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介 | 建筑艺术 | 文学 | 新闻 | 上苑艺考 | 艺术家专栏 | 驻馆艺术家 | 书讯 | 国际创作计划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艺术批评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新闻 > 对话访谈
《中国艺术新闻周刊》记者访问程小蓓

[2011-7-12 17:59:33]


上苑艺术馆-程小蓓答《中国艺术新闻周刊》记者谢永炼问
 
1、 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写诗的?是出于什么目的让您坚持这么多年的呢?
 
程小蓓:我是八十年代末开始写诗的,2000年期间有几年没有写诗,在写小说和记实性文字。坚持写作没有设定什么目的,是生命本身的需要。
 
2、您是一个诗人,那么您想要的是怎样的一个生活环境呢?
 
程小蓓:乡村农民一样的生存环境最好,我现在家就安在上苑村子里。
 
3、房租的上涨有没有给您带来一些烦恼?
 
程小蓓:为在城里面工作的年轻人担心,他们的生存压力太大了。去年我有一个主动社会调查,去看了在北京搞音乐、搞艺术一些人的生活状态,让人痛心。大多都在无窗的地下室里像老鼠一样活着,就这样还一个月一千元左右的房租呢。
 
4、您身边的朋友有强拆的事情发生吗?可否列举下。面对这样的事情您最想说些什么?
 
程小蓓:处处都是,这是中国的人权灾难。无话可说。我想说我在日本东京成田机场看到的情况,都多少年了,东京成田机场第二号跑道长度仅有2018米,比原定的4000米缩短了将近一半,无法起降像波音747这样庞大的宽体客机。有两座房子在机场跑道尽头,这个机场没法扩大就是因为这几个农民不愿搬家。但房子是农民自己的,他有权决定。
 
5、您介意讲讲您与房子的故事吗?
 
程小蓓:我编写了一本书叫《建筑日记——上苑艺术馆建设记实》,讲的就是与房子的故事。
 
6、从您的角度来说,您觉得怎样才能解决房租上涨和拆迁给艺术家带来的问题?
 
程小蓓:这是艺术家、诗人永远要面临的问题。因为他们的产品不是人类基本生存所必须的。只有当一个国家康福、社会文明到了欧美国家这样,人们有了很高的精神需求时,艺术家才会被重视,这样他们才会有生存来源的机会。
 
7、中国现在远远没达到西方国家的那个程度,难道艺术家和诗人只能忍受吗?
 
程小蓓:对,要不忍受,要不自己创造条件,没有可以依赖的载体。选择了当诗人和艺术家就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否则无效。也成不大艺术家,怨天尤人无用。诗人、艺术家永远是不发达国家和文明不高社会的弃儿。
 
8、您作为一个诗人,是什么原因让您想成立上苑艺术馆?上苑艺术馆的成立对于您来说有什么意义?
 
程小蓓:我就是从自己开始为艺术创作创造条件,为艺术家设立一种可能。
组建上苑艺术馆的目的: 组织跨界的艺术交流:为各个不同门类的艺术家提供一个交流平台,恢复中国文化人的传统:诗书画乐等艺术家的常态交流。中国目前在美术、诗歌、音乐、建筑、舞台剧、影视等各个艺术家群体基本上各自为阵,很少横向交流。我们想从自己开始一点点改善这种状态。另外我们主要想开展驻馆创作计划:为各个不同门类的优秀艺术家提供工作室、住宿,以及生活和创作的安静而纯粹的艺术环境。
 
9、如今房价上涨对上苑艺术馆所倡导的“具有创造性与诗性语言特质的,和艺术家生存的现在相关的生命体验为创作准则的艺术创新”又带来了那些影响?
 
程小蓓:因为我们的房子是由各个艺术家和艺术资助人无偿援助建立起来的,都是一些对中国艺术充满着期待的人。是属于不再产生很多费用的固有房子,所以房价上涨对我们没有影响。
 
10、现在这么多艺术家都在为房子的事发愁,不禁让人产生疑问,没有工作室难道就不能搞艺术了吗?十几年前来到宋庄的艺术家大都希望有一个像样的院子能够生活就行了,为什么现在的艺术家非得要个像样的工作室呢、又非得都集中已经人满为患的宋庄呢?
 
程小蓓:圆明园、宋庄、上苑这样的一些北京周边地,开始都是一个做得起梦的地方。艺术家都是梦想家,到后来梦就越来越重了,负担就此产生。这里说的重和负担不仅仅是说经济的问题,也包括艺术家对自己不正常的幻觉式预设。
艺术家需要有一个交流的场域,当然也可以是孤独的。这要看这个艺术家的创作激发点和适应度是什么样的。人是群居动物,艺术家也不例外。
关于有没有像样的工作室一问,我认为不能对他们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们只看作品本身所表现出来的东西是不是从自己生命体验中出来的,群居会有一种体验,孤独也会有一种体验,只要有能力和思考从中产生出作品来就行了。
 
11、您对宋庄过去是个什么印象?今后您觉得宋庄会怎么样发展呢?
 
程小蓓:宋庄过去是个乱糟糟的乡村,现在政府做了市政、给了很大的扶持力度,比我们上苑这边发展的快一些,现在看起来就不那么乱了。不知道在那里的艺术家他们的感受是怎样的。我不太喜欢那里,我喜欢燕山脚下沙峪口、上苑这样有山水的土地。
 
12、还有关于房租上涨,许多艺术家离开了宋庄,有的去了南京,您怎么想呢?这是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呢?
 
程小蓓:艺术家原本就不是在一个地方能够“安居乐业”的人种,颠沛流离是艺术家的命。所以,北京也好,南京也好,有地方收留他们是好事。你的问题是艺术家自己的问题。
中国还不是一个有着“骄宠”艺术家传统的国家。就是欧洲不也有梵高这样“落魄”的天才艺术家吗?所以自古世界就是这样子的,不要对国家和大众提出“关爱”要求,选择艺术是我们自己的事,如果因此要求得不到回应就放弃艺术创作,那你就成不了一个艺术家。
 
13、就是说,以前,艺术家从圆明园迁到宋庄,现在有的又迁到南京,都是因为房租的问题,您觉得艺术家们这样属于正常现象吗?
 
程小蓓:这是艺术家对人类的另一种贡献,艺术家走到哪儿,哪儿就发达。这样说来艺术家不种粮食也没对地球有害吗。这应该是自然法则。只是艺术家给这个地方带来了银子,政府和老百姓要是认账就好了,给广大艺术家分点成什么的,呵呵。
 
14、画家饿死也不会去画广告,现在宋庄的很多画家,一年卖不出几张画,还要租个大工作室,就是想给自己脸上贴金。
 
程小蓓:这就要命了,艺术家还没怎么当成,就有了身架子,那他就该饿死。我现在是艺术馆的管理者,但我还要扫地摸尘,当驻馆艺术家的车夫,有人生病了我还当医生……,我干得乐呵呵的。
  搞成脸贴金的人,你认为他会是个好艺术家吗?
问题是你就不该想着自己是人物什么的,你就干好你愿意干的艺术那点事,诚心诚意地干,那是你自己的事,跟别人无关。这你才能干的好。否则就是干给别人看的,就不是你自己的,这会出来好作品?我不相信。
我写诗从来都为自己而写,然后才是为了我的写作对像而写,而且我只在乎几个我重视的人的阅读,其它人怎么看不是我要考虑的。
 
15、我在您博客上看过您的诗,觉得写得很孤独。

程小蓓:呵呵,孤独是一个艺术家灵魂里必有的事,一个热热闹闹的灵魂只有颂歌,而颂歌是神的事。
 
16、神就是浮云啊!以前自己总有一个看法,现在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还多,就很少看。我想这也是这个社会的环境所致吧,好的诗文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程小蓓:哈……,又对社会提要求了,这是社会的病吗?我要求自己的时候多些。

查看34180次

上一篇
波兰艺术家Ludwika在上苑艺术馆创作的装置作品已接近完工
刘斌《在野外》
舞蹈排练厅7月2日下午三点蓬莱舞团原创舞剧《木条箱》首演
蔡小小“小小居住计划”开幕
黄文亚《烟云》
下一篇
张沁个展—“噬 肉”
《上海证券报·艺术资产周刊》记者访问程小蓓
刘玉涛近作(上苑艺术馆2011年驻馆艺术家)
方诚2011年新作
佟耀文新作(上苑艺术馆2011年驻馆艺术家)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