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驻馆艺术家 > 驻馆艺术家
【上苑批评|晓音】作为毁灭的建造·聂以为

[2018-5-18 9:50:16]



 【上苑批评|晓音】作为毁灭的建造·聂以为

【Shangyuan art Critique】Xiaoyin say Nie yiwei

    晓音/

 

按语:在2018北京上苑艺术馆驻馆诗人、艺术家中,聂以为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艺术家,他的创作不管是在形式上,还是内容上,都在最大尺度的挑战传统的审美观和公众的接受底线。

 

     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聂以为近日做了一个将“装置”与“行为”结合起来的艺术品。

当他刚开始在我窗外的草坪上挖土的时候,我以为他要种树。但是,他很快就否定了我的这种猜想。他其实是挖了一个长方形的土坑,仅足以容纳下一个成年人的身体。然后,他找来一些木板盖在上面,那个长方形的坑便成了只有一个出口的洞穴,最后他用一块小黑板写上“My home”,插在洞口。紧挨着洞穴后方,他又用泥巴建造了一座小小的堡垒,但是,堡垒砌好不到半天,就坍塌了,然后他又想法将它重建起来。




     从最广义的角度看,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可以是一种隐喻,且在特定的视角中,都可以被理解为符号,可以被阐释或被象征性地理解为某种“意义”的载体,更何况是人为建造的东西。洞穴,曾经是人类最早的“家”。后来,人类走出洞穴,建造了人造之“家”。聂以为建造这个以“家”命名的洞穴,或许正意味着一种返回原始时代的生命冲动。柏拉图曾经在《理想国》中借苏格拉底之口讲了一个著名的关于“洞穴”的隐喻,目的是区分“受过教育的人与没受过教育的人的本质”,但实际上它的寓意无比丰富,比如,关于人类认知的前提或条件与认知的关系问题,关于认知的发展与变化问题,关于真理的必然性与偶然性问题,关于真理的风险值或代价问题(他会被那些把假相当作真理的人真诚地视为叛徒或敌人)等等,这个寓言的内容可以说是难以穷尽的。在文学中,则有卡夫卡的《地洞》和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地下室手记》等作品,都可以说是“洞穴”隐喻的文学性延伸或变体。




      现在我们来看聂以为建造的这个洞穴之“家”,起码有如下一些背景因素是需要注意的:它产生于一个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尤其是中国正在努力实现其所谓“两个一百年”的现代化目标;中国社会的几乎所有城市都处于房地产过剩状态,高房价与高空置率并存,而同时大量有居住刚需的进城务工人员却终身无法买得起他们亲手建造的房屋,只能居住在洞穴一般的地下室、廉价出租屋等地方,而且随时有可能被作为“低端人群”赶出洞穴、赶出城市;大量以“建设”为出发点的强拆行为,几乎每日都在中国大地上上演。(对于艺术家而言,上世纪的九十年代中期圆明园画家村的聚散给他们的内心蒙上了难以忘却的阴影)而这个艺术建造品本身也有如下性质和特点值得关注:聂以为所建造的“home”既是一个比胶囊旅馆还要狭小的空间,与蚁穴无异,人如果真的要从此处出入,则只能模仿或返回到原始的爬行动物状态;同时,它又是一个高度危险的处所,随时可能坍塌成为废墟,将其二位一体的建造者和居住者彻底埋葬,“home”之外象征性的堡垒则更加不堪一击。




     聂以为自己对其创造有过如下陈述:“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我们都是如同底层的蝼蚁,努力建造自己的那个‘家’,却又被迫失去自由,被强制改变已有的身份,如同泥土一样卑微,平庸,一文不值。我们像奴隶一样,被塞进自己建造的牢笼。”这从某种程度上证实了我们的观察。


     中国当代艺术和艺术观念虽然已经经历了数十年的发展和演变,其表现方式和手段也呈现出多样化的形态,艺术材质、场域、过程和目的,都经历了深刻的变革,但有一些最基本的理念却是万古不变的。比如它要表达人与世界的关系;它既坚持对现实生活进行认知和批判,又试图通过想象,重建世界图景,等等。而据我观察,当代世界的艺术除了传统的方式仍然顽强地存在之外,还有如下两种共同走向:一是实际创作层面上的,从架上的有限性的平面绘画走到架下无限性的立体生活空间,这主要表现为综合性的装置艺术和行为艺术的勃兴;另一方面是艺术观念层面上的,现代与后现代的综合或曰同体化,也就是同一过程中建构与解构的双重性质及表现。显然,聂以为的“洞穴之家”创作理念,正是与此一潮流或方向完全一致的。我们已经指出过,他的这一举动既有装置艺术的性质,也可同时视为行为艺术。但更重要的是在建造的同时已经预期了毁灭,建构即解构,生存即死亡;或者说,此一建构是比真正意义的解构更彻底的解构,而此一通过建造自我之家表达的生存冲动,却是比死亡更彻底的死亡预言:重返洞穴之家、退回到原始的爬行动物生存状态,无一不是人的异化主题的深化或另一意义上的毁灭寓言。但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高度现代化的时代,以及一个在地球上排名第二的大国和经济强国。

 

 

聂以为作品(摄影 晓音)

 

 

聂以为简介2018北京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出生于1987年,北京人。本科毕业。受西方当代艺术观念影响,自称超级喜欢 Urs Fischer ,谢德庆、艾未未等艺术家。



 

晓音简介:女,2018北京上苑艺术馆驻馆诗人。女性诗歌刊物《女子诗报》、《女子诗报年鉴》年鉴主编。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学士。已出版个人诗集、文学评论集、长篇小说多部。有作品选编入香港中学生语文阅读教材。现为广东一高校中文副教授,兼任广东省作家协会理事。

编辑:马力 

查看425次

上一篇
【现场】Alexander Höglund(瑞典)和 Emilie Palmelund(丹
春•巅--上苑艺术馆2018燕山诗会掠影
【现场】上苑艺术馆2018国际创作计划(艺术驻留)开幕展 Shangyuan Art Museum
【展讯】上苑艺术馆2018国际创作计划(艺术驻留)开幕展
【现场】上苑2018德国驻留艺术家Viviana Druga行为艺术《盲洗机》表演 [display
下一篇
【上苑艺术沙龙】冥想、东方传统和艺术-金振豹博士主讲
【上苑批评|唐果】造梦者·刘柏林
【上苑批评|邢昊】窥视灵魂的呼声·古洪强
【上苑批评|邢 昊】生面孔·谭勤
【画皮现场​】上苑艺术服装展示活动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