》《白日梦》。2016年8月,韩国海风出版社以中韩双语对照版,出版诗集《怀乡记》。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土耳其等外文。

 

查看642次

上一篇
【上苑批评|邢昊】窥视灵魂的呼声·古洪强
【上苑批评|唐果】造梦者·刘柏林
【上苑艺术沙龙】冥想、东方传统和艺术-金振豹博士主讲
【上苑批评|晓音】作为毁灭的建造·聂以为
【现场】Alexander Höglund(瑞典)和 Emilie Palmelund(丹
下一篇
【画皮现场​】上苑艺术服装展示活动
【上苑音乐】古典音乐与声音艺术的对话与演绎 【ShangYuan Music】Classical m
【征集函】女诗人“深闺”艺术展 预定8月22日在北京上苑艺术馆开幕
【上苑展讯】三十年前女摄影师骑行6600里摄影作品展 【Exhibition News】female
【上苑批评|唐果】如野草之境,生生息息·程小蓓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