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介 | 建筑艺术 | 文学 | 新闻 | 上苑艺考 | 艺术家专栏 | 驻馆艺术家 | 书讯 | 国际创作计划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艺术批评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新闻 > 对话访谈
《上海证券报·艺术资产周刊》记者访问程小蓓

[2011-7-21 21:51:49]


上苑艺术馆-程小蓓答《上海证券报·艺术资产周刊》记者唐子韬问
 
 
1、 去年被媒体报道的上苑艺术馆土地纠纷事件始末?
 
程: 上苑艺术馆从2000年开始策划建设一个占地30000多平方米的当代艺术建筑群,总建筑面积19700多平方米,产值过亿的艺术家基地。于2007年建设完成。
  2003年与怀柔区桥梓镇沙峪口村签订了合资兴建艺术家基地的《协议书》(如图),村委会承诺他们负责将一切土地及建设的相关手续办齐,我们只需要投资建设即可。
  当一切建设完成之后,上苑艺术馆刚刚开展一系列公益艺术活动时,2008年他们要求撕毁原《协议书》,改房屋所有权为村委会,我们再租赁我们自己建设的房屋。被我方拒绝。
  2009年村委会起诉到法院,要求判合同无效,2010年怀柔庙城法院支持了他们的诉讼,现在合同无效。
  但村委会没钱赔赏我们,同时阻止我们使用艺术馆,封锁大门不让自由进出,阻止开展所有的艺术活动。目前就是在这样的僵持状态。
 
当初信誓旦旦的《协议书》如今已成废纸
 
2、当年的“北京以北上苑艺术交流中心”是什么样的机构?您在其中是什么样的职位和角色?
 
  “北京以北上苑艺术交流中心”是筹建时在昌平注册的一个机构,我是其中的投资人之一也是策划人和管理人。当在怀柔找到了合适的地点时,就以它为乙方签订了合同。
      当在怀柔开始建设时,就在怀柔注册了“上上苑艺术创作中心”,由它开始投入资金进行建设,我仍是其中的投资人之一也是策划人和管理人;
  当建设完工后,需要开展艺术活动时就注册了“北京北上苑现代艺术馆”,我是策划人和管理人;
  三个注册单位是一套人马,只是换了地方和换了名称。其实如果在行的话,应该用名称变更或地点变更的方式就可以了。由于都是些搞艺术的人,在具体的操作上以及对商业和行政都不是太在行,为了省事,就只知道注册这一个方法。

 
3 事件之后,当地民众有何反应,艺术馆又是如何应对的?
 
程: 没有发现广大村民有什么反应,其实村民是欢迎我们的,特别是上苑地区的村民,如视屏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g2MTUyMjc2.html
  说到底,也就只有个别与利益相关的人,出钱请几个村民在大门口,对我们进行封锁、拦阻和辱骂等等,如视屏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gyNjI3MjEy.html
 
 
4月10日上百名诗人、艺术家,被锁在院子里出不去。图为女诗人蓝蓝在求看门的村民开门,但被拒绝。
 
 
4、 艺术馆的艺术家工作室目前的状况怎样?
 
程: 有一部分艺术家的工作室,目前门窗已经被利益所得者建了5米的高墙,档住了光线和出行的循环道路。所有车进来后都只能倒着出去。
  但是,艺术馆还是如几年前,对广大艺术家承诺的那样,如期进行“国际创作计划”,继续免费提供工作室和宿舍,以及图书馆、展览厅、舞蹈排练厅……为开展艺术交流和创作,尽力提供方便。
 
 
5、 国际艺术家住馆创作计划”的进展情况如何?
 
程:  今年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约有三十多人,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进行艰难的创作,真是难为他们了。也有人劝说先停止活动。但是,我们不能对广大艺术家食言。只要有人对我们的承诺有期待,我们就是再难也要遵守诺言。
  有一名墨西哥艺术家n^R/2?%k9O6k!N3@YO_HMnGo?3v0lpHp6h%-t3">丹尼尔(Daniel Eduardo Ruanova García),被雇用的村民,强行关在大门外不让他进自己的工作室和宿舍,他无法承受这样的遭遇,离馆而去。
  其它的艺术家应该说还在与上苑艺术馆一起,承受着这样的遭遇。就是这样,仍然还有越来越多的优秀艺术家提出申请,想来这里进行创作和交流。
  目前驻馆艺术家在一边排除这些干扰,一边进行着非常有效的交流和非常有价值的创作。你在上苑艺术馆网站能看到他们的作品:http://www.syartmuseum.com/
 
 
6、 上个月十几号发生的事件始末。
 
程: 上个月发生的事情与其它无数次发生的事情是一样的,只要我们举行大的艺术活动,他们就会雇几个村民在门口,阻止艺术家进出,并用最难入耳的脏话破口大骂。你看到的视屏只是其中的一次而已。录像中看到的艺术家是青年舞蹈家施晓娟及她的舞蹈团队,要运器材进来被强行阻拦所发生的现场实录。
 
各种封门堵门的手段我们都领教过了
 
 
7、 艺术馆对于目前的一系列事件有无应对举措?
 
程: 我们目前没有办法,作为一个公益性的艺术馆,没有更多的钱来解决这个事情。这一系列事件的背后有两个利益存在:
1、我们艺术馆所建的6000来平方米建筑,如果要答应他们2000多万元分期付款的收购条件,艺术馆就不存在了;
2、将我们投资建设的房产转到村委会名下,然后我们来租用……。另外还得认可他们的土地重新分配及其它附加条件。
  如果这两个条件我们都不答应的话,怎样从目前的困境中解脱出来,天知道。
 
 
8、 您对目前中国艺术区、艺术家群落的现状有何看法?
 
程: 宋庄艺术区和798艺术区在政府的认可和扶持下,外环境应该说越来越好。这需要地方政府官员中有人能看到这是一个有前景的文化产业基础。艺术家是其中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台阶,有了他们就会带动一系列的文化产业往上叠加……一个文化产业金字塔就是这样叠起来的。
  不能只看眼前,就如我们镇长对我说的:你们给我们带来什么了?要税收没税收,劳动力也没解决几个……。
  我想说:我们存在的意义不应该用短视的利益眼光来看,文化环境的建设和推动是个长期过程,同时如果得不到相应的尊重和保护,所谓的经济利益和当地环境建设都是空谈。宋庄的存在和发展是一个显著的案例。
  艺术家群落能够从圆明园进化到现在,仍然没有将这些人对艺术的追求都给消灭了,也说明了艺术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地位。这就是我们以后会比发达国家更为强大的地方。
  我始终相信,邪压不过正。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坚忍不拔,以及我们真诚想为中国艺术做点事情的决心,这是打不败的精神力量,有了它就无敌!
 
 
没有被拆毁前的上苑艺术馆大门
 
 
上苑艺术馆在不间断的干扰中,与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共同地艰难前进。
 

查看36930次

上一篇
张沁个展—“噬 肉”
《中国艺术新闻周刊》记者访问程小蓓
波兰艺术家Ludwika在上苑艺术馆创作的装置作品已接近完工
刘斌《在野外》
舞蹈排练厅7月2日下午三点蓬莱舞团原创舞剧《木条箱》首演
下一篇
刘玉涛近作(上苑艺术馆2011年驻馆艺术家)
方诚2011年新作
佟耀文新作(上苑艺术馆2011年驻馆艺术家)
《弱像绘画》2011年驻馆艺术家架上画四人联展
《局势》耶苏个展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