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文学 > 随笔散文
明迪音乐随笔:缪斯的赦免--没完没了

[2009-1-17 9:10:56]



最近每天都在听缪斯乐队的一张老专辑《赦免》(Absolution),没完没了地听,不分昼夜地听,听得天昏地暗,其中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正好就叫“没完没了”(Endlessly),我简直怀疑这是上帝在跟我开玩笑!

Endlessly,当然可以译成更好听的名字,比如无穷无尽,无边无际,无限……等等,但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还能听见这首歌,没完没了没完没了,就像我生平第一次在好莱坞的落日大道上看见一个小店突然觉得似曾相识,而那个店的名字正巧就叫Déjà Vu(似曾相识)!


这张专辑里有很多歌已经小有名气,比如“启示录”、“时光流逝”(我昨天贴的那首)、“与你一同消失”(非常好听但一时找不到视频)、“歇斯底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等等,但如果不看现场演出,在上下班路上开车时听,“没完没了”最打动我,不是歌词,而是情绪,仿佛无休止无尽头的车海中有一个冥冥之音在倾诉。


缪斯乐队:无穷无尽(2003年在英国温布利体育场)


There’s a part of me you’ll never know
我生命中有一部份你永远不知道
The only thing I’ll never show
这是我不想展示的唯一
Hopelessly I’ll love you endlessly
无望地,我爱你无边无际
Hopelessly I’ll give you everything, But I won’t give you up
无望地,我给你一切,但我不会放弃
I won’t let you down, And I won’t leave you falling
我不会让你失望,如果有一天你失意
If the moment ever comes
我不会弃你而去
……

英国摇滚乐队“缪斯”的三个大男孩在90年代刚出道时还是中学生,现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唱了,身兼词曲作者、主唱、吉他手和键盘手的马修·贝拉米(Matthew Bellamy),个子瘦小,其貌不扬,但他忧郁的旋律,忧郁的歌声,忧郁的目光,把我感动得一塌糊涂。

他绝望的忧郁里是流动的火山熔岩,随时燃烧,随时爆炸。与其说他将摇滚乐的激情融入古典音乐的悲沧,不如说他把摇滚乐的歇斯底里压抑成古典浪漫主义的情怀,忧郁在悲伤的旋律中绽开,纷飞,漫山遍野,无边无际。

如果你觉得马修的歌声似曾相识,不要把他和别的歌手相比,他只是用简单的歌,告诉你一些古老永恒的故事,比如爱,比如不爱,比如世界末日,比如不期而遇,比如宗教,比如无神论,比如黑洞,比如外星人。

早在缪斯成名前的第一张专辑Showbiz 里有一首“无意之中"(Unintended ),从旋律到歌词都体现了20岁左右时马修的才华和他内心深处的悲哀:

缪斯乐队:无意之中(这一首出自第一张专辑Showbiz)


You could be my unintended
你可能是我无意中
Choice to live my life extended
的选择,来延续我的生命
You could be the one I’ll always love
你可能是我将永远爱恋的那一位
You could be the one who listens to my deepest inquisitions
你可能是倾听我最隐秘探索的人
……

没有海誓山盟,没有地老天荒,只有不经意的邂逅,只有心灵的碰撞。

千万别以为马修是个流行情歌手。摇滚乐骨子里反流行,另类摇滚又反叛传统摇滚,但反叛之反叛绝不是回归过去,而是向前,而是创新,来自英国海湾小镇的缪斯乐队以一曲“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将摇滚乐推向一个巅峰。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
This is the last time I’ll abandon you
这是我最后一次放弃你
And this is the last time I’ll forget you
这是我最后一次遗忘你
I wish I could
但愿我可以
I wish I could!
但愿我可以!

马修后现代式的疯狂和古典式的抑郁同其他摇滚乐手一样是与生俱有的。他略微与众不同的嗓音,时而愤怒到山巅,时而绝望到谷底。他是整个摇滚星河中一颗小小的星星,在鸦片、邪教、神秘主义、阴谋论、反乌托邦等等都失去药效时,悲哀而倔强地闪烁。

不要把他和电台司令Radiohead相比,他已经摆脱Thom Yorke的影子,也不要把他和涅磐Nirvana相比,他不是Kurt Cobain的再生,更不要把他和皇后Queen乐队相比,他继承了歌剧摇滚,但用假声营造一种空灵虚幻的感觉,以区别于(我的偶像)Freddie Mercury。我也不想把忧郁王子的称号给他,他的忧伤如波涛汹涌的大海,他是拜伦和李斯特的混合体!

蝴蝶与飓风: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曾经征服了很多摇滚乐迷,我也象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病患者一样做了彻底的俘虏。但“蝴蝶与飓风”更体现缪斯乐队的风格,马修的声嘶厉竭如泣如诉,疯狂的怒吼穿插着柔情的流动;鼓手和打击乐手多明尼克(Dominic Howard)表现非凡,一人如千军万马;贝司手兼合音伴唱克里斯(Chris Wolstenholme) 配合得天衣无缝,他的成熟韵味很迷人,尤其是他用手指拨动贝司琴弦的样子,使人想起金属乐队里英年早逝的 Cliff Burton。

时间无休无止无穷无尽地流逝,带走一个又一个主义,带来了一个又一个虚无......夜深人静时,摇滚乐的拜伦李斯特时而如闪电,如飓风,时而如蜻蜓,如蝴蝶,但愿你和我一样也在听,没日没夜,没缘没故,没完没了。

明迪 2007.7.4

查看3744次

上一篇
四川灾区访问记·成婴
程小蓓拍摄江西《建筑及装饰》之供俱与家俱
成都-马赛当代艺术邀请展开幕
明迪/诗与电影:《日子在胶片中流过》
四位08上苑驻馆艺术家:黄珺 张广辉 姜志平 庞智卿在上海举行“世事而非”当代艺术展
下一篇
臧棣诗学随笔:海子:寻找中国诗歌自新之路
重拾乔治·桑
李欧梵:建筑与音乐对话
宋志慧
程小蓓拍摄江西《建筑及装饰》之村规划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