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文学 | 上苑人物 | 艺术品市场 | 国际创作计划 | 建筑艺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书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艺术品市场 > 艺术品市场
庞智卿·08驻馆期间创作的作品

[2008-5-30 17:02:10]


 
庞智卿08驻馆期间的新创作
 

庞智卿,80后生,湖北美术学院毕业生.

07年10月来到上苑艺术馆,是这里最勤奋最用头脑的年轻艺术家之一。艺术家黄岩说:他才华横溢,下笔大胆、没有拘束。艺术批评家李建春说:庞智卿善于用单一的形象说复杂的故事,简洁、熟练的运笔从旁帮忙。艺术批评家夏可君说:08后的一代以最简单的方式、最粗犷的方式来表现,他的语言很到位。

 
 
 
 
 
 
 
夏可君主执庞智卿作品讨论会
 
 
庞智卿自述:我原来在上学的时候就喜欢画房子,很高的楼,普通的街道,都是画成黑白的,我个人比较喜欢平常生活中所见的,不善于发挥自己的很多想象力。谈到画高楼可能是因为小时候总是对高的东西有种向往比如很高的大楼,天上的飞机,这也是一种情结吧……对于原来的作品现在来看沉了些,我希望让画面看起来轻松愉快,于是我开始画彩色的,同时选择一些轻松有趣的题材,像老虎啊,恋爱的年轻人。这里的车是我最近一直在画的,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画车也是挺偶然的,我计划画一幅陆虎车,我把画起名为《大艺术家坐骑》因为我感觉很多知名艺术家都买了陆虎车当然我自己也是非常的喜欢陆虎。开始我在纸上画了两张感觉不错,他们(朋友)看了跟我讲你就画车吧!自己也喜欢于是我就开始画了。画面中的车都是标准象的,我希望它们看起来就像海报同时又有人情味,他们有自己不同的特点和个性,有的钢强工业感极强有的显得浪漫可爱。这样画看起来才是生动有趣令人愉悦的。但对于画面的处理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绘画性是不可少的。这些画也有不足的地方如何从中进一步挖出更深的东西(无论是画面感还是意义)这是我要去做的。希望它们看起来人见人爱。
            其实我也不是一个轻松人,原来画黑白的感觉挺沉重的,但是我发现画中应该有很轻松的感觉,这也取决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把轻松活力的一面展现出来这很重要。所以说我原来画和现在画还是有区别的。
 
 
 
 
 
夏可君:在这个商品时代是物质性,这个时代的精神更多的不是在人性里面体现出来,而是在物质性,谁能把物质画好,物、物体、实物、呆物、无生命的物谁画的好,去挖掘里面的精神性,更难也更好。庞智卿说的很好,把他们那个年代对时尚的喜爱,这些车都是很时尚很时髦的车,画的也很轻松,带有广告宣传画的畅快,很直面,好像这些车就在你的面前,你带回去吧,这种感觉也处理的而很好。怎么能把车里面的人,人是不在这里的,车是人去看的,能不能把这个没有人的车——画的也很人性,这点怎么做我看,还有一定的难度。虽然我不画画,但我喜欢跟画家谈技术,一幅伟大的作品技术上是过关的无可挑剔的。
 
 
姜  靖:我特别喜欢庞智卿的画,特别自然,特别直接,刚才他的那番话也是和他的画一样特别真诚,这些车都是正面的,我也想像过假如让我画车我怎么画,我肯定不会让它成为正面标准像。感觉以他(庞智卿)的想法不回避任何问题,直面有点内容意识,特别欣赏他,肯定会越画越好。
 
黄  珺:庞智卿前期的画太压抑。
 
庞智卿:当时是技法的问题而不是我内心的
 
姜志平:一个画家有某种变化也许是在很长时间的修养和积累需要变了,但那激发点绝对是你生活中某些东西和你现在的生活状态,促成的。就像你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这我觉得是和你现在的生活很有关联。
 
夏可君:人生中的重大事件,重大转折会对他有影响。
 
黄  珺:原来是特别压抑,有些人是靠经验来创作。
 
 
夏可君:中国当代艺术从玩世,卡通,波普艺术形式都要式微下去的,中国真正的当代艺术是在未来的10年20年有可能性。就是怎么可能在绘画的本体语言上,让西方的眼光一看觉得他们没画过,他们画不出来。我现在的眼光不是当下的眼光,我的眼光是两个:一个是西方后现代非常挑剔的眼光,因为西方艺术史非常复杂,进入大学一讨论别人画过,就打住吧;其二,就是古典的眼光,我下了大力气研究传统的水墨艺术,怎么把古典的眼光带到当下来,跟古典的精神气质相通,这就是我对你们的一个期待。
 
张广辉:没有一种文化像天外来客一样掉到地球上,跟谁都不一样,这是不可能的,你学油画肯定会受西方的影响,学国画肯定会受我们老祖宗的影响,这是不可避免的。就是说艺术的学习和超越或者说模仿和寻找自我的过程是一个必然的。
 
 
蒋  浩:姜志平和庞志卿的两人的画从画面感上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这就是艺术的终点和起点的问题,我用中国传统的四个字概括叫内圣外王,姜志平看重内心的一些东西,而庞志卿看重外部扩张的一些东西,就是古人讲的内圣外王的一种状态。庞志卿的老虎的画我不喜欢,我觉得没画出他想表达的东西,而这几辆车基本达到了他说的那种工业感的重新认识,那种色彩轮廓,那种轻松等等相当于我们造的标准像,大家也看的出来你画的那边的不整齐那种过程感,同时我看到这些画,我相信了加沙的东西的确有生命力,跟照片完全不同的两个东西,照片我不会买,但这个画送给我我还是要的。庞志卿是他这个年龄层的代表而姜志平是他这个年龄层的特例,庞志卿有一种敏感,一种对新事物的渴望,其实我不喜欢他以前画的楼,这个车我喜欢但是也会很快厌倦它,但就是另一个层面的消费者,但我欣赏他的那种敏感,敢于正真把自己的欲望,他把我这个年龄段有的那个距离感的东西,他是那种完全扑上去的感觉,我欣赏这种深谋。
 
夏可君:画画就是喜欢,画你们喜欢的就可以了,喜欢是天赋,是上天赋予你们的天赋,她自会报答你们。
 
 
蒋  浩:中国画油画非常悲哀,还没有一个很长的油画积累,你做出来的参照系马上是用西方的参照系来参照。其实我觉得德国艺术家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特点,德国北方比较冷适合搞哲学所以他们历史感特别强,德国很多艺术家都有历史感,包括李斯特都有这个影子,实际上历史感翻译成中文就是人文关怀,他们有时候或多或少都在找一些背景性的东西。
 
闫  锋:我特喜欢庞志卿这种过程,这种直接,这种喧哗,这种色彩。

 

查看6859次

上一篇
黄静远
女性意识.妇人之见.雌声·翟永明
樱桃桑葚与蔷薇
上苑驻馆艺术家向灾区捐赠油画摄影作品20幅到北京市红十字会
有免疫力的艺术家与有渗透力的交流
下一篇
张广辉·08驻馆期间创作的作品
藝術家的美學 高行健
专访陈丹青:艺术的“中国世纪”来了吗?
北京女作家群体小论·杜凡
丽塔•达夫诗选 舒丹丹译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