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新闻 > 新闻头条
程小蓓答《海南日报》记者问:让当代艺术融入海南乡间

[2018-2-8 9:54:36]


程小蓓答《海南日报》记者问:让当代艺术融入海南乡间




《海南日报》记者:徐晗溪

 

上苑艺术馆是北京艺术圈颇有名气的一家艺术馆,建于2007年,由二十一个原创艺术建筑、梁思成方案陈列馆、文学会所、上苑艺术馆美术展览厅共同组成,为多种不同门类的艺术创作免费提供生活空间、创作工作室和交流平台。

每年进驻上苑艺术馆的艺术家有油画、雕塑、水墨、装置、行为、舞蹈、诗歌、声音艺术、音乐、多媒体、影像、舞台等不同的艺术门类,不同的艺术创作者在此碰撞灵感的花火与原创力,从而扩大视野,在上苑艺术馆完成对自我的挖掘与发现。

2017年起,上苑艺术馆与保亭银地投资公司合作,建立冬季海南六弓乡艺术驻留基地。馆长程小蓓从历届驻留艺术家中选出810人进入保亭进行为期35个月的深入创作与交流,为冬日的海南带来一丝先锋气息。

 

一、程小蓓何其人也?

 

记者:程女士您好,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您在从医的同时,创作了大量的诗歌,出版诗集《热爱生活》《一支偷来的笔》《她跑进跑出》,九十年代末,写小说,出版长篇小说《无奈的生命》与《你疯了!》,本世纪初,开始组织策划北京上苑艺术馆中国现代建筑博物馆。从医生、诗人、作家,再到艺术馆馆长,您到底想要什么?为什么一直在折腾?您想要过一种怎么样的生活?您追求的又是什么?

答:艺术应该是我血液中具有的东西,医生是我曾经的职业,而艺术是我的事业。我到底想干什么?我好像不曾这样问过我自己,因为我一直以来就知道我想要什么——只要是与艺术相关的事我都想干,想到什么就会立即行动,从不迟疑,而且一根筋,干到底。这是我自在的生活,也可以是你说的折腾。无需追啊求啊,一但变成追求了就会累。

 

记者:您还会跨界吗?您目前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答:跨界已经是我的官能状态了,也是日常的行为方式,都不需要进行角色转换,几乎是同时出现在一些剧情中。如画画的时候,我不会让耳朵歇着,烂听一些放下画笔就会去练习的古琴曲;如在艺术馆与各个不同种类的艺术家交流时,我同时会是一块饥饿的海棉,吸纳他们身上的音乐知识、绘画技巧、肢体艺术、造型创意……。我对自己的定位似乎永远都是一个学生,学习成了我的生活方式。

不过诗歌界在1990年代曾给我取了一个绰号程大侠,或许是我的一些表现,如敢作敢为,勇于担当,不拘小节,行动快于思想……这些印象让他们给了我这个封赏,也是熟悉我的人给我的定位。

 

记者:上苑艺术馆谈笑有鸿儒,不乏孙文波、王家新、钱绍武、贾方舟等知名文化人,您是上苑艺术馆的沙龙女主人吗?您觉得为什么上苑艺术馆能集聚那么多的艺术家?它的吸引力在哪?

答:你上面说的这些诗人和美术人,他们曾住或现住在上苑艺术村。其中一些人在上苑艺术馆建设期间帮助过我们,非常感谢他们。我不是上苑沙龙的女主人,我是上苑艺术馆驻留艺术家的仆人。

上苑艺术馆主营的是艺术驻留计划,就是国际艺术创作营。它是世界上唯一开展多艺术门类创作人同时驻留的机构。而且持续十多年,年年免费接待几十个国家的艺术家在馆居住、交流与创作。我想,这种持续的公益行为,以及我们在宗旨上提倡和推动在野的,以具有创造性与诗性语言特质的,和艺术家生存的现在相关的,真实生命体验为创作冲动的艺术创作。这应该是吸引艺术家的主要原因。

 

二、为什么成立上苑艺术馆?

 

记者:您曾编写了一本书叫《建筑日记——上苑艺术馆建设记实》,讲的就是您与房子的故事,那么您发起成立上苑艺术馆的初衷是什么?为什么要免费为艺术家提供工作室?

答:《建筑日记》里面我写到了为什么要建设上苑艺术馆,就是想为各个不同门类的艺术家提供一个跨界的交流、创作、合作的平台,恢复中国文化人的传统:诗书画乐等艺术家的常态交流。中国目前在美术、诗歌、音乐、建筑、舞台剧、影视等各个艺术家群体基本上各自为阵,很少横向交流。我想从自己开始改善这种状态。

艺术家是人类中最穷的人,他们创作的东西不能吃,不能穿,也不能用。对于刚刚才进入温饱的中国人来说,他们一无是处。但是,人类如果少了艺术家,将暗淡无光。所以,要做艺术驻留计划,以此机制来选择一些优秀的艺术家,免费为他们提供展览厅、排练厅、图书馆、工作室、住宿,以及生活和创作的安静而纯粹的艺术环境。

 

记者:什么样的艺术家才能入住上苑?他们来到上苑以后,都会做些什么呢?他们来到之后,有没有碰撞出一些有意思的花火?

答:选那些生命中不能没有艺术的创作者。在乎他们的独有性和探索性;在乎艺术家的诚实度——是否非表达不可,以及非如此表达不可,以及跟自我的关系。给年轻有为的艺术家更多机会。考虑他们继续往前走的可能性,也就是说潜力有多大。这是我们选择艺术家的基本标准。

他们来到上苑艺术馆目的就是交流、创作与展示自己的作品。首先是认识各地区与国家的同道人,这很重要。艺术创作需要交流,不同地区和国家的人带来不同的观念、不同看世界的角度,不同创作方式……,大家在一起交流就是学习与启发的契机。然后进入自己独立的创作空间时火花四射,就会产生与来上苑之前不同的落笔生花状。常常还会出现多人合作的综合性作品——画家变身为舞美,诗人变身为编剧,与舞台艺术家、与音乐人合作出一台戏剧、或一场行为艺术……

 

记者:上苑艺术馆建成11年了,这符合您当初的期待吗?11年中,您都遇到哪些困难呢?对您来说,最难克服的苦难是什么?

答:创建上苑艺术馆时的目的就是为接待全世界的艺术家来进行驻留的,一切如我所设计的一样,进行的比较顺利。

要说困难就是缺钱。一项公益的事业能够持续十多年,是需要有商业在后面来支撑的,而我是一个不善于此道的人,所以艰难是可想而知的。我不是一个爱叫苦的人,皮糙肉厚的,任何事情到我这里都到不了“苦难”的程度。

 

三、为什么来到海南?

 

记者:您是哪一年来海南的?为什么会考虑在海南发展冬季海南艺术驻留基地呢?当时有什么特别的契机吗?

答:我第一次来海南是10年前,来了就爱上了,此后就几乎年年来。由于北京冬天冷,也由于我们没有运行冬季取暖的能力。所以,北京上苑艺术馆只能从12月到次年3月闭馆。但艺术创作是不能停顿的,我们需要有一个在热带地区的创作空间。恰好我在海南的保亭六弓乡,遇到了有艺术情怀的中国银地投资公司的董事长杨中国。他提议在他属下的海南保亭银地投资公司六弓的民宿中,与上苑艺术馆对接开展冬季海南艺术驻留。两箱一拍即合。



冬季海南艺术驻留基地——保亭银地投资公司在六弓的民宿

 

记者:在海南艺术,与在北京相比,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

答:会与北京有一些氛围上的不同。上苑艺术馆周围都是艺术化的建筑与艺术人,而海南的六弓是一片农田,其中的阔叶与色彩的斑斓,对于搞视觉人来说会有刺激。对于诗人和音乐家来说,作品和心情会有更多浪漫的色彩吧?!其实艺术家更多考虑他作品是否传达了个人性的特征、是否有新观念、是否真实地表达思想。比如与意识形态发生碰撞、还有在学术上是否经得起推敲、视觉形式是否独特等等。

但在海南我们要考虑我们能为银地的六弓乡做什么,银地的六弓乡给予我们支持,我们的艺术创作能否与他们正进行的事业有帮助。因为冬季的驻留虽然酝酿了好多年,而真正实施还是头一年,我们还在运行、同时检验我们的计划,看需要怎么不断改进。

在北京上苑艺术馆的艺术家的创作的学术程度比较高,学术界也确实比较关注,每年住馆的艺术家、诗人、音乐家们的作品发布比较频繁,比如很密集的个展、群展、演出、朗诵会等等,学术界、专业媒体都很关注。在海南当然相对安静一些,关注也多为大众媒体。在北京我们可以说是北京的当代艺术热点之一,因为大家很看重上苑艺术馆带来的艺术,因为她是国际化的,是我们国内艺术界观察国际艺术动态的一个窗口。

在海南六弓我们正在参与美丽村庄特色小镇这类项目,会碰到一些艺术的推广问题,由于艺术的概念、艺术知识、艺术形式在中国大家还比较陌生,更何况是在六弓这种乡村地区。但是对艺术的饥渴正在形成,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我看到很多投资人渴望了解和接触艺术家,未来可能需要大量的当代艺术工作者参与到乡村的建设中来。因此未来在上苑艺术馆,会挑选更多的适应这一需求的驻留艺术家。当然,在海南我们的艺术家能设施的项目才刚刚开始,保亭银地投资公司给了我们很好的对接,让我们能轻松工作,在项目实施前给了我们充分的时间。

艺术也需要时间沉淀与积累。在北京上苑艺术馆能有那么多展览,这与艺术家之前有一个相对长的艺术积淀有关,因此这次在海南,艺术家们会更轻松一些,我们体察风土人情,深入了解黎族文化,耳濡目染黎族风情。我们的艺术家也参与到银地公司及周边村庄的生活中,比如参与他们的演出设计,辅导孩子们的英语及美术。这些都使得我们的驻留丰富多彩,艺术家也创作出了大量的方案、草图、效果图和模型,以及一些架上作品。



上苑驻留艺术家LUZ(阿根廷)的装置作品《彩虹桥》落地在保亭六弓银地公司的田间中。

 

记者:不少海南当代艺术家表示,由于海南生活成本比较高,艺术家很难集聚,所以,虽然旅琼艺术家很多,但还是比较难以形成诸如798、宋庄这样的艺术家集聚地。您怎样看待海南当代艺术氛围呢?

答:798、宋庄这样的艺术家集聚地也只有北京、巴黎、纽约这样的大文化城市才会有。这是由大都市的文化吞吐量决定的。因为大城有足够的富裕阶层要阅读文化,文化区是应运而生的,艺术家也就自然集聚而成,不是商业运作也不是政府主道的。海南就不好奢望了。简单的说,不光是海南,很多地方都需要艺术家去搞艺术普及工作,对中国人这方面的欠债太多。但想要形成小一点的艺术家集聚地也是非常可能的。就我知道的,来海南过冬的全国各地的艺术家少说也有五千以上。只需有心人(公益人、商人、政府)去有意作,就能形成。



艺术家LUZ(阿根廷)的装置作品《彩虹桥》落地后受到保亭六弓银地公司领导们的祝贺!

 

记者:如果海南想在当代艺术领域出名堂,您有什么建议吗?

答:海南现在是一个候鸟栖息地,并且是高龄候鸟,如果再加上他们的不算足够富裕,尤其不是文化富裕,那么这里的当代艺术就玩不出什么名堂。如果这里的引进政策有改观,让一些知名的大公司的总部所在地安顿在这里,那么这里的人口架构就变成了在这里创建事业,而不是普通的休闲、养老与避寒。京上广深之所以有大规模的当代艺术活动,与知名大公司的驻扎肯定有关系。

记者:此次把当代艺术带到保亭乡间,有无海南本土艺术家参与?

答:海南每年都有艺术家申请上苑艺术馆的驻留计划,这次也有海南艺术家参与艺术设计。尤其是一些对黎族文化有研究的本土艺术家,如张智罡等,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多的帮助。

记者:这些当代艺术及艺术家的驻留,会对当地有怎样的影响?

答:自作品落地并发布消息后,几乎每天都有当地人来看我们工作,并提出要跟我们学习,特别是孩子们。我们为他们开展摄影讲座,外国艺术家开了英语教学课、服装设计课等。孩子们因此视野更开阔了,对世界也将会有更深刻的认知。

 



 


驻留艺术家与当地的孩子们进行服装秀的互动。


记者:这些艺术家来到海南后,他们都做了些什么?是怎样思考当代艺术与海南的关系的?

答:我们这次冬季艺术驻留的一个重要的目的是参与银地公司在六弓的艺术造景,我们的艺术家已拿出了不少好的设计方案,正待实施。实施以后,将大大改观当地的人文景观。目前已经实施的有阿根挺女艺术家露丝的彩虹桥,其他艺术家的作品正在实施或有待实施。艺术家的艺术创作不是一种赠与活动,搞艺术少不了投入,这还要靠大家真正认识、发现艺术投资的价值,有更多的公司、更多的有识之士参与进来,当代艺术就能在海南深根、开花。

 

注:后面有关海南的问题,本次驻留艺术批评家吕墩墩参与共同解答。



驻留艺术家吕墩墩在教当地的孩子们画画。


驻留艺术家乌图(以色列)在教当地的孩子们说英语。


驻留艺术家乌图(以色列)在教当地的孩子们说英语。



上苑艺术家LUZ(阿根廷)的装置作品《彩虹桥》制作时,受到保亭六弓银地公司的大力帮助。



上苑艺术家LUZ(阿根廷)



 装置作品《彩虹桥》的内部图


装置作品《彩虹桥》在夕阳下。

查看565次

上一篇
【展讯】上苑艺术馆六弓项目——阿根延艺术家Luz《路》装置作品展
【候选人名单】 上苑艺术馆2018年“国际创作计划”(艺术驻留)公告
上海著名出版人邵敏眼中的上苑艺术家和六弓乡
【新农村建设】上苑驻馆艺术家旧房改造案例
【海南六弓艺术】上苑银地冬季驻留艺术家介绍
下一篇
【新春公告】上苑2018“国际创作计划”驻馆艺术家入选名单
北京●上苑艺术馆-文化艺术有偿服务介绍
【新浪当代艺术头条】 陈晓峰:2018中国当代艺术30个小趋势
Urszula威尔克(波兰)新作品展​
上苑冬季驻馆艺术家作品认购价目表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