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文学 | 上苑人物 | 艺术品市场 | 国际创作计划 | 建筑艺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书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新闻 > 对话访谈
《美术周刊》记者访问程小蓓

[2012-5-9 20:15:49]


上苑艺术馆总策划人程小蓓答《美术周刊》记者问

                

本报记者:徐家玲 严长元

 

美术周刊:上苑艺术馆是怎样形成的?

程小蓓:这里原本就有100来位诗人、批评家和艺术家居住,很早就有一个艺术圈子。后来,许多文学艺术界的客人和朋友到上苑来,都觉得这里不错,空气清新、阳光灿烂。有朋友找到我,希望也能在这里寻到一个地方居住和创作。就这样,我无意中充当了一把组织策划人。从2000年开始找土地,在三个区(昌平、顺义、怀柔)、四个镇、N个村与当地领导进行谈判磋商,前后签了4次合同,有八位律师参与了合同的起草和审定。最终才选择了现在这个背靠燕山面向华北平原的地方。有风水师说,我们艺术馆目前所在的这个小山坡是佛爷手里捧着的香炉。

 

美术周刊:上苑艺术馆发起成立的初衷是什么?当前有怎样的规划?

程小蓓:我们想使中国的艺术家、诗人们有一个集中的,像自己家一样的地方,可以完全独立地生活、创作和思考,能像主人一样接待来自不同地区和国家的艺术家,没有障碍和心理压力地进行交流。

我们的艺术家常常被国外的机构、基金会邀请去他们的地方做创作,像寄人篱下的食客。现在有了这么大的艺术馆和公寓,我们现在可以请国外的优秀艺术家来中国创作了。这是我们决定发起建设上苑艺术馆的初衷。现在已经开始向全世界的艺术家、文学家、诗人发出邀请,通过审核,每年计划入驻优秀青年艺术家中国30人,国外5人,以半年、一年为期限,为他们免费提供住宿和工作室。07年通过上苑艺术委员会及部分优秀画家、诗人选择和审核,于10开始有十多名艺术家进驻。同时我们亦开始受理下一年的创作计划的报名申请。

 

美术周刊:免费为他们提供工作室?上苑的资金从何而来,他们需要付出什么呢?

程小蓓:上苑艺术馆完全是民间筹资。目前我们正在想办法卖掉几幢房子,以筹集资金建立起一个艺术基金,保证上苑艺术馆将来的各项计划能够顺利进行。上苑免费提供的只是宿舍和工作室,但是艺术家的伙食、绘画用材需要自理,当然,作为驻馆创作的成果,最后需要留下一到两幅作品作为上苑艺术馆的馆藏。

 

美术周刊:现在在上苑的诗人和艺术家,如孙文波、王家新、钱绍武、贾方舟等都已在社会上成名,你们现在又邀请年轻的,还没有多大名气的艺术家入驻,你们具体的要求是什么?

程小蓓:我们要求申请入驻艺术家的作品必须具有创造性与诗性语言的特质和与艺术家生存的“现在”相关的生命体验。他们的作品将由上苑的知名诗人、艺术家组成的艺术委员会评审,获准后才能够入驻。同时,我们还要求他们具有独立的精神、独立的价值观和审美意识,能够真正面对自己的内心进行创作,最终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精英,也成为上苑艺术馆独立对外发声的强音。因此,我们会从每年参加上苑艺术馆驻馆创作的艺术家中再选出更为优秀和有巨大潜质的艺术家继续下一个年度的驻馆创作。从而使上苑艺术馆周围形成一股不可抗拒的强大艺术力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留在历史上的“痕迹”。

 

美术周刊:他们入驻以后具体怎么操作?

程小蓓:上苑艺术馆是一个远离喧闹和浮燥的“净地”,我们希望他们到这里来是安静地清洗自己,沉淀自己,真正认知自己,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然后从容地抬起手来创作。创作,出好作品,这是我们的主要目的。

当然,我们也会组织一些小规模的研讨会,让其他艺术门类的艺术家来对他们的作品进行一些跨界的“延展性阅读”或“放射性批评”。使得各个方面的优秀艺术家通过交流有一个再次审视自己的“触点”。像现在这个文学会所,将来会做成一个图书馆,我们也会组织更多的展览到上苑,或者组织上苑的展览到外面去,这样就能形成更广泛的交流。也可以为了生存组织一些拍卖会。

 

美术周刊:我们看到,上苑艺术馆的建筑风格都十分别致,可以说,每一座房屋都是一件独特的艺术品,这样规划上苑艺术馆当初是怎样想的?

程小蓓:从艺术家自主投资到设计,我们都坚持建筑的原创性。这些建筑都是艺术家和建筑师合作设计的成果。我们拒绝浅薄的时尚、拒绝仿古仿欧仿民的一切仿造,追求与本山本土相溶的原创建筑艺术品。后人看今天的历史能看到什么,更多的无非是建筑,我们就是要体现出当代人的思维方式、当代人自己的审美,让后人知道21世纪是怎么样的。我们要留下当代的痕迹。这些建筑都非常坚固,可以经历时代的风雨。

 

美术周刊:在上苑艺术馆筹备和建设的过程中遇到过哪些困难?

程小蓓:艺术家都很有个性很自主,要把他们集中起来做一个建筑面积达15000平方米的大工程,规划设计统一,但建设投资又各自为阵,可想而知这样的模式管理起来有多难。而且大多数人都没有心理准备,包括我本人,很多是我们事先所预料不到的:村民闹事,施工单位不守合约,工程时间拖得太长,资金不足……。做到现在,我都不愿回想这些年来的经历。各方参与进来的人士,在操作过程中产生了非常多的歧异和矛盾,有些艺术家在建设过程不符合整体的规划,有些人不愿意支付自己在建设过程中所产生的水电费、工程监理费以及管理费等等,而另一些人又多支付了费用,这就必然要产生矛盾。唉——不能谈这个问题,头大!

 

美术周刊:在北京的其他艺术区,如798已经变得很商业化,据我所知上苑艺术家很少在外面做展,走商业路线,你怎么看待艺术区商业化的问题?

程小蓓:对于上苑而言,远离市区,处于燕山脚下,显得比较偏僻。可以说由于上苑的安静有利于艺术创作,上苑是一个很好的地方,这也要求参加上苑艺术馆创作计划的驻馆艺术家耐得住寂寞。我们不反对商业,但我们反对走商业路线,不能市场追风。孤独可以让人深入思考,便于沉淀,经历一些事情,去询问为什么,这样才可能创造出具有个人生命体验的作品。然而,艺术家也需要生存,我们也会有一定的商业,但决不以商业为主导。

 

美术周刊:从长远来说,上苑艺术馆有没有一个规划?当前遇到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程小蓓:将来上苑艺术馆肯定会扩大它的交流面。如果范围也能扩大,理想的是建筑的密度更低一些,建筑品质更高一些,到时候请艾未未来做总体设计和规划。我曾和怀柔区委书记王海平谈到过将来艺术家基地扩大一事,他非常支持。这样进驻的艺术家、诗人、批评家、作家会越来越多,人多可以增强创作的氛围。我们对艺术家会越来越要求艺术的品质,入驻的艺术家不一定有名,用作品说话。但不能只局限在美术、文学等领域,只要是表达与艺术相关的所有形式,如电影、音乐、舞台剧、诗歌等等,并且比较有代表性和成果的艺术家,都欢迎他们来到上苑艺术馆,入驻、交流都可以。就现在而言,上苑艺术馆虽然是一个纯民间艺术区,但上苑要发展还需要政府的扶持,特别是本地镇、村政府的支持,这样上苑艺术馆才可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才能在当代的艺术的发展中发挥出更大的功效。

查看48213次

上一篇
艾未未主持设计浙江金华公园遭废弃
上苑&印度-艺术家交换计划-中国艺术家顺利到达印度果阿
毛新国新作(2012年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
张志刚新作(2012年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
2012年上苑“国际创作计划”驻馆艺术家作品首度亮像
下一篇
就“国际创作计划”《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访程小蓓
《迷宫》装置与现代舞艺术展-在上苑艺术馆
蓝春雷2012新作
王泊2012年新作
孙文波主编《当代诗》第3辑出版。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