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Introduction | News | Artist column | Literature | Art | Photography | Architecture | People | Artist
Art criticism | Art market | Books
Search:
title author content
People > People
Dao Zi

[2011-2-11 21:30:43]

岛子

(上苑艺术馆艺术委员会委员)

  岛子,(原名王敏),汉族,1956年11月生于青岛市,先后毕业于西北大学、北京师范大学,获文学学士、文艺学硕士学位。曾任西安市文联《长安》文艺月刊副主编,四川美术学院教授、美术学系主任,重庆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现为中华美学学会会员,国际美学学会会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指导研究生研究方向:现当代艺术历史与理论;艺术批评学;后现代文化美学。个人研究探索:现代诗学;生态美学;基督教神学。主要著作/译著有:《岛子实验诗选》,中国和平出版社,1987年。《美国自白派诗选》,漓江出版社,1988年。《燃烧的女巫:西尔维娅.普拉斯诗选》,新世纪出版社,1992年。《后现代状况:关于知识的报告》,湖南美术出版社,1995年。《中国当代油画研究:观念变形记》,广西美术出版社,2000年。《后现代主义艺术系谱》,重庆出版社,2001年,2005年修订再版。从事美术学教学、视觉艺术研究、艺术批评及诗歌写作,并策划艺术展览。

  

  

岛子在上苑驻馆艺术家作品讨论会上的发言

  

      很高兴过来参加上苑驻馆艺术家的工作总结,其实也是来分享程小蓓这几年的奋斗成果,去年竣工的时候我就来陪着她转了转。当时我有一种疑惑,尽管这是一个建设性的文化规划,这个规划当时令人觉得挺乌托邦的,在这个惟利是图的时代,还有没有可能产生这样一种自由创作,无界思想的飞地。但现在看来它不是一个乌托邦,我觉得是一个"异托邦",乌托邦还是有一个共同理想,一种集体追求,但是"异托邦"就是在一个齐一化、模式化的社会寻求一种差异,这种差异是尊重每一个体,每一创造主体,每一个有创造力的生命,去寻求他们自己的意义和价值。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成就。因为在我看来,当代艺术从新世纪以来,其实已经走向一个挺糟糕的状态:一个是官方推行的艺术产业化,另一个就是前卫艺术精神正在被资本强权消抹掉。前段时间在我们清华开了个艺术与资本论坛,我提出艺术批评要对抗资本强权。结果那些获利的人很不以为然,在底下就开始骂。其实骂也好,说明触到了痛处。当代艺术存在很大的问题,一个是按照一种生产模式来进行创作,这种生产模式一方面是市场,另一个就是艺术史遗留的能够生效的风格迅速模式化。他导致了图像过剩、导致精神贫乏、麻木不仁。表面看似热闹,天价艺术家出来了,像2006年,特别是去年最高拍卖价是刘晓东的写实油画作品6000万,但是到了08年春拍,我们看到绝大部分开始流标了,这就意味着中国当代艺术在八十年代建立起来的一种精神价值(我们把它称为当代性或先锋性),其实处在一个危机的状态,一些食利者在欢呼雀跃。但是作为一个批评艺术家站在批评立场,就是要坚实审美价值和伦理价值,不可以把所谓成功的指标树立在经济价值上,我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文章和网络上都谈到这个问题。

      所以我今天来感觉很高兴,其一是这里没有一种按照当代艺术模式去跟风的习气,其二就是这里的艺术家之间的关系比较和谐,有很认真的创作态度。现在很难在一个艺术区里谈艺术,一般就是进入一个画廊管理流程,某一个画廊出钱请一些人来说好话,捧场,然后一顿party,大家暗中都在较劲,怎么卖,去哪里卖,总之就是卖,有没有不能卖的东西呢,能否看到一些更高贵的灵魂呢,其实还是有的。

 

 

 

岛子在上苑艺术馆门口

 

      下面我想谈谈今天的展览的三位驻馆艺术家作品的观感,我看到赵先生(赵木头人)的木雕作品,在台湾叫“素人艺术”,即民间未经学院学习出现的有才气的艺人。在台湾有一个跟西方潮流对抗的过程,当时台湾的乡土文化运动,包括陈映真写的那些长篇,都属于那个时代。像雕塑家朱铭就溢出了那样一个迅速西方化的模式,在1970年代就出来了,还有一个就是1960年代对抗日据时代那个模式,要走出日本化模式来,在更早的时候就出现了像五月画会、东方画会,例如萧勤、刘国松这批人,后面接续谢德庆、李盛铭、陈界仁、顾世勇等1950年代后出生的艺术家。台湾经验值得我们借鉴,这个经验首先就是在地化,注重本土文化资源的利用,注重本土政治文化问题的批判性表达,艺术家自觉介入了民主化进程;其二就是不再按照流行的国际化模式去建构他们的本土艺术。对台湾的艺术发展经验我没有更多的解释权力,最近五年去过两次,一次去辅仁大学讲学,一次去台南艺术大学,我做了些田野性质的考察,最感兴趣的就是他们走过那样一个既对抗又融汇的历史阶段,包括1980年代那样一个泡沫化的市场化阶段,可以说现在的台湾当代艺术找到了自己的本体、本位。

 

 

 

作家公寓的草地上赵木头人的作品展出

 

      看赵木头人的作品他有一种感染力,有一种在地的、个体生命的经验,他的作品表现出一种很朴拙、很诚实的土地气息,他同时也在解构非人的外在压抑。但是赵先生面临风格化倾向,因为这种东西容易流于民俗风格。当代陶艺的民俗风格化倾向就是其发展的障碍。我看到这种木雕还是可以再往前走一步的,比如说可以借鉴德国新表现主义那几个艺术家,他们都在做雕塑、做木雕,但不是把绘画语言转换成雕塑语言。赵先生可以尝试向抽象化、表现性甚至装置艺术去寻求一种更陌生化的语言去突破民俗风格。

 

 

刘高兴作品

 

    刘高兴先生的作品很好地吸收了二战以后的观念艺术,比如说意大利的贫穷艺术,日本的物派艺术以及无形式艺术、过程艺术等。大家刚才谈得很好,如何对于环境的利用和把握,我认为在这里最主要的还是一种观念在里面,这种观念实际上就是人对待物的态度,大家看到一堆尘土,一根铁丝,一些垃圾纸片,针头线脑等,很微观、很卑微的一个物,他把它提升出来,给出一种秩序、一种意蕴,就像海格尔说的物本身是沉默的,泥土、大地是沉默的,艺术家上手把它打开了,艺术的真理性敞开了、开显出来,海格尔说这是真理的自行涌现。我想,关键是艺术家要“上手打开”物的自我遮蔽,就要经过很严格的专业训练、自我训练。我们不妨仔细品味高兴先生的视觉语言,其作品的任何一个痕迹,一根线都是很有质量、有意味的,看似随意,实则构思严谨、苦心经营。如果没有“上手打开”的训练,从附近村里找一个老乡来做这些东西是不可能的。这里首先是一种艺术观念,一种方法论,艺术方法论就是艺术哲学思维,艺术家对现代艺术的观念史了如指掌,他才对创作的主题、题材、媒介、手法会有一个深刻的自如的把握。他的东西才感染你、抓住你,把观者的心放在里面。

 

 

闫锋作品《流》

 

      闫锋先生的作品还是一种抽象艺术,或者称之为后抽象艺术,抽象在今天实际上是非常难做,因为抽象的历史有一百年了,从康定斯基1901年开始创作,后来又写出《艺术的精神》这本书,上个世纪在世界各地已经形成了至少有二十几个抽象流派,包括台湾萧勤他们的抽象画派,就是非常典型的东方式的抽象。在这里值得肯定的一点,就是他把自己的创作作为一种过程体验。过程艺术也是一种观念艺术,就在于即时体验,在于形式的无界限,在于生命的自性表现。在一根线中缠绕、舒张、回旋,像手印,像水波,在反复中不断的重复中去体验一个过程。我看到他把日历一张一张贴进去,这也是一种后抽象,这种抽象的可能,就是不再属于风格论的,他克服了抽象风格主义一套理念,回到日常、回到本心,回到自性,回到一种微观的,幽微的个体体验、个体叙事中去,它才有力量,它才开启人的灵性。

 

     大致我就说这些,谢谢各位。

 

 

岛子和小女儿王歌诗在上苑艺术馆看郭盖的作品

revealed 1920 times

previous
Dr.Gao Minglu
Dr.Patricia Briggs
Li Wenguang (Candidate of 2011 Residence Programme
Ren Zhitian (Candidate of 2011 Residence Programme
Zeng Qunce (Candidate of 2011 Residence Programme)
next
Can Xue
Cheng Meixin
Cui Weiping
Zhu Dake
Xia Kejun
CopyRight©ShangYuan
Tel:010-60635299 60635757 Postcode:102212
Address:Shangyuan Village, Changping District, Bejing, China.
Support:9oao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