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美术 > 08驻馆艺术家一
姜靖、文皆、邹时丰作品讨论会·徐忠平主执

[2008-7-2 0:15:44]


姜靖、文皆、邹时丰作品讨论会·徐忠平主执
 
时  间: 2008年6月27日
地  点:上苑艺术馆图书馆
主持人: 徐忠平
人  员: 程小蓓、乐润生、蒋  浩、姜  靖、姜志平、李  平、李  蕤、庞智卿、文  皆徐忠平、阎  锋、许  洋、张广辉、赵木头人、……等(按姓氏笔画排)
整  理:张振蕾
 
程小蓓:各位在驻馆一段时间之后,有一些新作品创作出来了,与你们没到上苑艺术馆来之前可能会有不同的创作体会。所以每周五我组织了作品讨论会,想要求每一位当期驻馆艺术家都参加,由我们与邀请来的诗人、作家、批评家、上苑画家等,行成一种良好的交流与批评的环境。这也是“驻馆创作计划”里主要活动之一。您必须包容来自不同声音的批评,而且您也要对其它的驻馆艺术家发表您对他作品的见解。使其建立起一种由您和我们共同建立起来的一种非官方的、民主的、开放的“上苑艺术批评精神”。
今天上苑艺术家徐忠平来馆做主执,对他感兴趣的艺术家:姜靖、文皆、邹时丰的作品进行讨论。
我们还是先由作者本人先阐述自己作品的创作过程,再由徐忠平谈他的看法,然后大家再参与讨论。
我们以前说过驻馆艺术家的成功,也就是艺术馆的成功,所以当每一个驻馆艺术家在驻馆期间只要有一点点成绩,我们都感到欣慰。我会从一个诗人的角度去对你的作品阐述我的看法,今天每个人都争取发言吧。
 
 
姜  靖: 我先整体说一下我这些作品的理念,我作品呈现的是在焦虑环境问题。自然的,社会的,内心的。比如说现在水质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由于环境污染,我就想,环境无限膨胀的建设对可持久发展是没有好处的。鱼就是一个生灵的符号,它在这种建设和发展底下无能为力,或者说它就是人类自己或者他就是我自己,在这个繁荣的环境里越来越找不到位置。
我的创作是以这种意思开始的,但是由于色彩漂亮的关系,可能大家对我的作品和我自己想想的不一样的理解。后来我又经过一个阶段之后,我就觉得这样子也对,就是对很美的很忘我的一个环境的描述,不一定赋予它什么意义,也不一定非往观念上拉,整个一个创作思路这样走下去的。
 
徐  洋:这幅画的具体内容能解释一下吗?
 
姜  靖: 内容很简单就是上面是一个自然环境,下面是一条鱼。
 
徐  洋:这幅画看不懂,想让你解释一下。
 
姜  靖: 我当时以一棵树作为创作素材的。
 
徐  洋:是一颗怎样的树作为素材的?
 
姜  靖: 你可以说是一颗蓬勃发展的树,但这种蓬勃发展的底下差不多是无以延续或者说是对其它的有恶意影响。像那些花为内容的作品就更符合我的想法,我使用这个素材的时候没把它当作美的,就是说大家都是喜欢花,但是花可能是一种假相,当你沉迷于这种假相的时候,那它背后可能又是无以延续或者对其它的有恶意影响或者说排斥其它的,有一种恶意占有的意思。可能这里面有一个矛盾。本来想说一个很沉重的主题,可是我把它用一个很轻松的方法给解读了。
 
徐  洋:你有没有考虑光线对画的影响?
 
姜  靖: 我从画画开始就忽略了光线因素,我觉得光线瞬间有瞬间的变化,我想要一种不变的东西,历来我的画都是抛去光线。我的作品的精神是中国的,我的思维方式是完全中国的,实际上我想找到一种永恒的快乐。
 
程小蓓:你驻馆时候的作品和你驻馆以前的作品有变化,我想知道你的变化的来路,色彩变的更暗了。
 
姜  靖: 因为我对我的色彩的纯度有焦虑,不断有人向我提这个问题,是不是我的作品的纯度比较高,,来到艺术馆我这种焦虑更明显了,后来我就希望把颜色变的熟一些。以前采用的是直接画法,每一部分都是直接画法,没有重复。但是现在是做了很多层,比如说这个就是做了底子很多层然后再等它干,过几个月时间再制作,都是对原来的转换。
 
徐忠平:问题就出在这,这就是一个误区,一会要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大致上说一下就行,我们再来看一下影像。
 
文  皆:《深山浅水》是我在驻馆期间创作的,是艺术馆后面的荒山野岭和在海底潜水的人,表现人在荒漠中寻找某种失去的东西。
 
 
《无名一小时》是以前拍的,每隔十分钟一张,共七张,表现时间的流失和环境的变迁。
《人在冰林》也是在上苑做的,拍了一些素材来处理的,表现了人在环境中的一种失落、迷失。背景是冷色的,像冰一样,而人是红色的,内心很狂热,环境是冰冷的,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一种无助感。
 
《吞噬》是去年做的,当时提出“和谐”这一口号时做的,原题目叫《和谐吃人》。
 
程小蓓:为什么叫《和谐吃人》呢?
 
文  皆:很多不和谐的东西被和谐掉了嘛,后来把名字改成了《吞噬》,以前反映的面太窄了,单独讲和谐这一方面,现在叫《吞噬》意思就更广一些,可以理解成一个人完全活在了欲望世界,被吞噬掉了。
       《七点激情秀》 是08年春节的时候做的,背景是《新闻联播》初一到初七的节目。
《新的图腾》这张图的底全是玫瑰,上面放着五个元宝。
 
 
程小蓓:这个好,像国旗,太棒了。
 
文  皆:《无名一处境》是在驻馆以前拍得,一个朋友大学快毕业了,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不知道自己要干吗,她的处境很迷茫,我上大学的时候这种感觉就特别强烈。在校园的荒草地里,把脸给蒙起来了,她看不到前方,你也看不到她的脸。 
  这是最近的一幅作品叫《燃烧的中国》,在纸上烧出一个中国地图的轮廓。
        《钳子和剪断的铁丝》这是在阎锋的工作室做的,他在那画条条,我在用钳子剪铁丝,算是一种互动吧。
        《一块来自798的砖》,在798道路改造的时候我们去看展览,捡了这么一块砖,喷上银色的漆,然后打断,从裂痕看,里面还是砖。
《北京的银色12份》是我3个月前来北京时买的北京地图,经过墨汁浸泡清水冲洗过后裂成了12份,恰似12个月,再喷上银色油漆,原本的地图还隐约可见。
《非自主再生》是用太阳能热水器集热管纸质包装箱,日晒雨淋数天后脱皮,再人为构造成生长的植物。
现在看看我做的一些短片。
        ……
文  皆:我以前的作品政治色彩很浓,现在没那么浓了,含蓄了一点,不那么直接了,其实我的作品都带政治色彩,但不那么明显,你不那么理解也可以。
 
庞智卿:邹时丰还是很讲究画面感的,厚薄、构图。材料感比较强,他在语言上的探索比较多,他非常喜欢表现自然,较少去表现人物,更多的从自然中去寻找一些东西,他挺喜欢写生的,因为在写生的环境中能感受到很多的东西,直接面对自然景色使他产生更多的感悟和绘画的一些冲动。风景的表现方式和方法更加的自由,它不像人物有一个形象、神态、人味需要画出来,作为风景画来说,表现形式,语言上的突破这样的东西可以发挥的很好。
 
 
徐忠平:文皆你是哪个学院毕业的?
 
文  皆:非学院派。
 
徐忠平:真是没想到,我觉得文皆非常优秀,是很有成就的一个当代艺术家,以及他背后的文化品味,有大量的文化蓄养,哲学、政治、社会、艺术种种广泛的积淀,他还有很高的艺术品味,这决定了他的艺术格调,格调非常高。而且他的风格有一个方向性的准确定位,他有很沉静的思考,他的作品用最恰当的形式和想象力表达了出来,这对我是一个很好的启示。
对现代艺术家最大的标志就是必须具有思想,不是说为思想而思想,你的心灵深处和从古到今所有的优秀人物都关注人的命运,这一点是相通的。关注这个社会向美、向善、向好的方向去走,还是向恶的、败坏的末路去走,我觉得这是一个衡量你是真正的艺术家和伪艺术家的标志。
我很感动文皆的每一件作品里都有思考,能很轻松的驾驭了一种形式,这种形式又是很幽默的,看起来也是赏心悦目的。
 
文  皆:我就想让我的作品有种幽默感,看起来不是那么太严肃,看起来好玩一点,里面又有很多内容,你看起来像是没什么内容,你仔细一想其实内容很深的。
 
徐忠平:你自己想是幽默,其实不幽默,幽默这一点我没看到,是高雅,你的作品其实和法国文化有一种内在的联系,法国文化他强调的就是文化的品味和高雅。二战以后法国优秀的思想者和艺术中心所有景象全都被破坏了,优秀人物全都死掉了,法国这种传统虽然延续着,但是他整个的艺术中心被美国垄断了。美国他通过经济的控制和能量把世界的艺术中心在二十世纪转到了美国,是强权的经济主导下的一个产物,我们回过头来检验一下美国有史以来产生的大师级的艺术家,再去和西欧的一些艺术家相比他们是非常苍白的。所以我们当代艺术家要有定力,我们关注当代艺术并不是关注美国艺术,或者说并不是关注你的艺术会变成很有钱的艺术,这就是我觉的有艺术思想的艺术家要把握的一种定力。
 
文  皆:我的艺术一点钱都没有,都没有卖相的。
 
徐忠平:但我觉得你很有思想,驾驭了很好的一种形式,我很感动。我来到上苑艺术馆有一个感触就是所有的年轻人都是带着一种探索的精神来到这里。或者说你们的艺术都是走在路上的,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就是来到北京走在半路上接着该怎么走,这个需要很深的思考和把握。你来到了北京看到当下北京的艺术状态,艺术界的情况是我们中国有史以来不可思议的像大潮涌过来一样,像万花筒一样每天闪烁着不同的光彩和内容,不断推出新的艺术家,新的形式,不断的大腕,使你很多时候肯定会觉得无所适从。在这个时候静下心来把握自己,这需要每个人有很好的思考和定力。
女画家姜靖她的画,我觉得女孩子可以很放松的,很大气的表达了自己与生俱来的色彩感受,而且又受到了文化的熏陶,这种作品很柔软、很舒服,色彩很美,又不陈旧,很有现代的张力。现在看了很多画都让我很失望,失望的原因就是在思想上有点混乱,违背了艺术不能为一个伪想法而画画的规律。其实这个想法和你的画面它是相当微妙难得的一个结合的一个状态。如果在你没有想法真正成熟以前还是退回到你自己本能的天生的东西上去。尤其对女人来讲,我觉得女人最好不要有太哲学的,社会的,严肃的,庄严的观众,因为这不是女人双肩所能承担起来的事。我觉得还是不要冠冕堂皇,也就是说我们艺术家解决不了太多问题。
      姜靖的对社会以及环境的关注把感觉、直觉这个门给封死了,其实最好的艺术家他在整体上把握一种风格,比如说文皆的图像,他的每个画面都不一样,内涵也不一样,但他在风格上非常统一,他找到了艺术的奥妙。但不是说每张画画成一个颜色,这是姜靖出现的一个误区,样式出现了问题。你天生对亮颜色敏感,你就画亮颜色,你会把亮颜色画的非常华彩,像优美的音乐一样。姜靖的第二幅我很喜欢,你自己可能没意识到,我觉得在画画的品味上出现了一点的格调,色彩很简洁,但很耐看,当然还很幼稚,没探索出什么东西,至少那幅画有东西出现了,不肤浅。所以说我给姜靖一个建议就是你画画尽量的回到你原本的天赋上去,画的题材不要硬性去想,你选择你最感兴趣的,你身边的,再慢慢的寻找你想要的思想。
 
 
            邹时丰的画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参照别人的问题很重,但可能和他的个性气质吻合了,只有这样能抒发出他自己的性格。我喜欢他的画是因为他这里面有一种冲动和力量,这也是一个艺术家绝对不可缺少的东西。艺术不存在哪种形式过时,哪种方式死亡的问题,这个时代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看谁画的好。所以说邹时丰这个形式并不是问题,问题是他在这个形式上还没找到自己,自己要表达什么没有说清楚,但他很有力量,有种冲动,有对残破的世界表达的愿望,这是一个非常可贵的艺术家的品质。但能不能表达好能不能穿透过去,这是他个人的问题,他有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这个空间如果他找不好,将来可能会走到很浮躁,很肤浅的画面上去,跟他个人内心的修炼有很大关系,如果表现好了,他会从中去找到他要表达这个世界的方式。很有才气!
 
阎  锋 :当今平面绘画他已不是命题,仅仅是一种言说方式,一种媒介手段。姜靖的画从画面形式语言大气,成熟。在喧闹的当代中,感受到率真,轻松,或者是抒情的个体表达语境的另一种可能,所以更加难得。文皆的思维很活跃,他的作品有当代观念,极具实验前沿意识,跟以往观念不同。我非常喜欢他的创造力,不拘一格。
 
蒋  浩 :我喜欢姜靖画上的小鱼,都成了她的标志性的符号。鱼是一个符号化的东西,因为我自己也非常喜欢鱼,我在水边写东西的时候总是想到鱼,鱼跟汉语余有谐音。没想到和姜靖的理解都一样。
 
张广辉:
姜靖的绘画追求的是形式语言,强调绘画性,这些不会显得那么复杂,能给观众带来视觉上的愉悦感,所以我希望她的作品能这样继续下去。色彩是她优势,对色彩的理解,女孩子的天性比男孩子要明显占势。有几张画我觉得色彩的处理难度还是蛮大的,难得她能够处理的游刃有余。形上我感觉稍微弱了一点,有些作品会给人感觉到作者的彷徨,画面虽然很具体,但我能明显的感觉出其中的抽象意味,比较起来我更喜欢这种抽象意味强一点的作品。这些作品看起来有种形在,但这些物像形态在逻辑关系上往往又是让人费解的,耐人寻味的,对我来讲我更喜欢一点!她的画面绘画性很强,看起来很挥洒自如,没有一点做作的地方,形也能放的开。如果要说我对姜靖的画面还有什么期待的话,我希望她能更好的发挥自己的特点,扬长避短。譬如,如果某些画面的小鱼去掉,我觉得会更好,这种更强烈的抽象性绘画的快感能够更尖锐的指向你的心境、情绪和直觉!。
文皆的作品我感觉他很敏感,但不够深刻。有聪明和机智,但不够智慧!我建议文皆可以好好的体会一下一些大师他们在做作品时候那种叙事策略中巧妙和高明的地方。文皆他在作品中的深度上也许还可以再深入下去。就我个人角度来讲他需要提高的还有一个方面就是他所做的图片在形式方面:比如说,色彩的协调性和形态的厚重丰富上,总感觉他的东西在形体有点薄,颜色关系不太和谐。
 
文  皆:我以前的东西我现在看都不是太喜欢的,以前是用软件处理,拍一些素材然后再处理成想要的图片。现在很少那么做了,现在主要是拍一些行为图片。
 
 
张广辉:如果我看图片作品的时候,理解他的作品以后,我会从形式感上会对他提一些自己的想法,色彩、形之间的这种相互关系,能不能让你的画面既对比强烈,又和谐统一。这是对画面基本的审美要求,如果这些东西在你以后的创作中,适当的关注一下,那么你的作品会更完善一些。
      对邹时丰的作品我在网上看到他最近的作品感觉他的思考越来越独立了,他的自我意识在画面上所体现出来的分量越来越重了。他现在的作品我感觉不错,比他以前的要好,形与色看起来都是很丰富厚实的,他将来会比较有自己的面貌,有自己的成就的,我还是蛮看好这种强调绘画性的作品的。
 
李  蕤:刚才徐老师说,男性应该对社会对现实有所关注,女性就应当削弱这方面,我觉得姜靖抱着某种观念去画,但自身通过对色彩的感觉而表达出其他东西其实也是可以的。
 
程小蓓:你是指她对社会的关注?
 
李  蕤:对,这个应当是不矛盾的。不管画面是否传递出来。
文皆心思挺细,挺敏感的,有什么想法又能够及时实施出来,这非常不错。
 
庞智卿:我觉得姜靖的画是越画越好,她有很女人味的东西比如说花,那种画面很美妙。很漂亮的东西她用那种很大气的手法去表现,女孩能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再就是她的用笔用色在画面上显得游刃有余,我感觉特别好。
                    文皆我更喜欢他现在的作品,现在的作品更机智更聪明,有些东西更隐讳,画面的形式更好,比原来更好。现在会比原来显得复杂,好像什么都没说,但里面的内涵很深。
            邹时丰的作品,我很喜欢他现在的画,画面很薄,很爽快,很愉悦,更流畅,他现在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找到了自己的风格。
 
姜志平:姜靖的作品我刚来的时候蛮喜欢的,他的作品对中国式抽象处理的比较好,而且在这里面有种更现代的当代的东西,比如说色彩和平面化结合的是非常有意思的,听你(姜靖)说的时候,你很想把自己的作品有一个什么样的说法,其实我也不赞同这一点,其实画画有时候我觉得是很简单的,那种关系是很单纯的,也许我们只呆在一个状态里面,不需要说明什么,也许我们的生活也是一种状态,只要你呆在那个状态里面挺舒服的我觉得就可以了,我想你应该大部分是呆在状态里面的,不要被外在给你带来的东西给限制住,套住。所以我觉得更多的关注你自己的状态非常好。
            文皆的作品我能看出来有很大的进步,说话方式上在慢慢的往上提升,这是非常好。其实当代喊口号的东西太多了,大家对说话的方式显得太粗俗,我更喜欢怎么去说一件事情,这我觉得是艺术家要做的事情。
            邹时丰的作品我刚开始也觉得别人的影子太重,但是我觉得他的绘画是在过程和实践中自我形成的,我相信他以后会走得很好,他不会去树立一些具体的观念理论,但在这种实践的过程中他会越来越明白自己的状态。
 
 
乐润生:我跟你们可能不太一样,因为我接触的当代艺术时间不是很长,三年左右,以前一直是接触传统艺术的,三年前到北京来觉得非常新鲜,激动,后来慢慢就熟悉不太激动了,看的多了,也看的有点麻。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就当代艺术走了20多年了,正在怎么走,其实是很多元的,整个社会是很多元的,艺术也应该是很多元的,音乐也是很多元的,国际社会都是很多元的,整个社会的结构都是很多元的,我觉得当代艺术也是很多元的,当代艺术是一个观念艺术,观念艺术不仅仅是一个思想问题。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我在注意很多画家,我觉得当代艺术随着这个思想还包括几个方法形式感,也就是说尹乔元的油画是一种形式感,打破了我们视觉所习惯的很传统的画面,还有双层画面的杨乾,我刚才讲的这几个例子我觉得很可取的是当代艺术是不断的进步,跟传统艺术来讲可喜的就是这点,他不单从思想上以及观念上一些新的东西,包括他的方法形式感等等,在不断的往前走,但可惜宋庄一大批的艺术家还是停留在流行图式的画面里头,太可惜了。有些画家看来是有些功底的,可能是被这个社会误导了,非这样走不可。我不知道大家看了李斯特的展览没有,你看出他的画要说明什么问题吗,没有,但你会觉得他是一个当代的大师,那这说明他也是一种技法上的东西,他64年就开始了这种手法,中国很多人都学他的。他的画里面画风景,也没有思想内容在里头。所以我觉得一张画好不好,有些观点我还是很同意徐忠平先生的说法,我们去看一个展览,很多人的展览,最吸引人眼的不是这张画说什么,而是这张画的画面,包括你是艺术家去看这些展览都是去看你这画画面好不好,而不是去看这张画是说什么呢,我再去注意他,不是这样的,我是思考这些问题,但我的思考不一定对。说具体点姜靖的画,我认识姜靖有两年了,我觉得她的思想很好又很勤奋,很专注,所以我关注她,最近我看到她这些画感觉她有很大的进步,原来看的画的海底的鱼,感觉节奏很乱,画面的构成比较复杂,而这次来感觉最近这些画很好。台湾有个画家叫彭坤,在谈中国油画的改革,民主画这方面说了一下如果欧洲那些大师、大画家,如果他懂中国的文化的话,那他的油画肯定会不得了,可惜了他没有中国的传统文化的理解,还是达不到他现象的那种,他如果更深的理解文化的中心可能会画的更好一点。姜靖画上的那个小鱼有没有我觉得无所谓,比如说她的小鱼完全可以作为她的图章,她根本就不用签名,用这个鱼作为你的签名你的图章,那这个鱼放在什么地方,那就看你的画面了,你说他有意思也可以没有意思也没问题的。我说的不好,说的不对,请大家多批评。
 
程小蓓:你刚才说到宋庄,现在你到达上苑,从上苑的环境、画你都看了,我想听听你对这个(上苑与宋庄)之间有没有比较的看法。
 
乐润生:那当然有,因为我觉得这个流行趋势上苑还是少,每个都有自己的东西在里头有自己的探讨,但探讨怎么走是另一码事,上苑避开了流行趋势我觉得是可取的,比较清晰。
 
姜  靖:我们是没有商业的。
 
乐润生:对,有商业也不是可耻的东西,关键是艺术,我觉得画画,画什么不是重要的,就像唱歌关键是调子是什么调子,调子好不好听是关键的,你画画可以,画人可以,画树也可以都没问题,关键是你的画面好不好,你的调子好不好。有些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李  平:我和姜靖有一个共同的心里就是都想画出来,现在画画的太多了,真正能画出来的又很少,我也在中央美院学过,也在中国美院也学过,各种学校学的也不少,但是你真正说有自己东西的很少,所以我觉得姜靖有这点我觉得挺难得的。刚才我听到大家很多人在表扬姜靖,姜靖现在做的确实挺难得的,但是要像人家说的很好,还得有一定的高度,还得往一定高度走,至于这个高度怎么走我是说不好,我自己也没达到那个高度,我也不知道你怎么能达到那个高度,这就在于一种聪明的选择,这就是我今天要讲的。
 

查看6615次

上一篇
上苑艺术馆近期活动安排:
杨小滨·法 镭—后摄影主义作品展《涂抹与踪迹》
李祥震·08驻馆期间所创作的新作
付小明·08驻馆期间创作的作品
徐唯辛作品《历史切片》讨论会纪要
下一篇
哈金小说《自由生活》人物分析
邹时丰·08年新作品
何三坡《灰喜鹊》签售全国快递发售
刘丽安诗二首《细节之上》
姜靖新作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