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文学 | 上苑人物 | 艺术品市场 | 国际创作计划 | 建筑艺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书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驻馆艺术家 > 驻馆艺术家
出自名厨之手:试读臧棣<<蝶恋花>>

[2006-6-8 12:54:36]


出自名厨之手:试读臧棣<<蝶恋花>>

这完美并非凌驾时间之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亦非
与时而在,立于风头浪尖,呼啸一时。当一首诗获得了这样的一种完美的品质,它就与时间,或者文学本身建立了一种特殊的关系,它本身是关于诗歌的,它是对诗歌本性的某一种阐发,又是对文学性的一种说明,它作为一首诗而存在,又作为一种态度而发言,它用一种文字的构成,抵达了自身,说的简单一些,它就是它自己,它是伟大文学之引申,又无法用成规解释,它是语言对用诗歌的方式对自身的赞颂。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示范性的作品,它告诉我们诗歌可以这样写,昭示了可能性之一款,这种作品就是先锋性的作品,因出类而另类,因深远而前卫,沙漠中
的地下核试验,未闻叫喊之声而聚能量与一击,远空中之超新星,有无刺目震耳之力而不显。越接近越觉功力之淳厚,技巧之神妙。不必署名,即使为无名氏之作亦可流传,


称之为大师之作,恐有谀师之嫌,且大师于我而言,不如老师高大,称之老师
之作,师未必贤于弟子,我亦不满。奥登有言,城市中的记念碑应为名厨而设。我妄解之,以为名厨为做饭行家,果然了不起,民以食为天,饭是钢,饭是人权,名厨飨我以美味,助我之消化,愉我之感官,饲我以营养,当真是太
了不起了。奥登此言,非知味者不能领悟,非热爱技巧之人不能体会,是一句好诗。

所以我愿称此诗为名厨之作,此厨厉害,宜细品,最妙处,可重复欣赏,每次
都能多发现钻石之另一侧面,陶然忘忧,乐何如之。


蝶恋花,词牌,最喜婉约,易写真情,粗暴如主席者也不免为之堕泪。此蝶有
汉语之文人气,梦幻味道,在结尾处亦有美俄纳布科夫之神妙,使人陡悟蝶恋花三字竟是如此之美,读之,嘴形舌位之变化,不亚于洛丽塔之芳名。

    “你不脆弱于我的盲目。
  你如花,而当我看清时
  你其实更像玉;
  你的本色只是不适于辉映。
  你是生活的碴子,
  害得我寻找了大半生。”

起句不凡,等于浓缩的一首诗,什么叫不脆弱于盲目?男女之情本就复杂,明白人也盲目,好汉子也脆弱,你不脆弱于我的脆弱,你我之盲目可有一拼,较量一下,有何胜利可言,只好在爱情中挺住,喜怒随之,命运也,爱情之本性也。描绘不如赞美,如花似玉,何其俗套之辞,用在此处,竟只见虔诚与率真。赞了两美之后,又说本色,内外兼顾,全面也,”不适于挥映“又显其独立
与不凡,为全诗定了调子,可以挥映但更适于被努力“看清”,因为如此独特。
后两句奇妙,什么叫诗歌中的口语,这就是。这一节就是一首独立的好诗,有句号,而后两句制造的凸兀的效果,正与前几句形成了对拉之势,张力平衡在对峙中,诗,爱情,“害的我”,“大半生”,“碴子” ,叫好吧。

       你不畏惧于我的火焰,
  你发出噼啪声时,
  像是有人在给
  我们的语言拔牙。
  而你咬疼我时,我知道
  我不只是成熟于一块肉。

无畏的,发出霹啪声的,有拔牙似的强制和矫正能力的,又能咬痛人的碴子,对应于火焰,这火焰对自身的结果起码是成熟的一块肉,然而自身又不止这些,否则如何与前者伉俪?这首诗解释了这个老词汇的本意。

       你用更多的怪僻
  将我的人格彻底割裂,
  你认为结局中
  还有被忽略的线索。
  你不仅仅是尖锐于我的隐瞒,
  而是尖锐于我们全体

更多,即比较的结果,第二句是本诗最狠的一句,锐利无比,将隐瞒的部份和
未隐瞒的部份击穿,被忽略的亦会被发现。天平倾斜了。

     “你不如你的笔直,
  正如我不如我的老练,
  我偶尔会踉跄于你的转弯不抹角。
  我弄潮于你的透湿,
  而你不服气,因为那里的海浪
  不是被蓝色推土机推着”

好吧,自己比自己,你不如你,我不如我,爱的状态使然,现代汉语中罕见的
写法,非语言熟透之人决无此功夫。后四句是无理之妙理,似禅家语,然有动作,有画面感,有诙谐,有韵律,一般的参禅者心知其意而未必能道之。蓝色的推土机,多么美的海浪,却还不是,真是要多转几个弯,潮于湿透,有水汽的起伏感,当然使人踉跄。


     “你不简单于我的理想。
  你不燃烧,你另有元气。
  你的轮廓倔强,但也会
  融解于一次哭泣。
  你透明于我的模糊,
  你是关于世界的印象”

也许比理想都复杂,不必燃烧如理想,冷静中蕴涵元气,元气,少见的词。
倔强的轮廓,在哭泣中溶解,要“看情”,的确很难,爱情也许就得看清,对方如此透明好象玉石,模糊的原来是自我,要“看清”,实在太难,也罢,“我”对世界的印象就是如此,“你”在我眼中就是世界,一会模糊一会清晰,总体的模糊无碍于透明的印象,由此,“你”获得了与世界平行的地位,对爱情的分析与直觉也适用于世界。


    “你圆润于我的抚摸——
  它是切线运动在引线上。
  你不提问于我的几何。
  你对称于我的眼花,
  如此,你几乎就是我的晕眩;
  我取水时,你是桌上的水晶杯”

倔强的轮廓在抚摸中圆润,两种不同形态的线在美妙的运动着,相引相切,他们如此不同,又都是线,不需要提问,几何这个词恢复了古汉语中的愿意,“请问青春几何?”两句既跨了古今,又融和了语言与数学。下一句又回到“看”的可能性,引出“几乎”的不确定和眩晕感。这眩晕如水光在水晶杯中,荡漾着
全诗最美的一节,神乎其技,绚目而清凉,有切引取的运动,又有桌上的水晶杯不必提问的恒定中心,旋转中的平衡力。


     “你尝试过各种
  谨慎的方法,也不妨说
  你紧身于清瘦之美。
  你好吃但不懒做,
  你的厨艺差不多都是
  跟我学的,但你更成功”

这无可置疑的中心也需要尝试,也要象杯子那样谨慎从事,水晶很硬,如今又要谨慎的紧身于光洁的清瘦,确又好吃,又勤作,又本来不谙此道,又好学,
又更成功!本节唯一一个“我”字,由于是被学生超过的老师而比其他节里的“我”份量更重顺手接住上面几句,又大度的转给“你”的“更成功”。

     “你也成功于他们的混乱,
  他们的神话。你甚至
  骄傲于他们的全部困惑,
  你拒绝利用他们的浑水,
  虽然你酷爱摸鱼。
  而他们的常识,你说,呸”

引入他们,“你”能比“我”更成功,自然也能比他们更成功,因为他们太混乱,
他们不清醒,惑于各种神话,他们的神话就是他们所作的一切,句号。他们的困惑来自可唾弃的常识,“你”的姿态是骄傲的拒绝利用和没有惊叹号的一声
唾弃的象声词。酷爱摸鱼,但不淌混水,多么酷,多么可爱。

     “你多于我的丰收,
  正如你用你的本色
  多于我的好色。
  你似乎永远少于我的碾磨:
  你是比药面更细的品质;
  如果有末日,你就是根治”

不好色的本色,但比丰收都丰富。而这丰收又意味着多少吃苦的碾磨
“你”有更幸运的天赋,品质细如药面,治疗“我”在碾磨中受的一切,它们也许
只比末日少一点点,“你”足以根治“我”对末日的恐惧。


     “你不小于一,但你
  仍然是例外。你结合于
  我的高大,在枝条上颤悠时
  如秋风中的鸟巢。
  你只是不飞。你善走极端,
  好像极端也是一条旅途”

仿佛是布罗斯基在惊叹,这么完整无缺!但太例外了。结合于高大,鸟巢般
颤悠而且温暖着秋风中的大树。不展翅而飞,是因为更极端,走极端就象走路一样。


     “你美于不够美,
  而我震惊于你的不惊人,
  即使和影子相比,你也是高手。
  你不花于花花世界。
  你不是躺在彩旗上;
  你招展,但是不迎风。”

全节写“你”。“我”只有震惊。一种改变人审美观念的美,一种突然的震惊感,
比影子更轻飘和难把握。一句三朵花,再添一面彩旗,彩旗虽是功劳簿,却不
值得去躺。比彩旗更会招展,但不跟风。特立独行的惊人的美,在美德竞技场上。

     “你不是在百米开外,
  你就近于他们所说的远方,
  而我冲刺时,发现
  蝴蝶在拖我的后腿;
  我忿怒于前腿同样不准确,
  不能像匹马那样腾空。”

“你”没在短跑的跑道上,“你”不必助跑就腾空了,而对于“他们”来说,“你”太遥远了。“我”冲刺,但这个自我多么矛盾,蝴蝶就拉住了后腿,自我已经出壳,既在又不在,腾不空则无法腾空。雕塑一般的停在这里。

一首完美的作品,奥登读了以后,会象评价布罗斯基的<<挽约翰邓恩>>一样评价这首诗——高超的匠人之作。象名厨做菜,原料简单,不用山珍海味,切丝的切丝,切条的切条,平淡中有诡奇,面条般的把百炼钢化成绕指柔,全诗无一个多余的字,好刀功无多余动作,简单的印象层层迭加起来,慢慢的升腾起来的香气而非一蹴而就,刀刀见血却只留下干净的刀痕,语言多么卫生。就象罗兰巴特写的日本汤,清淡无比,一片菜叶在水中旋转,却给人高蛋白的感觉。冷静的矛盾着,回文诗般的复杂和婉曲,却又赞美的那么直接了当,仿佛捕蝴蝶的人欣赏着那翩翩起舞的词语之翼,自己也恍然飞腾,又明明知道自己
的腾空是多么不可能,这厨师用活的花和蝴蝶为原料,用气味画了一幅彩绘。

里尔克不要写爱情诗的训戒不适用于大匠,这可能是当代写的最好的一首爱情诗,水晶钻石般透彻,在强大的张力中获得了柔和,反复又加了一层明胶,语言的使用(我认为,对大行家来说,不存在使用的问题),语言的运动臻于当代汉语的完美之境,又给这明胶上加了一层花纹。

看这样的诗,真好比看名厨做菜,眼花撩乱,矫舌难下,感官和智力都被激发起来,充满了庞德所谓的“张力和韵律”。几乎不是一首爱情诗。


王敖

查看5628次

上一篇
独特的辨认--臧棣评蒋浩诗
《马骅,你是否收到了我的邮件?》
马骅的<在变老之前远去>
上苑艺术馆对所有艺术活动免费提供活动场所
上苑艺术馆——现代建筑艺术在先
下一篇
关于姜涛<<游动悬崖>>
张曙光诗选
关于知识分子——崔卫平
黄瑞瑶艺术家
残雪的反击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