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艺术批评 > 艺术批评
艾未未:偏执公民

[2009-7-18 15:20:12]


艾未未:偏执公民  

“512汶川地震”周年就要到了,官方一再明确表示,地震中的倒塌学校和学生死伤,与建筑质量问题,与人为的“豆腐渣工程”无关。

      代表国家权威和智慧的机构和媒体在努力试图说服人们,由于地震的级数太高,学校建筑倒塌不可抗拒,所以学生死亡无法避免。既然是天意,当然不应该有人承担责任。个古老的游戏简单而明确,有着永久不变的原则,它鼓励谎言、涂改记忆,灾难制造者总是可以逃脱,接受惩罚的永远是无辜的人。 在这个凶险的地方,不幸的人啊,只有一种可能,可以帮助众生脱离苦难告别背弃,那就是疯狂的呼唤真相,平静的拒绝遗忘。试一次吧,为了一个你永远不会见到的小女孩,为了“在这个世界上快乐的生活了七年”的杨小丸,和与她的母亲一样不幸的千千万万个父母。永远追问“豆腐渣工程”,每时每刻的质问下去,直到我们的问题成为事实的一部分,直到每一座“豆腐渣”暴露和坍塌。 在极端偏执的政治统治下,做一个没完没了问责的“偏执公民”,这是今天健康快乐的活着的唯一可能。

在国家意志驱使之下,事实和真相再一次不复存在,代替生命价值的只是一长串抽象阿拉伯数字,所谓“科学调研”仅仅是技术官僚们官场献媚的赌注,在这个国家的每一次政治交易中,最先失去可能性的总是那些普通民众,因为他们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在六十年的国庆就要到来之时,仍然没有选举的权利,没有说话的机会。公众悲愤的情感总是被无聊的娱乐和庆典所替代。毫无奇迹,与这个国家历史上发生的其他重大事件的结果一样,国家意志又一次野蛮的取代了事实和个人伤痛,再次使国人陷入绝望的深渊中。

在这个出自“十七大”提出 “科学发展观”思想之后,违反科学的现实结论中,那几千个屈死的学生的死因,只是由于命不好,在错误的时间呆在了错误的地点,致使幼小的生命血肉混合在砖石瓦砾和混泥土钢筋之中。官方的意思明确,在八级地震中,校舍必塌学生必死,读书受教育原本就没有什么用,知识并不能免死,在学校的时间越长,死得可能性越大,命运自然也就越是悲惨荒诞。至于在同样的地震中,那些大量的没有倒塌的建筑,那些没有伤亡的学生是怎么回事,只可能是解释为,他们的祖上没有人在朝廷里供职,因而积下了阴德。

需要问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在涉及到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利益时,不理会人民的意愿和情感,无所顾忌的背离事实、曲解真相,这一切是为了什么?是否可以这样推论:这个国家赖以依存的伦理道德是建构在虚假和谎言的基础之上,真相的存在必然会动摇这个社会的基础。唯有回避和逃脱责任,牺牲社会的公平和正义才能维护权力的稳定。在学校的时间越长,死得可能性越大,命运自然也就越是悲惨荒诞。至于在同样的地震中,那些大量的没有倒塌的建筑,那些没有伤亡的学生是怎么回事,只可能是解释为,他们的祖上没有人在朝廷里供职,因而积下了阴德。 这样才可能解释,为什么在大家都知道的事实之前,这些人仍然选择背信弃义,这不是很傻吗,是很傻可更是处于无奈。没有社会理想,背离人道主义原则,背弃人的基本权利和人性尊严的社会,只能生存在拒绝事实真相,拒绝公平和正义的空间中。

掩盖和蒙蔽是这个社会的生存属性,没有谎言就没有了这样的社会。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的任何幻想的人们,将为之付出更大的代价。

记忆中这样的灾难既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冤的一次。人们习惯了放弃和遗忘,这次灾难的所有细节一样会被活着的同类忘却,一样是什么也没有发生。最终这所有的灾难会汇到一处,构成一个文明和进化的奇景。

查看2912次

上一篇
0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勒·克莱齐奥9部著作中文出版
上苑艺术区专题片(新加坡亚洲卫视拍摄)
上苑艺术馆接受《艺周刊》记者深度采访
刘家琨建筑作品:胡慧姗纪念馆
成浦云
下一篇
于雷摄影《静谧.胡同》
江西是一个处处充满灵气的地方
上苑艺术馆作为非盈利艺术机构受邀参加成都双年展
林国成
模糊:从大风景到非具像-于雷-摄影作品研讨会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