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上苑艺考 | 文学 | 上苑人物 | 艺术品市场 | 国际创作计划 | 建筑艺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书讯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驻馆艺术家 > 驻馆艺术家
推荐翟永明诗一首<时间美人之歌>

[2006-7-26 16:50:36]


时间美人之歌
 
某天与朋友偶坐茶园
谈及,开元、天宝
那些盛世年间
以及纷乱的兵荒年代
当我年轻的时候
我四处寻找作诗的题材
我写过战争、又写过女人的孤单
还有那些磨难,加起来像椎子
把我的回忆刺穿
我写呀写,一直写到中年
 
我看见了一切
在那个十五之夜:
一个在盘子上起舞的女孩
两个临风摆动的影子
四周爱美的事物——
向她倾斜的屋檐
对她呼出万物之气的黄花
鼓起她裙裾的西风    然后才是
    那注视她舞蹈之腿的
几乎隐蔽着的人
 
    月圆时,我窥见这一切
    真实而又确然
    一个簪花而舞的女孩   
    她舞,那月光似乎把她穿透
    她舞,从脚底那根骨头往上
她舞,将一地落叶拂尽
 
    (她不关心宫廷的争斗)
她只欲随风起舞、随风舞)
 
    四周贪婪的眼光以及
    爱美的万物
就这样看着她那肉体的全部显露
 
当我年轻的时候
少数几个人还记得
我那些诗的题材
我写过疾病、童年和
黑暗中的所有烦恼
我的忧伤蔑视尘世间的一切 
我写呀写,一直写到中年
 
    我的确看到过一些战争场面:
    狼烟蔽日,剑气冲天
    帅字旗半卷着四面悲歌
为何那帐篷里传出凄凉的歌咏?
 
    一杯酒倒进了流光的琥珀酒盏
    一个女人披上了她的波斯软甲
    是什么使得将军眼含泪花?
是什么使得绝代美女惊恐万状?
 
    (她不关心乌骓马嘶呜的意义
她只愿跟随着它,跟随他)
 
    除了今夜古老的月亮以及
    使我毛发直竖的寒风
    还有谁?注视着这一堆
淤血和尸骨混合的影象
 
  当我年轻的时候
  我丢下过多少待写的题材
  我写过爱情、相思和
  一个男人凝视的目光    唯独没有写过衰老
  我写呀写,一直写到中年
 
    西去数里,温泉山中
    浮动着暗香的热汤
一件丝绸袍子叠放在地上
 
    西去数里,勒马停缰
    厌战的将士一声呐喊
黑暗中总有人宣读她们的罪状
 
    西去数里,逃亡途中
    和泪的月光
一根玉钗跌落在地上
 
    (她听不见动地的颦鼓声
她听见绵绵私语,绵绵誓)
 
    千军万马曾踏过这个温泉
    那水依然烫,依然香
    后世的爱情,刚出世的爱情
依然不停地涌出,出自那个泉眼
 
    某天与朋友偶坐茶园
谈及纷纷来去的盛世年间
我已不再年轻,也不再固执
将事物的一半与另一半对立
我睁眼看着来去纷纷的人和事
时光从未因他们,而迟疑或停留
我一如既往地写呀写
我写下了这样的诗行:
 
    “当月圆之夜
    由于恣情的床笫之欢
    他们的骨头从内到外地发酥
    男人呵男人
    开始把女人叫作尤物
    而在另外的时候
    当大祸临头
    当城市开始燃烧
    男人呵男人
    乐于宣告她们的罪状”

查看5567次

上一篇
沙峪口村的民间艺术和农家乐设计方案
蓝蓝诗三首
词与游戏词语游戏──评杨小滨《穿越阳光地带》
蓝蓝 诗人
何多苓访谈
下一篇
[英]赛莉玛•茜尔(Selima Hill,1945-)诗四首
区委书记王海平到桥梓镇调研 强调:要多出可观赏性的建筑精品
贾方舟/在批评中确证
区委书记王海平到桥梓镇调研
<山居十九首>佗佗诗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