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上苑艺考 | 文学 | 上苑人物 | 艺术品市场 | 国际创作计划 | 建筑艺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书讯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驻馆艺术家 > 驻馆艺术家
[英]赛莉玛•茜尔(Selima Hill,1945-)诗四首

[2006-7-31 13:16:22]


 
      


[英]赛莉玛•茜尔(Selima Hill,1945-)诗四首
    周瓒、殷海洁译

          

     台  布

她瞧着我好像个大夫
悲哀地瞧着一只肿大的耳朵
“别动”。
她的老公在车库里烙饼,
他因孤寂而生出一种悲叹
为所有他无缘结识的人。
他围着条围脖,
他听见乌鸫唱歌。
他说他是一块台布。(没错——
他们都喊他泰布
因为他穿格子衬衫!)
“我说了别动!”

我听到小客栈的床单轻轻拍动。
雪白的孩子们的黑鞋子轻敲着街面。
四点钟他们的小孩
回来了。
她将烤面放进炉子里加热。
“此时此刻你爱着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的母亲是个画家
正在画我。
她与她双眼里波动的大海一起工作
两只弯卷的小虾
邀我一起游泳。

这条小狗像是一所平房
等着她的女主人归来。
她在长大,发现她关心人的小习惯
却遭人轻视,小狗躺在
楼梯的顶部太阳粉红的光线下。
我觉得很冷。
“把纸塞到她的衬衫里!”
她母亲淹没其中的灰色大海
正舔着我们的双脚如同一只小猫。
我是一朵花。
我是一片肉。
她瞧着我,活像个殡仪馆工。




     别让我们谈论爱


别让我们谈论什么爱着的感觉,行吗?
——别谈爱中的我,行吗?
别谈论你浮肿的脸,像一朵木兰花;
别谈论那些有袋动物,
那些我乐意爬进去,嘴唇先抵达的
微小而迟钝的育儿袋;
别谈论一百万条瀑流飞湍,
——仿佛爱乃是湖水下的玻璃圆顶
我穿过滴着水的隧道构成的迷宫进去
祈祷并指望我永远不会在里面被找到。

到了夜里我梦见你的卧室密密匝匝填满了鸭子。
你散发着捣碎的谷子和炒蛋的气味。
有些鸭子喜欢抱窝,不肯起身。
而我梦到你那些妻子们的手指
伸向你的私处如同鸟喙。
可是你横躺在床上不像个男人应该的那样。
于是我被一种吱吱作响的玻璃声惊醒
仿佛整个事件将要坍塌
水涌了进来,随着鱼儿们的一冲
用它们微微摆动的嘴巴啧啧啧啧地啜食。



     严重违反了每个人的忠告

严重违反了每个人的忠告,
我已决定不再受劝阻
走进院子来
告诉你真相,尽我所能。
有件事我得告诉你我会说。
是啊,我事前已有准备,你瞧——
你会为我自豪的。
独自在这家可笑的咖啡馆里,
头发发粘,
拿着你最后一封信
像个后悔的少年
徘徊在悬崖上
抓着本《圣经》
感谢上帝她还记得带着它,
我已有准备。

你还记得那条船吗?
它从天上落下
刚好掉在奶奶的花园里,
正像两个小女孩,
再也不会去仙境游览,
而是迷失在这片核桃林外?
奶奶在睡梦里辗转
看到一位金发的飞行员
长得就像耶稣
他凝视奶奶的双眼
就从卧室的窗户那么高的地方?
他的双手在他的驾驶舱内
前后移动,
好像那是头公牛战利品
而不是架失灵的机器
永远地摧毁了生命;
他朝下望着那船,
好像她是个舞者,状态完美,
而不是条船儿,
正在我们的花坛边被压倒的玫瑰丛中吱吱作响?
整个岁月里他都在为此准备,
而我也如此。
严重违反了每个人的忠告,
我决定把一切告诉你
——可怜虫。




    失眠之夜


因为你尖啸如同冲开闸门的水,
因为你尖啸就像有人因狂暴的牙痛
夜半醒来,
像一车货物,只包装了一半
被卸在某个偏远的车站
伴着许多大喊大叫和手势;
像蒙古帝国本身,
有着雷鸣般的肥大的骑兵;
因为我度过的渴望你的上一夜
就好像光着身子呆在一辆
车窗紧闭,满是松狮犬的
戴姆勒汽车里,
我决定使自己平静下来,
并想像我的脑袋是个叮当响的满布苔藓的洞窟
那儿啥也不会发生。

查看5778次

上一篇
推荐翟永明诗一首<时间美人之歌>
沙峪口村的民间艺术和农家乐设计方案
蓝蓝诗三首
词与游戏词语游戏──评杨小滨《穿越阳光地带》
蓝蓝 诗人
下一篇
区委书记王海平到桥梓镇调研 强调:要多出可观赏性的建筑精品
贾方舟/在批评中确证
区委书记王海平到桥梓镇调研
<山居十九首>佗佗诗
程小蓓诗三首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