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介 | 建筑艺术 | 文学 | 新闻 | 上苑艺考 | 艺术家专栏 | 驻馆艺术家 | 书讯 | 国际创作计划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艺术批评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艺术品市场 > 艺术品市场
姜志平·08驻馆创作期间的新作品

[2008-7-14 21:33:15]


姜志平08驻馆创作期间的新作品
 
夏可君主执姜志平作品讨论会
 

 

 

 

 

 

 

 

 

 

 
 
姜志平自述:这段时间选择石头为元素画了这些石头记系列,选题的时候我觉得石头是一种最原始的没有生命的一种物质化很强的,它有坚实 沉重 永恒的一些特征,在中国文化里它又代表一种没落消沉和死亡,古今石头又在某种意义上形成现在具有很强的文学性,我试图想在这里面找到一些它的当代语境和一种对直觉神秘的探索,所以开始做这些作品,今天在这希望听到大家的意见和看法,因为这里面我是想有更多的试验和突破的愿望。
 
 
夏可君:先从姜志平的石头开始说起,一个画家的画放在一个公众的场合是让人家看的,每个人的眼光可能不一样,我的意思是说无论别人说什么你们都听听而已,别太在乎别人所说的,画还得你自己去画。对一个年轻画家要养成这种承受能力。我是一个比较挑剔的读者,不是说我不欣赏你们的作品,你们不要有什么负担。就像刚才姜志平所说的石头,确实你比较明确,就是来画石头,他是一个原始的非生命之物,一种原初之物,而且是元素性的物。
第一个问题就是怎么能把这个石头还原到一种最基本的元素性上。都是石头,石头体现出来的一些要素,要么是它的沉重,硬朗,这是艺术上要还原的感觉,要么就是它代表水火土气这种元素性的力量,是最原始、最原初的甚至无意义的东西,在你这里,赋予了它一个原始的意义。在主题上怎么能还原出一种物第一次显现、来临,到来的这种感觉,那么我就问你的作品给我这种印象没有呢,是不是给了我看这个物是一个原始的到来,带有混沌气质的显临,很朴素的这样一种石头,以及它特有的硬朗。石头也不一定只是硬朗,要把石头画的很软,那得很有能耐。在志平的画里,我看到了一种硬朗。
第二点就是你自己所说的直觉的神秘,就像你画的外星人,不明飞行物等等,怎么可能把一种不明飞行物的神秘跟一块石头的原始的神秘结合。如果石头它不应该呈现在这里,把它单独的拿出来放在这里,它会使人产生一种惊讶,它含有一种神秘,把这个原始的神秘跟你的不明飞行物的神秘相关,我觉得第一张画还不是太明显,可能在第二主题里面。你做的很技术,你刚才说了你的作品带有技术性,带有原始的巫术,宗教,实际上看起来如同最初的祭坛,在古希腊我们都知道神殿都是用石头砌的。
 
中国的文化则不用石头做建筑,在希腊以石头作为神的形象的载体,是因为石头结实,能够抵抗时间对它的腐蚀,在我们这个比较工业和所谓的技术化时代,你把它从一个无生命的东西变成有生命,这是值得追问的。
我们看这张比较大的三联画,我比较喜欢这幅三联画,我在网上看着像木头,这无所谓,能够把石头画的像木头,把木头画的像石头,把这两者用这个铁环或者锁链捆在一起,表达了穿透力和坚硬的关系,石头越硬朗,越能穿越它,感觉上的张力,我觉的是画的比较好的。
 
第三就是你刚才说要有象征,像三联画,石头更像一种废墟的状态。怎么可能把一种废墟的状态,石头的硬朗,坍塌感的对比,感觉强烈。
第四点就是石头是中国文化特有的符号,但是石头在中国文化的演变,女娲补天是多余的石头,贾宝玉也是一块无用的石头,中国的山水画在原始意义上其实不叫山水画,叫做树石图,后来才演变成山水画。对石头韵味的瓦解在你姜志平这还是初步的。
第五点是你画的器具,你画的那些很奇怪的器具,这是你自己的一个独特的发现,一种神秘性,一种符号,一种象征意义。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我觉得作为年轻画家想很多是很好的,但有的时候你还不是很确切,看一张画是不是很完整或看一幅画是不是很成熟了,其实看绘画就两个标准,一个是画的很明确手法很独特,画面想说的东西很清楚,会看的人与不会看的人大家都能够看的到,这就是一个比较好的画,更优秀的作品就是他的缺席物,它的未知性,越是缺席丰富性更多,就是大家可以学习的东西更多,靠有一个很好的修养才能看到缺席之物,那是很高境界。但是对于一个画家我们能够看到很明确,看的很清楚,我觉得能做到这样就可以了。
 
 
姜志平:我觉的我这批作品,其实很多东西是在一个私人性的过程中寻找对石头各方面因素的理解,一些背景一些文化一些启示等,里面可能还有很多可挖掘的东西,因为这批作品才开始三个多月,我现在对这些问题还在进行一种继续式的思考,可能今后会出现更成熟更有意思的东西。虽然现在每一幅画里面都有一些不成熟,但我自己认为还是有很多新的发现让我很欣喜。
 
夏可君:很多时候画家喜欢的一幅画不一定是我们搞评论的喜欢的。画家更喜欢技术上更难的,好不容易画出来的那种,评论家更喜欢那种很完整,很清晰的,很有代表性的作品。姜志平的第二张小的我觉得很完整,比较成熟。
 
程小蓓:我喜欢姜志平的那个三联画,他在画的过程中我到他画室看过,正是地震的那个时期,或许他并没有想到地震,但我当时一下子就联系到地震了,下面的钢筋混凝土废墟痛苦而冷漠,链接在里面的钢筋固执而无效,上面的飞翔物像天使的灵魂在离开和降落。在那个时期我满脑子都是孩子们的消失与生命的无常。我当时只能往这方面想。
 
姜志平:钢筋混凝土在我的理解中其实就是一个石头。
 
夏可君:在西方,画废墟在圣经传统里面它是有象征意味的,象征世界的坍塌,神的受难和缺席,是有意味的。怎么把石头的硬朗画的软,坍塌,还是通过绘画的本身来体现,不要顾及它太多的象征,因为在当代艺术象征是一个问题,就像诗歌里面比喻是个问题一样,以一个文化符号去画就太现成一些了,我觉着还是克制一下。就像姜志平的画和庞智卿的画比较,庞智卿的画画的很直接,很明确,一看就知道有象征的含义,姜志平的画更抽象。
 
黄  珺:姜志平的画有一种死亡的气息在里面,生命的不确定性,荒诞性,包括这小蜜蜂,他的画非常抽象。
 
姜志平:在结构上它是一个比较稳固的三角形,实际上这个三角它给人在视觉上有一种很强滑坡的感觉,有一种预示崩塌的感觉,其实这些钢筋在锁住它的时候,越锁越让人感觉他的崩塌实际上这个锁不是让人感觉更稳固而是让人感觉更崩溃。
 
蒋  浩:姜志平的画是在他原来画的荒野,下雪那种很抒情的那种很MTV的那种感觉的那种,一种内心很图像画的有很强制作感的那种。当看到这石头的时候我眼前一亮,跟前面的比较,因为前面的东西比较软,表达了内心的一种软弱,就像你们说的无助,无奈都可以。而这些作品,从一个大的背景突然收缩到一个聚焦了,从以前的荒原一下聚集到荒原的一块石头上了,镜头就拉近了。从前面的一块石头到混沌的石头,从一个塔式的到断裂的甚至到一堆,那一堆也可以说是一块石头,从一个大的散的到一块石头,我觉着这是他心态的变化。其实姜志平越是画越坚硬的东西,内心有时候越是软弱的,其实姜志平是一个很脆弱的人很软弱的人。他选择这个素材,其实石头是一个太有意义的东西了,你画这个石头是很容易出彩的,这也是姜志平的问题。这是艺术家偷懒的一个东西,这是我一直在批评他的,就是你选择了一个太有意义的东西,然后你在笔墨上稍微有点想法都容易去打动别人,但在我看来这是不够的。我们考察艺术家应该放在几个维度去考察。应该放在他生活的人生维度上,同时应该把他放在艺术史上去考察他对艺术的关系,所谓的为艺术而艺术,但这是传统的看法。石头有一个历史化,它已经被历史化了,他有一个过程,所以我觉得这是姜志平的一个问题。而恰恰他的这个问题在庞智卿那他提供了一个新的认识世界的方式,他们两个的作品放在一起讨论还是非常有意思的。姜志平的这些作品在笔墨上由于不觉到后来在颜色上的越来越下很劲,越来越走向于内敛,走向于集中走向于从多到少的状态,所以有一天我们俩在探讨我就在预测他下一布绘画什么,画内心目前遇到什么样的困境,他的生活给他的痕迹太深了,他想很多问题都是跟他生活经历在发生关系,这是他的优势同时也是他的限制,也是他的不足的地方。所以就产生了他对某些颜色阶段性的偏爱,某些造型某些物象,材质的选择,我觉得如果把他的画放在一起大家可以看出这个人一步一步的生活在他身上的烙印。包括他画的向蜻蜓一样的东西,我当时很不满意,我始终觉得是有问题的,包括这个三联构图太古典了,姜志平还要下很大功夫。我觉得姜志平应该画一些无聊的东西,把在身上淤积的像石头垒在心中的傀儡把他浇掉。
 
程小蓓:从你的画里能看到了你的生活经历,以及性格里的忧郁成份。
 
姜志平:我觉得我现在太多局限性了,这种局限性实际上是生活给我带来的。从文化艺术来讲,一个人不能简简单单的以自身的因素来要求自己,一定要站在社会的立场去思考问题,我认为自己在这些方面还得不断的突破自己。
 
夏可君:对一个画家来说他的局限性有两个:一个就是构图上的,他采用什么样的构图。第二个就是手感。
 
姜志平:在表现手法上对我来讲我觉得不存在太多限制,很多表现手法在我手上我都可以运用的很自如,这些源自我大学时期尝试过各种表现手法。
 
夏可君:很自如也很麻烦。
 
姜志平:其实现在最困扰我的并不是技术上的问题,最大方面就是一种方法论的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观念,思维方式,其实我做出来的结果从方法和思维来看有很多都没有突破性的东西这是我苦恼的。
 
 
 
夏可君:你画石头这一原始之物这是你的一个观念,第二就是你的神秘之物,第三观念就是你画很强的文化符号象征意味。
 
姜志平:在这三个方面上我太强调我对个人生活的沉重感,我对社会有一种很强的责任感。我的内心骨子里过于崇高,这种过于崇高的东西已经限制住了我对一些东西的客观理解。
 
夏可君:在这个不崇高的时代还要表现崇高这是最困难的。关键是你在这个时代崇高怎么体现出来,是以一种英雄主义还是这种硬朗,废墟状,一种语境,这样一种方式来体验还是一种别的方式?
 
姜志平:我做这批作品实际上是想以一种预知性的,一种启示性的,想达到这样一种状态。
 
 
姜  靖:我看到姜志平的画根本就没想到大家说的这些意义,我看到的是一种游戏的态度及游戏的荒诞。一种小男孩的游戏,比如是在火星或者在月球上,人类留下痕迹或者探测一个未知,反正就是很奇妙。
 
张晓童:我们的观点一样。
 
姜  靖:对,我根本没想到刚才你们说的经历,人生,我以为是外星,我一直不认为这是地球,我也不认为这是现实里面。因为小男孩特别喜欢恐龙,月球还有外太空等。其实我直到现在也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这石头我认为就是一个太空环境,火星或者其他行星。而且我觉得这个飞机扔炸弹,还有这个小探测器,我觉得是一种游戏,他在探测,他在开发,而且我觉得小孩在玩游戏的时候都希望建立一个新秩序,我觉得画画也是,他想介入,想建立一个新秩序,这一点我觉得也是挺有意思的,建立一个新秩序也是成人喜欢玩的游戏。比如说推翻一个政权。总之在我心里是很有趣的画。
 
姜志平:听到姜靖说这些我很高兴。
 
夏可君:符合你们80后的想法,看他的画很快乐,很轻松。
 

查看20428次

上一篇
陈田·一个梦想家和中国首个艺术乌托邦
批评家、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主执电影赏析
闫 锋·08年新作与旧作
崔卫平批评
朱立波·08年最新作品
下一篇
庞智卿·08驻馆期间的新创作
张广辉(上苑艺术馆07驻馆艺术家)新作品
郑旭光·评《阿特拉斯耸耸肩》
丁东批余秋雨《名人与平常心》
崔卫平·经历人性灾难之后—范美忠事件认识之一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