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新闻 > 图片新闻
【上苑展讯】 赎:宓赫言个展9月8日在上苑艺术馆开幕

[2018-9-7 18:12:34]




【上苑展讯】 赎:宓赫言个展9月8日在上苑艺术馆开幕


[display] Redemption: Mi Heyan exhibition opens in September 8th

展览海报.jpg



策展人:李念奴

Curator: Li Niannu

学术主持:邢昊

Academic Host: Xing Hao

开幕时间:2018年9月8日,下午3:30

Open: Aug. 8th, 2018, 15:30

展览时间:2018年9月8日至14日

Time: Aug, 8th to 14th, 2018

展览地点:北京市桥梓艺术公社上苑艺术馆二号展厅

Venue: Beijing Qiaozi Art Commune, Shangyuan Art Museum, Exhibition Hall No. 2

主办单位:北京上苑艺术馆

Organizer: Beijing Shangyuan Art Museum



前言

欲望是浅显的,因为人人会有。欲望是无边的,因为人心不足蛇吞象。青年画家宓赫言的画作,既是一种欲望的达成,又是一种自我的救赎。

宓赫言偏爱暗色调,习惯用一种扭曲和颠覆的方式,来呈现内心的纠结和痛苦。他总能在冗杂的日常事物中,探寻到宣泄情感的出口。一段时间以来,宓赫言尝试着完全抛掉大多数自身不需要和不重要的东西,例如香烟、酒精、无意义的社交等等。他认为绘画是他在中途很容易舍去的一个点,但直到他几乎把自己调整到除了生活所需外,再无其他事物时,绘画却依旧存在。这时他才明白,其实他所谓的那些创作,都是他内在情感的一个出口,一个他与灵魂沟通的桥梁。思想的深渊,人类的痛苦,如此巨大,如果没有恰当的出口,他实在无法承受,创作便是他唯一方式,他选择通过绘画向世人坦诚内心的隐秘世界。





邢昊





Desire is shallow since it is something everyone has. It is also endless as men’s greed has no end. Young painter Mi Heyan’s paintings is both a representation of desire and a self-redemption.





Mi Heyan likes dark colors. He likes to express his inner struggle and suffering via a twisted and subverting manner. He is always searching for a gateway to let out his emotions in daily life. For a period of time, he tried to abandon everything that was not essential to his life, for instance, cigarettes, alcohol, meaningless socialization, and etc. He thought that painting was something easy to remove from his life, but when he eliminated almost everything unessential, he found out that painting could not be removed. Until then, he realized that all the creative work he had done was to search for an exit for his emotions, a bridge to communicate with his soul. The abyss of thoughts, the suffering of human kind is so great that if there is not an appropriate exit, he cannot bear it any longer. To create is his only way, he chooses painting as the manner to reveal his inner self to the world.

by Xing Hao







《泉1》 宓赫言 60x80cm 2017 布面油画.jpg

《泉1》 宓赫言 60x80cm 2017 布面油画



《泉2》 宓赫言 60x80cm 2017 布面油画


《泉3》 宓赫言 65x80cm 2018 布面油画


《泉4》 宓赫言 65x80cm 2018 布面油画


《当你体验平庸之恶1》 宓赫言 100x80cm 2018 布面油画


《当你体验平庸之恶2》 宓赫言 100x80cm 2018 布面油画


《当我看向你》 宓赫言 40x30cm 2018 布面油画


《口水即是海洋,泳圈既是自救》


《哭泣的魔鬼》 宓赫言 100x80cm 2018 布面油画


欲望与救赎——宓赫言画作解读

邢 昊


欲望是浅显的,因为人人会有。欲望是无边的,因为人心不足蛇吞象。青年画家宓赫言的画作,既是一种欲望的达成,又是一种自我的救赎。

宓赫言偏爱暗色调,习惯用一种扭曲和颠覆的方式,来呈现内心的纠结和痛苦。他总能在冗杂的日常事物中,探寻到宣泄情感的出口。

马桶习以为常,马桶司空见惯。但睿智的宓赫言,却能从马桶中,挖掘出《自省者的罪与罚》。人类如此贪婪,囚禁在袋子里的蜘蛛和蛛网,被绑架的香蕉,喋血的吸盘,统统被残酷地弃置于马桶这个最终的墓场。蜘蛛和蛛网,是一个灰暗的隐喻,那是一股毒液,更是一张错综复杂的毒网。套着套子的香蕉,也许是暗喻情欲的无奈和婚姻的悲哀。一场贪婪的吞噬结束了,肚子愈加膨胀,消化系统彻底瘫痪,马桶被堵塞,它绝望地吐完那最后一口血。

宓赫言这三幅系列作品,像是一个残忍的长镜头,为我们展现了欲望覆灭的全景,每一幅都和人的本性密切相关。而他的同名装置作品,恰恰与这三幅作品遥相呼应,更加凸显出灵魂的救赎。宓赫言独辟蹊径,将画作和装置作品巧妙地结合起来,造成了一个苦涩的蒙太奇。

有了寓意的撑腰,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平淡无奇,甚至有些人可能不屑言及的胳膊和腿,淤积和堵塞,扭曲和呕吐,绝望和挣扎,便显得愈来愈深刻,有了些许令人咀嚼的血腥味。那些平素似乎令人难以企及,拒人千里之外的哲思,也变得离我们的心灵越来越近了。这不仅是宓赫言的自我反思和反省,也是人类的反思和反省。

《泉》其实只是一眼流水的小孔,它在冲刷着一条腿和一个凳子,汩汩不息,仿佛要把腿上和凳子上的污垢全都荡涤干净。有尘世,而后有欲望的世界。有脸庞、鼻子、嘴巴、眼睛,手、胳膊、腿,有芸芸众生。那条肮脏的腿,是宓赫言欲望的对象,这条腿一旦进入他的画笔之内,就再也逃不掉了。他的欲望就如同他创作的激情,就像这眼清澈之水一样,看似很小,其实已经扩展如汹涌之泉。使那条肮脏的胳膊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宓赫言通过这眼微不足道之水,使身躯变得洁净,使灵魂变得清澈,也使浑浊的人类之眼,变得渐渐澄明起来。

在画作《来自于血液中的梦魇》中,那个幼童差不多蜷缩成“之”字形,他一丝不挂,就那样赤裸裸地扭曲着,残忍地置于我们眼前。整个躯体是如此痛苦,但这种痛苦绝对不是先天的,无不折射出一种纯粹的人为性。幼童头顶那个模棱两可的十字架,也许正是救赎本身。

一段时间以来,宓赫言尝试着完全抛掉大多数自身不需要和不重要的东西,例如香烟、酒精、无意义的社交等等。他认为绘画是他在中途很容易舍去的一个点,但直到他几乎把自己调整到除了生活所需外,再无其他事物时,绘画却依旧存在。这时他才明白,其实他所谓的那些创作,都是他内在情感的一个出口,一个他与灵魂沟通的桥梁。思想的深渊,人类的痛苦,如此巨大,如果没有恰当的出口,他实在无法承受,创作便是他发泄的唯一方式,让他能够将内心的积郁统统释放出来。

在创作之前,宓赫言几乎没有任何形态和色彩的想象,更无参照物和道具。一切都未既定,一切均没预演,因为这些东西会形成一个防御,会限制潜意识有效的介入。他默默地在画布上,用画笔一点一点去挖掘那些被内心长期封闭起来的东西,直到画面完成以后,一切的一切赤裸裸地呈现在面前。那是一种惊讶,那是一种自白,那是一个诘问。那更是在修补裂痕,从而让他破碎的灵魂变得完整。

画作《口水即是海洋,泳圈即是自救》,不仅画面呈现得淋漓充分,名字也颇有哲理。一幅好的作品,是应该有磁场的,它能让观者与画面建立一种极其隐秘的意识链接,而不是像那些所谓“标准的当代艺术”那样,即便有大量的理论去支撑,如果不去与自身与当下所处的环境发生关系,那也只是一张虎皮而已,只会让人有短暂的新奇感,然后一闪即逝,灰飞烟灭。

一个人在垂头呕吐,这个人本身,就像一团惨不忍睹的呕吐物。这幅被宓赫言命名为《污秽之地》的画作,给予我们的反思是如此深刻。如果说绘画是色彩和图像的艺术,那么宓赫言的画作最擅长于融合欲望所是的色彩和图像。不过,宓赫言不一定要意识到这一点,只要他的潜意识得以充分展示,只要他认为必须这么画,必须这么去血淋淋地呈现,只要他以一种类似于宰割的方式,善于去大胆剖析心魂,将我们带入一个救赎自己,也救赎别人的世界,我觉得就足够了。

天使和魔鬼的差别,往往就在那细微的一个点上。宓赫言的画作,把我们带入一个与我们的欲望相一致的悲惨世界中,他之所以为我们描绘和再现这样一个面目狰狞的世界,是因为欲望和艺术一样,既是清楚的,又是隐晦的。清楚是因为其中的一切均为可见。隐晦是因为其中的一切均非显而易见。同样的道理,欲望本身并不可见,但与此同时,它却能够意识到自身的力量。

宓赫言的画作如此淋漓地宣泄着,如此有力地挣扎着。在《哭泣的魔鬼》中,宓赫言那种极其强烈的欲望,似乎有所内敛。那种种的歹念和恶行,都被蛇一样的巨手把控着,吐着血红的舌头,想叫叫不出来,想哭又似乎没有泪水。魔鬼似乎有点回心转意,魔鬼如此尴尬,魔鬼陷入两难的境地。也许魔鬼自己,也不知恶的真正来源。

欲望无处不在,窒息随处可见。那根粗壮的管状物,把一张嘴撑得满满的,都快要撑破了,吐又吐不出来,咽又无法咽下,真是触目惊心。贪婪的嘴,贪婪的眼睛,贪婪的扭曲和变形,宓赫言所针对的,并非一具躯体的总和,而是拼凑起来的灵魂的碎片。试想一下,如果我们不是一个有欲望的存在者,不是一个活的存在者,而是一个物体,譬如像宓赫言所画的那根水管,那只救生圈,那个装置中的坐便器和沙发,那么我们的生命会是怎样一个情形呢?或许你曾经对那根水管,那只救生圈,那个坐便器和沙发发生过占有的欲望,并选择了它们,但它们却不会对你抱有欲望或选择你。令人欣慰和的是,宓赫言却非常聪明地赋予了他画中的物体那么强烈的情感。当我们看着那只马桶在无奈地憋足力气,往下吞咽它并不喜欢的污物时,有谁能不给予深深的同情?

宓赫言的画笔像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它能把人的本性刺穿,把主观的欲望刺穿。我们当然知道,视线不可简化为眼睛,其实欲望也是。宓赫言的创作欲望是炽热的,他就是要与自己的内心较劲,试图去唤醒它,转变它,震撼它,战胜它,将它纳入某种演变的漫漫征程。他把它禁锢在一种人为性当中,把它附着于具体的东西上,让一件件冰冷的物体,来反映心的堕落,来扩展灵的深渊,来唤醒光的救赎。

当我凝视《当你体验平庸之恶》时,我目瞪口呆了。那个怀抱自己灵魂的人,他垂头丧气,他痛不欲生。宓赫言在画布上的表现,总是如此形象而逼近残酷。那双怀抱自己灵魂的手,其实正是杀死自己的那只手。尽管灵与肉相互倚靠,彼此爱抚,但却注定是一场自导自演的人间悲剧。宓赫言为我们创造出的这双手,它是一双疗伤之手,它是一双拯救之手。

在宓赫言的艺术世界里,任何物体都不再是原来的那个物体本身。水管摇身一变,成为了欲望的填充物,它不停地颤抖着。它既是空的,同时又被各种污浊不堪的念想塞满。从嘴巴被欲望侵占,到马桶被污物堵塞;从嘴巴的呕吐,再到马桶的呕吐,抑或无限遥远,却又触手可及。人吐不可怕,物呕泣鬼神。什么时候,我们的手能因为要去索取,而轻轻颤抖一下?这也许是宓赫言的画作,为我们提出的一个强烈的诘问。

用一根纤细的画笔,承载如此沉重的疼痛,是需要勇气和代价的,我非常欣赏宓赫言这种坚定和果敢。宓赫言还很年轻,他的画作还略显单调和呆滞,甚至有点点木讷。如何增加画面的生动性和厚重感?如何通过简单的事物,来呈现心灵的复杂性?如何用物体的冷凝,形象地表达情感的冷峻?如何才能避免一味的释放?如何才能把生动的质感唤醒?等等的这些,还都是他的难点所在。我认为要想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可能需要宓赫言付出毕生的努力。

新手已经上路,那就只有加油!



个人简介:

个人照片.jpg


宓赫言 青年艺术家现居北京

参展经历

2015年参加《最为来|第二届天泰新锐艺术奖》  青岛天泰美术馆

2018年参加《上苑艺术馆驻留艺术家开幕展》  北京上苑艺术馆





查看306次

上一篇
【上苑展讯】上苑•2018女诗人艺术展,8月25日在北京上苑艺术馆 Shangyuan
【上苑艺评|晓音】​面影~对程小蓓《生息9》的解读
【展讯】8月11日 15:00 | 抽象的秩序——凌惠华个展
【上苑展讯】8月4日 15:00 | 申伟光书法艺术展
【上苑征集函】女诗人“深闺”艺术展
下一篇
【上苑展讯】 简·灵:詹明昭个展 | 9月15日开幕
【上苑艺评 | 李念奴】限制·解脫——張智罡近作解讀
【上苑现场】 赎:宓赫言个展9月8日在上苑艺术馆开幕
【上苑现场】简·灵:詹明昭个展
【上苑现场】与诗同在:琳子钢笔画个人作品展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