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介 | 上苑艺考 | 新闻 | 国际创作计划 | 驻馆艺术家 | 文学 | 艺术批评 | 书讯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建筑艺术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新闻 > 艺术活动
《弱像绘画》上苑艺术馆2011年驻馆艺术家架上画四人展

[2011-7-28 9:23:06]


31日《弱像绘画》——上苑艺术馆2011年驻馆艺术家架上画四人展

Weaken Image—— Joint Exhibition of 4 Shangyuan Resident Artists’ Easel Paintings

 

展览前言(夏可君)

       与这个技术时代的图像爆炸比,架上绘画显得虚弱乃至过时了,如何面对技术所带来的视觉冲击力,还余留架上绘画自身的手感与书写性?这次展览的四位画家都面对了如此的挑战。

       图像时代的特点具有如下四个特点:一是高清,当下发生的事情只有通过影像技术的细节处理与放大,才变得清晰与真实,因此还出现了超写实的绘画,但是如此以来,绘画的写实与具象丧失了,愈是接近高清,愈是绘画变得多余;二是高仿,通过技术模仿或者恢复过去的光晕,似乎过去都成为了现在,技术复制取消了过去发生的唯一性;三是胶片,胶片效果带来的怀旧以及忧郁,有着少许诗意,但是却丧失了绘画自身的时间性;四是动漫或者卡通,卡通的平面性消解了绘画的精神,动漫则消散了绘画的形式力量。因此,绘画应该减弱图像的力量,这个减弱既是绘画自身的示弱——并不与图像比拼,也是绘画回到对不可见的虚无生命的揭示,那是只能是微弱的、虚似的,却保留了绘画自身的可能性与个体自由的表达。
       绘画如何与这四重视觉经验相关但是并不成为附庸?这就必须回到绘画自身:在二维平面上,通过回到内心,以身体气息的书写打开自身独特的生命形式,这是生命力的形式而不仅仅是形式性的力量。
 
 
展览城市:北京  Exhibition City: Beijing
 
学术主持:夏可君  Host: Xia Kejun

展览时间:2011-07-31~2011-08-25  Date: From July 25th to August 15th

开幕时间:2011年7月31日16:30    Opening Time: 16:30, July 31th

研讨时间:2011年7月25日14:30   Time of Discussion: 14:30, July 25th

 
参展人员:方诚、刘玉涛、佟耀文、汤宇
Exhibitors: Fang Cheng, Liu Yutao, Tong Yaowen, Tang Yu
 
展览地点:北京怀柔桥梓沙峪口 上苑艺术馆
Address: Shangyuan Art Scene, Shayukou Village, Qiaozi Town, Huairou District, Beijing

 
主办单位:北京 上苑艺术馆
Sponsor: Shangyuan Art Scene

组织策划:程小蓓
Curator: Cheng Xiaobei
 
 

方诚新作《既来之,则安之,安以安安之》(油画120x120cm 2011年):
 
 
夏可君评:方城对床与椅子的书写,打开了一个临界的时刻,来自于对医院生死边界的绝对经验,这些凌乱床单铺就的床,并没有身体或者死者的在场,但是死亡却最为明确地在来临,这是白色的死亡与言词,当整个房间只有床,那是弥留之际的凝视,整个空间成为生死之间的交界之处,哀悼不再可能,却更加激发了一种内在的隐痛。有时候以一种从上而下的俯视角度把床置于一个死角,悬浮的凝视如同死者的告别。孤零零的床也打开了一个孤独或者告别的戏剧,但是一切都被冲刷了,并不成为明确的图像,而仅仅是暗示。因为物的客观与孤独甚过人类,那些杂乱无章堆砌在一起的座椅,似乎是一场聚会之后的残局,或者就是最后余像的残留——刮擦一下还残余着事物的痕迹,或者似乎就是世界末日来临之前的短暂安宁,绘画仅仅是让物充分显露自身多余的存在,这多余性却成为余像,成为生命的见证。
 
 
 
刘玉涛作品《夜行 圆》:
 
 
 
夏可君评:刘玉涛的作品则是一个孤独者披带夜色——那是生命孤独的底色,而在现代大都市里踽踽独行,尽管绘画似乎带有胶片的那种感官,但是这个漫游的孤独者看到的城市中的某个闪光之所,仅仅是一种短暂的打断,一种临时的休止,一个无意义的过渡,或者就是一种走神,发光的事物仅仅是打开了一个世界的缝隙,绘画并非要记录这个闪光的片刻,而是那种闪光如同摄影机的曝光,仅仅是一种瞬间的裂隙,并没有意义,因此是弱像——每一个场景都是一个切片,并且被匆匆的行走擦洗过了,变得模糊起来,孤独者背对着我们,并不与画外的我们交流,绘画是他孤独的见证。这种带有极强本雅明所言的拾垃圾者的孤独者,有着极强的文学诗意。这种对黑夜的凝视,如同诗人俄尔甫斯去往地狱寻回自己死去的妻子,那是对黑夜的黑夜的凝视,对于刘玉涛,绘画就是如此的冒险,尽管这只能是失败,但这失败却激发了白昼的疯狂,如同名为《白夜行》的作品,现代都市的无人角落被凸显出来,要求我们的关注,“物”其实比人更加客观,更加孤独,这是最为微弱而迷人的诗意图像。
 
 
 
佟跃文作品《故乡.有石头的风景》200X150cm:
 
 
夏可君评:       佟耀文的风景并非景观,被压得极低的地平线以及画面上部的巨大空白,似乎是一个匍匐的动物以平静的态度看到这个行将消逝的世界,灰色的冷色调带来一种漠然的凝视,却让风景中的山水,植物等等显露出自身的肌理,事物仅仅剩下微弱的景象,画家的内心捕获这剩余的景象就以足够。观看风景或者山水是不可能的了,绘画仅仅是去触摸那变得卑微的自然之物,以细腻的笔触画出山石水草带有呼吸的呢喃,绘画倾听到了来自自然内在的幽怨之音,很微弱但却充满诗意。而且,画家还自觉回到了传统山水画的皴擦笔法,以极为含蓄的书写性呈现出自然的肌理,在冷漠与深沉之间打开了一个让人沉思的空间。
 
 
汤宇新作《色体 .幻》布面油画 186cmx193cm 2011年:
 
 
夏可君评:来自四川的汤宇则带有一身的鬼机灵,深受佛教和道教熏陶的年轻画家一开始就面对了绘画本身:绘画是可见与不可见之间的张力,是显现与隐藏的游戏,因此不可能成为清晰的图像,而是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之间找到事物来临的征兆,人物形体被掏空了,却可能加入其它的莫名的东西,而最为迷人的肖像画则是让人物在反复被涂抹的笔触中被掩埋,层层的涂抹似乎要覆盖面孔,但是面孔却仍然执着地透显出来,这种显现与隐埋之间的反复挣扎,画家所画出的是在这种挣扎中艰难喘息的生命,画面流淌的笔触与硬朗的面孔之间的交织就是此喘息的记录,这是生命微弱的形象,也是对生命的珍爱。
 
搬运小坦克 手拉葫芦 电动葫芦 手摇挎顶 弹簧平衡器 平衡器 卸扣 钢板钳 环链电动葫芦 进口环链电动葫芦 电动葫芦 爪式千斤顶 永磁起重器 弹簧平衡器 搬运小坦克 手摇挎顶 进口手摇挎顶 进口手拉葫芦 手拉葫芦 手拉葫芦 toyo手拉葫芦 手拉葫芦 进口手拉葫芦 电动葫芦 手扳葫芦 爪式千斤顶 永磁起重器 PML永磁起重器 进口永磁起重器 搬运小坦克 搬运小坦克 吊装带 永磁起重器

查看3523次

上一篇
《局势》耶苏个展
《弱像绘画》2011年驻馆艺术家架上画四人联展
佟耀文新作(上苑艺术馆2011年驻馆艺术家)
方诚2011年新作
刘玉涛近作(上苑艺术馆2011年驻馆艺术家)
下一篇
保罗·尼尔森诗《杀戮镇的哀歌》(梅丹理译)
马悦然:有中国作家欲贿赂诺奖
唐棣一分钟实验影像作品
曹西冷(上苑驻馆艺术家)油画展
翟永明访谈:《我的优势只能源于生命本身》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