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文学 | 上苑人物 | 艺术品市场 | 国际创作计划 | 建筑艺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书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文学 > 诗歌
尼娜·凯瑟诗选

[2007-2-10 18:06:31]


尼娜·凯瑟诗选
     周  瓒译


尼娜·凯瑟(1924-),罗马尼亚诗人,作曲家,翻译家,1985年流亡美国。




    语言

我的舌头——开着叉像一条蛇的舌头
但她没有致命性的意图:
而只是发出一种双语的咝咝声。


    Ars poetica——辩论者

我是我。
我是个人。
我是主观的,亲密的,私人的,特别的,
坦白的。
所有发生的,
发生在我身上。
我描绘的风景
只是我自己……
如果你有兴趣
对鸟儿、树木、河流,
你可以去翻参考书。
但不要读我的诗歌。
我不是被编入索引的鸟儿,
树木或河流,
我只是一个被登记了的自我。



    诗人们

诗人。
神秘的
显而易见的,
头盔——在他们的头骨之内,
盾牌——是玻璃纸做的,
诗人,
这些物种,这些深褐色的颜料
他们的自我防卫设备
是泼洒的墨水。



    南风

南风正渐渐地将大海
冷却,它也没有放过我们
而是试图压垮我们的帐篷和爱的种子。
南风,散布一种凝固
不动的寒冷,封闭大海的颜色
而不是激怒它。
风从南来,有一张盖满严霜的嘴。

我们尽最大可能反对它:
精力旺盛地游泳,用吻、用我们
双唇的血液击碎这严寒。
我们支起橙红色的帐篷
它在落日下如同火焰般燃烧
而我们怀着爱大声叫喊着
我们是南风最大声的对抗者……

但是夏天只有两种色彩:
黄色——不是谷子,而是沙。
绿色——不是青草,而是海。
在两种不毛之间
我们的爱无遮无拦,
风暴拆除了我们的帐篷,
我们的血液归于沉寂。

自那时起,每次我听到渔夫说:
“起南风了!”
——我都感到就像一个老兵
对他的伤口心怀感激。



    跳舞

穿一身蓝,我能
在风中打转,
将自己轻轻插进
紧挨着的物体

穿一身绿,我能
招致灾祸
那是穿石膏色的衣服永远也不可能
发生的。

穿一身红,我能
追踪一个箭头符号
从一列海岸到另一列——干得不坏!——
为了有助于穿过一支透明的军队。

穿一身黄,我能滑向
死亡那边
——如此这般。


    辩证法

我童年时
女孩们会拉住我的手
飞快地转圈
直到我突然停下
以一个可能最美的姿势。
我摆出仿佛正在拾取一朵花的模样
或像只鸟儿,风中的四帆帆船——
尽管实际上我从不能够完全保持静止:
因为我犹犹豫豫的腿,
我急急躁躁的眼睫毛,
每次我都不成功。

现在依旧如此。
我就是不能从单一的运动中凝固。
就算此刻,如果他们打算把我击落
并杀死我
我仍然保持着运动
通过我衣服上的蓝色条纹
它将奔跑、漫步穿过草地
仿佛四十条永无休止的溪流

查看6741次

上一篇
上苑诗歌活动:“大话中国当代诗歌”引言
萧开愚诗人
诗从地下到地上---主讲人:孙文波、敬文东、姜涛
陈丹青:有三件事将毁灭真正的艺术
德国汉学权威另一只眼看现当代中国文学
下一篇
林贤治·中国新诗向何处去
《剃须刀》2006年秋冬季号推出
诗歌写作中的心理年龄-主讲:王家新、程光伟
谁是当代诗歌“公敌”?(陈田)
李白懂外语吗:也谈顾彬的批评及反批评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