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介 | 驻馆艺术家 | 书讯 | 建筑艺术 | 艺术批评 | 上苑艺考 | 新闻 | 国际创作计划 | 艺术品市场 | 艺术家专栏 | 上苑人物 | 文学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美术 > 09驻馆艺术家一
白木诗人

[2008-11-2 10:03:01]


白木诗人

(上苑艺术馆09驻馆艺术家)

 

 

 

一九八三年出生于湖南,96年写诗,写有长篇小说《生死门》。

诗  观:诗歌是智慧与文明在心灵里自由折射的轨迹。

 

 

白木诗歌选
 
《那是》
 
这么多年。枯草,泥土,还有焚烧过的田野
都安静在一个斜坡上
 
似乎没有一点变化,鸟
依旧会飞
我们看守过野牛与野猪还有岩洞
 
有一阵风,就要隐匿的把心分成凹凸的比例
拒绝做梦,拒绝贪婪与信仰
 
自然
 
把手指交合。就会有一个个灵魂在墓地里自由的漂移
那是你,那是我。那是……那是善良与善良在均匀地磨着光
                                08.03.01
 
《关于永恒》
 
谁若不出声,时间就将削去他的眼睛
谁若不顺着梯子爬上天空
 
山脉上难以绘制的壁画
就将跳进你的耳朵
 
可是啊,古人们的内心却再也一动不动
那正是我们在时间中衰老的痕迹
 
不要去想,想——旷野与凝视。放松
看着随泥土漂流的远方
 
闭上眼,像婴儿一般沉静入睡
                       08.06.02
 
 
 
《湖水与石山》
 
 
从风中逃走的松鼠。绿色的尾巴
带走我的眼睛
 
钟在山上
塔在水边
 
一场儿时的游戏,那就是童年,童年
走漏了风声——船在睡觉
 
在时光中。总有人无亲无故
 
我们的心空了。空到惊悸的荒凉
总会被人们涂成
 
无山不青的青山呐——
唯有爱与慈悲已经退化成木讷的巨石
                 06.12
 
《声音之歌》
 
石经;如果零散
我们都要用手行走。必然的
 
倒立;一般是灵魂,语气在尊贵的
唤喊母亲,对,母亲
 
哪一片山林在移动?
远古中,这里没有人居住
 
骨头与肉,野兽饿死;小草的哀鸣
照样能让大地颤抖
                 08.07.29
 
《时间之歌》
 
 
栈道啊栈道
石头从山滚下来。找不到家
 
谁说“苦啊”
手指中插满竹签
 
那是可以长大的地球。是圆的
民国十一年的碑墓是圆的——老地主
(奴隶主是很可爱的)
 
为了让他们永世不再微笑
神说:
 
——要有光
 
童年就生机盎然
即便是一个绝望的悲悯者
 
               08.06.15
 
《空》
 
看来,月明星稀适合于植物们静静的生长
而对行人来说,家乡是
 
与辽远天空并排着的凶器
裸露着,裸露着
                 08.03.19
 
 
《元宵记事》
 
记记流水帐
钟是热的,大地是一片完整的裹尸布
如果我们的心无比透明
就会把死亡看得一清二楚
(并且还带着虔诚,还带着祝愿)
你会深深地爱着它,就像爱着自己的母亲
                       08.02.22
 
《慧根》
 
一份度牒,一串念珠
全用油纸包好。袈裟
可以防水,但防不了火,就如
舍利子也是对生命的一种眷恋
不即不离的木鱼声
是谁托钵归来,是谁在托钵归来的路上暗自伤神
伤神也只能当作一颗种子在路上埋下。进了佛堂
顺其自然的说:
天马行空的路上,佛渡有缘人
 
只是,你不是人。就当不了和尚
只是,你做了人,就得充满感情
                       07.01.05
 
《镜子中的雪景》
 
在寂静无声的镜子前
我总想藏住自己的无声无息
 
它不说话
我也不回答
 
把阳光从户外牵扯进来
你越无声,它就越温暖
 
就像我们在雪地上的灵魂,越孤独
痕迹也就越深刻
越能拉长铺天盖地的的悲悯
  
   如果悲悯是一种心愿,我想把它变成稀薄的空气
 
长久下去,世界对于我们还有什么意义?
我不知道,我们的生命是不是像水一样在火中
乞求死亡
                      07.1.08
 
《痛恨世界的人》
 
一个牛皮信封与一本字帖塞在床底下
我不想去打开这些岑寂
这样的夜晚,水是安静的走向远方
村庄在倒退
我闭上眼睛,合上书
把指纹按进纸里
灵魂散发在墨色回音里,不知身在何方
肉体在月光中消失得干干净净
我们的洁净
犹年岁长久的石印
竟不知在哪个朝代遗失边角
现在,我只好潦草的补上边款
腐烂是时间的另一种生命
 
就像丢失孩子的母亲
迟迟不愿开口:对世界的痛恨
让爱有了裸露的理由
                    07.01.07
 
 
《等待》
 
从肉体的角度来说
人不可能永生
 
有一天,海会枯,石会烂
这仅仅是笑话,沉滞
 
大多数人的阴谋——
造反拉,世界末日拉
 
我从不吝啬对罪恶的歌颂
歌颂它也等于在歌颂自己
所有的事情一目了然,并不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去澄明
 
惟有孩子纯得
天鹅般美丽
 
苍茫大地,小草与泥土在词语里
 
通常看到
闲云带走野鹤
                         07.01.23
 
《一个神经病的朋友》
 
一个神经病来了,我就该走了
树上的光是月亮,是太阳
 
额头随时等待毙命的时光
提防没用,眼睛长在后脑上没用
 
事实上诗人的游历经验
更适合于去当马贼
 
可以自由迂回灵魂的辽阔
对于此。道士、和尚就可以显示吃斋的福光
 
那些穷匮就是珍珠嵌在心脏中
时刻感觉到疼痛的光芒
 
晚风吹过,人和牲畜一起枕着大地的美梦
共同放弃生命。花开着
祥和安宁
                     07.02..03
 
《理想生活》
 
月亮长毛了,我在看卡尔维诺的小说
读书,睡觉,微熏,在长椅子上晒太阳
 
也懒得去纠正他的错误,居然把我故乡的白鹳
带到大西洋彼岸,穿过波希米亚平原。飞往战场*
 
所以的人都渴望春天在古老的祝福中
尽显吉祥之兆
 
花生、大豆、瓜子
在草地上画出猫印
又可能是盛唐的桃花
或者变成魏晋的行书
 
这样,我把时间颠倒
无论是字,还是画,还是人,都能从横折捺撇中
永获安逸
让生命一次次贯穿悲苦的大地
                       07.02.26
 

 

白木诗歌历程

一九九六年深受徐志摩、何其芳、卞之琳等人作品影响开始写诗,创作诗歌六十首

一九九七年读完《中国历代文选》六本,写诗两百首

一九九八年写出反馈社会现实长诗《日西河》,写诗九十首

一九九九年阅读痖弦、罗门、商禽、纪弦、郑愁予等台湾现代诗人作品,写诗八十首,并整理、手抄诗集三本。暑假并个人游历广东、广西两省,在湖南道县、广西八步、梧州,广东茂名、北海等地停留,了解几个地区的民俗文化

二零零年对自己反思,把九六年以来的诗全部烧毁,读书,练书法

二零零一年暑假游历湖北、江西等地,写诗七十首

二零零二年写出文化忧思长诗《饮者忧思》,共写诗六十首

二零零三年写出人文情怀长诗《某种神圣的使命》,被湖南省作协邀请参加湖南第三届青年作家研讨班(因故未去),写诗五十首

二零零四年游历云南、贵州、西藏、青海、蒙古、浙江、江苏、上海、安徽等地,大量删减旧作,写诗三十首

二零零五年在海南与著名诗人多多结交。写出生命质疑长诗《生命之秋》共写诗一百首

二零零六年丧父,八月返京,写有悼念父亲组诗《墓志铭》(二十三首),在沈阳结识诗人宋琳,在北京认识诗人何三坡。一年共写诗一百五十首

同年四月至五月与诗人多多、诗人李岱松在湖南游玩二十多天,在诗人多多恩施般的指导下,诗艺大有进步;在李岱松的影响下感悟佛学

二零零七年创作完长篇小说《生死门》,游历东三省、陕北高原。写诗一百二十首

二零零八年在南岳一个月,后在京,修佛学,写诗。

 

 

创作谈:

《诗人是文明之子》

诗歌是文明的光线,每一首诗歌都代表着灵魂的折射,这些折射的轨迹是充满着智慧的,而诗里的每一个词语与句子都是自然的。就像每一条河流,每一座山峰,每一片树叶,他们都是质朴的,他们都是文明的象征,充满着智慧,这种智慧不单单是源于魏晋,不单单是是在唐宋中散发着芬香,同时更是在左右着我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文明又是什么呢?文明不是国家,文明不是制度,文明更不是财富。文明就是能让人类随意快乐居住的一栋房子,当下,我们已经失去了这栋古老的房子,所以变得越来越苦恼,那么我们要追求什么呢?时间是不会倒逆,回到原始社会,或者白垩纪。可是,看上去我们人类现在又跟白垩纪的恐龙差不多,若干年以后人类这个生命群种一定会被另外一个生命物种来研究与分析,就像我们现在研究恐龙与其他动物植物一样。

什么是文明呢?我们看到断壁残垣会心疼,我们看到残章少页的书籍会惋惜,我们看到残缺的佛像的时候会反思,当我们看到在屠杀动物的场景愤怒不已,这就是文明。

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行走,而不是在定居,我有着比常人更多的时间与机会不停地在跟自然融合,我花了更多的时间试图去了解世界万物的秩序。当了解到生命的本质的时候,我开始悲悯,甚至是恐慌,为什么人类的欲望会在时间的推移中显得越来越强大,并且有着无穷无尽的势头。

人类应该是文明的,诗人更是文明之子,诗人应当赤诚的面对天地,没有技巧的去生活,真诚的面对一切,没有虚假,没有丑陋,没有虞诈,人民的生活应当像花草一样的开花凋零,自然走完生命的轮回。

当然诗歌更是没有技巧的,诗歌完全是自然的、随的性、智性的,从古至今,诗歌完全不是神秘的东西,诗歌是人类灵魂的折射。诗歌也不是装神弄鬼的巫师巫婆,诗歌就是山水,摆在眼前。看山、看水;是山,是水,完全取决于人类本身的思维反射,而不是诗歌本身。

诗歌与诗人一样是透明的,澄清的,洁净的。诗歌是人类生命的一部分,但是又高于人类的生命,也就是说诗歌的生命是永恒的,诗歌将在自然中释放出来的生机就是人类的希翼。

所以我写诗,在有生之年坚持不懈的写诗,虔诚的读着文明、智慧与生命。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用语言难以描述。

查看7716次

上一篇
我外婆家在江西,前后院四处可见的物件都让我伤感.
张照会(新作-上苑艺术馆09驻馆艺术家)
刘丽安·主讲《我看现代性》
金秋十月,上苑艺术馆的活动.
郑志岩(上苑艺术馆09驻馆艺术家)
下一篇
王雅莉
王海燕(上苑艺术馆09驻馆艺术家)
张曙光:新诗与自然
清平近作四首《天性诗》
程小蓓拍摄江西《建筑及装饰》之井与塘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