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美术 > 08驻馆艺术家一
闫 锋·08年新作与旧作

[2008-7-9 12:00:00]


闫   锋·08年新作与旧作

(上苑艺术馆08国际创作计划驻馆艺术家)

 

诗人蒋浩、秦晓宇主持阎峰作品讨论会
 
 
时  间:2008年7月16日
地  点:上苑艺术馆图书馆
主持人:蒋  浩、秦晓宇
人  员:岛  子、董长健、程小蓓、郭  盖、黄静远、蒋  浩、姜  靖、姜志平、李  蕤、李祥震、刘高兴、马相武、秦晓宇、孙文波、庞智卿、汪建中、 文  皆、席亚兵、徐忠平、阎  锋、张广辉、赵木头人、张晓童、周雪梅、欧  亚……等(按姓氏笔画排)
整  理:张振蕾
 
高兴木头闫锋静远在作品讨论会上
 
蒋  浩:程小蓓安排我主持今天的讨论会,三位主人公大家都知道:刘高兴,来自台湾的艺术家,他的标志就是现在戴的这顶帽子;长胡子的是赵木头人,大家刚才看到的我房子前面的木雕就是他的作品;而阎锋的工作室又在我楼上。三位都跟我或多或少有些特别关系。我和馆里的艺术家平时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相对比较了解一些。现在有很多写诗的也介入当代艺术,想做一些事,各种目的都有。当代艺术已经是一种资本,里边有利润,所以大家都来做艺术,也不是一件坏事。写诗的人看艺术品,跟做艺术的人看可能会不一样,相信大家在这种交流中会感受到这种差异。艺术其实就是追求这种差异,写诗的有句话叫功夫在诗外,可能艺术在艺术之外,他山之石嘛,其它专业可能会给本专业带来一些问题意识。意识到一些问题,这也是程老师做艺术馆的宗旨。我们请闫锋来谈谈。
 
阎  锋:大家好!我来自辽宁,我喜欢简单朴素的东西,喜欢不同的多种多样的艺术表现形式,喜欢做跟我有关或对周围的一种判断的作品。相对来说我喜欢做一些边缘的事情,或者比较有点实验色彩,我更喜欢先锋或者有点后现代或者很中国的一些体验,包括视觉的表达传达,我做作品基本上就是这种方式,目前状态还是喜欢表达自己有关的周围的判断,传达方式不折手断,平面、行为 、图片、装置、影象、都感兴趣、或者说新出现的东西我都喜欢;我是这样工作的。
 
蒋  浩:哈,你说话的声音完全就一个节奏。阎锋的图片作品我很少看过,就过且不论吧。你住我楼上,老赵是我的闹钟,你就是我的模范。你的《男左》还是申请艺术馆的时候我看过的,很喜欢。你到这里后,就继续画了这批《水》,而我个人觉得你的《男左》已经把《水》的所要表达的东西基本上都表达了,这也是我不太喜欢后面这批作品的原因。如果后面这批作品是以前画的,我可能就会喜欢后面的。像这类有点极简抽象意味的作品,它的形式感就特别重要。阎锋对他的作品有一个自己的选择和理解,他的观念跟老赵可能有相似处,更看重制作的过程和劳动的体念带来的对生命的非艺术理解,最后落实到对个体生命存在的看法,由此逼近生命和时间的不可解释的神秘本体。我这段时间也遇到了些问题,艺术跟我自己的关系可能就是这样一个关系,而不是跟艺术史的关系。其实今天的家这三位艺术都有这种倾向性,做作品时不会特别考虑跟艺术史的关系。我能够欣赏老阎作品表面可视觉范围里的某些轨迹、气息,线条背后的某些迷茫和坚韧。但我还是希望老阎新的作品能有比较大的变化。我觉得他的作品还是简单了些,即兴了些,虽然我很喜欢即兴,歌德说过,一切诗都是即兴诗。我有时候希望你把作品做的更装模作样一些,或者说应该有一个阶段,这是我自己的一个感触。现在请大家发言。
 
a8-行为集体
 
马相武:我基本上同意主持人的一些看法,阎锋的作品实际上是一个多面的边缘交界的一个现象。也就是说他是一种行为艺术波普艺术和工艺图像,其实三者都能搭界,其实从三个角度都能来判断,我希望你的作品有两种状态,一种状态就是按照你现在的做法,做一百块,但这一百块里面应该大体上有几种,还有一种做法是一百块是一百种,每一块有一种,包括它的色彩包括它的背景,包括这种水波的纹迹,或者是树的年轮的纹迹,或者是指纹,或者是自然界,甚至是墙面,其实有一百种可能性,所以我觉得包括色彩、图案无数的链接组合构成一种形式感,所以我觉的是由两个发展方向的。
 
何三坡:我今天是骑自行车赶过来的,不是说我的辛苦是说我的收获,我在路上碰到一个老头,然后问路,那老头问我干嘛,我说这边有个艺术馆,去看艺术家,他说了一句话我觉得特别有意思,他说你们搞艺术的什么事也不干还活的这么滋润,真让我们难受。其实我听着很愉快,我很愉快是因为他很嫉妒我们艺术家的自由。因为我来的有点晚,赵木头人的作品只看了一部分,主要是看了刘高兴的一些作品,我很惊喜也非常高兴,因为在网上看到的一些作品我以为刘高兴在胡闹,没太关心,其实要了解一个艺术家,重要的还是他的生活,今天我来听到蒋浩介绍了高兴的一些生活,我觉得这种传达给我的自由我真是觉得太高兴了,我也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在北京的20多年里我基本上什么事都没干,基本上都在谈恋爱,但是我谈恋爱只是和女的谈,但是高兴的作品里面比我更牛的是我是有边界的而高兴是没边界的,他随便拿一双鞋子或在墙上画一个符号,画一头猪或者画一条狗,这种随地涂抹涂鸦式的这种自由,差不多是我特别喜欢的唐中的那种自由,所以我特别高兴。赵木头人和阎锋的作品我觉得他们之间有一种相同的品质,就是拓宽艺术的边界,他从架上走下来后他的空间变大了,你们应该跟刘高兴学习应该更大胆的向前冒险,可能现在胆子还小了一些,就这样。
 
秦晓宇:我觉得这三个艺术家特别有意思,放在一起思考就更有意思了,如果说高兴是艺术的享乐主义者的话,阎锋就是艺术的禁欲主义者,请大家想象一下阎锋创作的过程,就知道那是一个多么枯燥的工作,特别细小的纹路的勾画,这个过程是非常的枯燥,无聊。他的纹路画的特别密实,但是传达给我们的效果很奇怪,传达给我们的反而是空虚,特别是水波的那个,因为水波本身就与时间有关,他把它填的密密实实的,没有一个地方没有他的笔触,我感觉真的是一种极度的空虚,特别是这种空虚跟他的工作的状态那种枯燥无聊是呼应的,蒋浩说这是浪费时间,不过徐冰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喜欢为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付出巨大努力的过程,这本身就是一种诗意。” 阎锋的画看久了,盯久了,你就会眩晕,而且你会觉得时间就这样浪费了,很消极的感受,不像高兴的作品,让人对世界抱有希望。
 
a4-上下左右
 
姜  靖:今天讨论的三位艺术家都是我非常钦佩的,我们馆里现在将近有30位艺术家,这三位年龄层较高,因为现在的时代都是重视年轻或者是重视一些表面,因为市场会倾向年轻艺术家,年轻更具备可发展因素或者是商业性,恰恰他们三个脱离了这方面,我觉得你如果真的把“艺术”当成艺术,纯粹的看待,还是需要时间的,越来越醇厚,不是一味快餐,一味商业。
比如说赵木头人的作品,他说他从砍木头中得到快乐,我觉得这个我是有同感的,当我觉得我自己是个刷布的或是涂漆匠时候,实际上我是非常快乐的,这个感受很朴素。赵木头人的作品实际上也不是原生态,我认为里面有很多的艺术规律,并且做了很多学术的研究,这个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而且我们也在不断的向他学习。
像高兴的艺术,应该说高兴是无限的,艺术是无限的。高兴的整个人都在艺术之中,常常给我们惊奇,在没认识高兴以前我以为艺术是很窄的,艺术是博物馆美术馆陈列的,可是看到高兴的作品以后,我们就知道眼界和见识是多么重要,做了这个工作你就要不断的拓宽视野,多看。他的视野像坐飞机一样是在天上的,像我可能是在地上走或海里游,我会一步一步前进,速度和距离会带给我很多障碍,可是高兴他脱离了这些,他的艺术是无限自由的,无所不容的。
阎锋的作品,他说他是在做视觉的,我觉得他对视觉那种严格的挑剔达到苛刻的程度。把视觉做到极致与极端,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斗狠”。也有一种神圣感在里面。刚才岛子老师说他所有的作品是东方式的抽象,他把自己的创作作为一种过程体验。过程艺术也是一种观念艺术,就在于即时体验,在于形式的无界限,在于生命的自性表现。这种说法非常系统,非常钦佩岛子先生的眼力。我也觉得阎锋整个作品和人都是在他的理念里,而且他是严格的以他的追求规范来前进的,这就是我说的。
 
幽默与诙谐在坐谈会上常常成为主调
 

       2007年5月油画作品《流》参加“从这里出发2007上海青年美术大展” 2005年5月油画作品《男·左》参加“视觉惊艳2005上海青年美术大展” 1999年油画作品《男·左》参加“建国50年辽宁省美术创作成就展”获优秀作品奖  

315

上下左右

行为

行为

行为集体

流-局部

男左

装置

查看6111次

上一篇
崔卫平批评
朱立波·08年最新作品
邹时丰新作品
姜靖新作
刘丽安诗二首《细节之上》
下一篇
批评家、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主执电影赏析
陈田·一个梦想家和中国首个艺术乌托邦
姜志平·08驻馆创作期间的新作品
庞智卿·08驻馆期间的新创作
张广辉(上苑艺术馆07驻馆艺术家)新作品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