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介 | 建筑艺术 | 文学 | 新闻 | 上苑艺考 | 艺术家专栏 | 驻馆艺术家 | 书讯 | 国际创作计划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艺术批评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驻馆艺术家 > 驻馆艺术家
程小蓓•上苑组诗

[2007-5-23 18:04:11]


程小蓓·上苑组诗
 
《逃离上苑》
 
驱车五千里
过五关,斩草除根
逃跑,越远越好
 
没有设置彩铃
但躲避不了的铃声照旧
将我缉拿归案
 
能锁我进大牢的
不是案件里的罪恶
不是成就
 
如果不是责任
也不是命运
哪会是什么呢
 
 
《槐花落了一地》
 
槐花落了一地
如雪铺满院子
时间久了,它们干枯
脚踏上去
碎裂声细细密密
挡了我的去路
 
其实我早已没了路
在花还没开时
门前的沟壑如梦
梦是美丽的深渊
掉进去就爬不起来
 
 
《我被他们吃定了》
 
他们将我吃进去
我等着他们将骨头吐出来
好收拾收拾埋葬了
也算有个坟墓
 
终有一天
掘坟盗墓的后人
找到我时,能够看到
骨头里的骨气
 
可是,我等了四年
看着筋骨一点点一点点
在他们的胃里消化
最后连大便也没等到
 
 
《夕阳邪照》
 
夕阳邪照
其实应该说是“斜”
可我偏偏写成了“邪”
这样写下去就不是诗了
成了绕口令
但想想,一切皆有缘
这个“邪”字的到达
表明了一种状态
如果指时间
它是2007年4月9日
如果指地点
那是上苑艺术馆
如果指人
那就是他或他们
 
 
《一根白发》
 
我在抖掉头上的落叶时
一根白发跟了下来
我看了它很久
它为何与落叶结伴
昨天立夏,端午还没过呢
邻家的孩子
正左右左地唱着一支歌
今天是星期天
学校里没留他补课
 
 
《离上苑八里》
 
坐在上苑村八里地外的
樱桃树下
狗卧于石磨边
偶有熟透的樱桃落下
砸我
引得狗一阵惊慌
狂——吠
邻家的狗助威似的
一串串响起,满村不宁
没人想,那只是
一粒樱桃的过错
 
此时,八里地内
更不宁
三五个欠账的人正发动
新一轮的讨伐
用土堵门成了他们的金牌
这是能知的,不知的
是那些豪宅里的凶险
子弹已经上镗
我成了靶子
阿Q吃了人血馒头后
把这些看成了行为
艺术
 
 
《我坐在院子里等天黑》
 
自树上开始挂果那天
我为它们浇水
并看着它们一个个长大
当它们渐渐成熟时
雀鸟们蜂拥而至
争抢果实
它们比我手里的竹竿强大
我眼睁睁看着
这些还没有最后成熟的果实
被它们蹂躏得
满地残核
狗将这些残核再一个个
当骨头嘎嘣嘎嘣吃进肚子
我坐在院子里等天黑
天黑就好了
什么都看不见
 
 
《紫藤疯长》
 
紫藤疯长
遮住了窗外的蓝天
我手执剪刀伸出窗外
还我蓝天
 
飞机隆隆响起
由东向西飞去
在蓝天上留下一道白痕
 
机上载着乘客
乘客手里
握着我的剪刀
他会不会用它来行凶
 
 
《如我》
 
我数了数
一分钟内从我头顶
飞过去了七架飞机
我的宁静被它们
片成一刀一刀的
从天空落下来
将我搞得遍体鳞伤
那棵后来的桑却把老槐
挤压到一旁
忍气吞声地活了五十年
它是否还将活下去
如我现在
 
 
《那只狗》
 
那只狗肯定被打惨了
它的叫声让院子里的鸟
静了下来
我乘着这片刻的消停
赶紧想了两个词
——梦真、风顺
可那只狗被谁
如此狠毒地打了呢
我象是要为它报仇似的
在吉祥词之后
仍不能消了那惨叫声
 
2007年5月
 
 《0603》
 
这是一个周年的祭日,
它不安,蹦起来,
成为一长串日子中的标志。
五十亩地墙外有红杏,
它偿到了甜头,
吐出丝,缕缕伸长;
结成茧,团团环抱。
 
这是工地上的一个暗号,
它不可告人,收入不菲。
它是多种杂响中的一个消息,
不偏不依砸下来,
正中命门。
如判死刑的囚徒,
镣铐将两个不相干的数字铐在一起,
一个指向东,一个指向西。
 
这是一个古玩的标价,
面对不同的购买者
它高低不平。
能吃的都吃下去了,
吃不下去的是证据,
黑纸白字或白纸黑字,
这些中国人把不懂汉语
看成了一种身份。
从低三下四的山坡
滑到底是一条车来人往的马路,
它四通八达。
 
这是工地上的一个限度,
海浪般不间断发生,
事件一个接一个,
不容你想一想或数一数。
而且在这些事件的缝隙里
偷,杀一儆百的偷,
这样才能将吸进去的吐出来。
从门牙到禹齿都在叫喊,
路过的地方留下茴香的印染。
无数次残酷的磨碾,
超过了极限,无人能够承受。
你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这是一座房子的标高,
它不合常规,
标刻在妓女的肚脐上,
正负零则降到了道德的最低线。
却有人将自己修饰得像一个
中世纪的英国人,
艺术成了茶花女的口红。
没有什么是你可以指望的,
唯有铜钱,闪烁光芒,
一个个从咬牙切齿中逃亡。
         
 2006-06-03
 
 
《发梦的苍蝇》

滚动的阳光嗡嗡响着落地成仁,
原本应敞开胸襟接纳为义,
但蒸蒸日上的是亵渎。
苍蝇在玻璃上发梦,
树木癫倒,根在上。

天降压力无限,榨出绿汁
点点滴下来,潮!湿!
滴到那儿,那儿就腐烂如泥。

流铁的岁月,做成首饰
长出铜锈,戴在伪君子的脖子上,
成为绳索,上吊无梁。
一座房子修筑两年成了坟墓,
埋葬一个天大的梦。

         2006-6-30


《孔雀的叫声》

工地上的孔雀
扭着伦巴的屁股,
搅得建筑物艺术味熏天。

每间屋子里都住着一只。
哇哇的叫喊声嘶力竭,
如萨克司嚼着爵士的口香糖
却吐得满地无后。

理想的种子绝了,
收起尾巴后的孔雀是什么?
是鸡。阴暗的心里装不下太阳。
孔雀的叫声危机四伏。

         2006-7-1
 

查看6878次

上一篇
怀柔区委书记王海平到上苑艺术馆考察
诗《歌月刊》第四期2007年中国民刊社团专号目录
民间诗刊:《剃须刀》目录
残雪答新京报
同一个世界--第四届中国基督教艺术展
下一篇
林 木 ·上苑序曲
大话当代诗歌-宋琳、杨小滨
生活即治病 · 张心武
郭盖艺术家
生态时代文学艺术的使命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