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国际创作计划 > 2016候选人
苏丰雷(中国安徽,​诗人)

[2014-12-17 17:26:36]


苏丰雷(中国安徽,诗人)


苏丰雷,原名苏琦,诗人1984安徽青阳。曾参与创办《诗托邦》网刊并担任首期责编。2014年与友人共同发起“北京青年诗会”。2015年上苑艺术馆驻馆诗人。主要有作品《木码头》等。现生活于北京。

  

诗作品:

 

风雨

 

风或/和雨之后的馈赠

是一片近在眼前的燕山,又那么远

清晰、硬朗,如父

 

它似从记忆的湖水中浮起

我向它走去,从故乡的谷地穿过

 

穿过。一片黑白的风景:一片

泛光的水和搁浅的巨船数只

船身剥落,露出深灰的木质

与白色的水,构成苍凉与光阴的逝去

 

我依稀记得在这风景没有陈旧之前

你曾以此为背景拍过照

 

而我看见的就是这张照片

只是你失踪了,而风景也经历了岁月

 

而山的光晕就在前上方

我往它赶去又是为了什么?

那更高大的土为何如此诱人?

 

 

 

“爱”

 

你在液化气灶上烹饪

妙手催开三代人的味蕾

孙女站在门槛外

一个白色粉笔圈内

她像一棵蠢动的小圣诞树

 

她深深的黑眸一会儿望远方的云

一会儿望你

她的勇气一会儿荡漾到圈外

一会儿禁锢在脚下小小的影子内

她的小脑袋边环绕着你威吓的卫星

她有些无奈,叹了几口气

 

每隔几分钟,你的声音会响起:

豆豆好吗?

她答:豆豆好。粉嫩的声音

是一颗刚诞生的行星

“豆豆真乖!”

那朵远云的云脚现在正

    踩在

她的脸上

 

 

 

大雪

 

我的乡村下大雪了

我走不到学校

不是千里之外的大学

而是家乡的补习班

我的乡村大雪皑皑

白白封住我的回头路

 

大雪降落在我身

在我的家庭、在我的乡村

这冰厚的新雪覆盖在

常年不化的大雪之上

我在雪地里拖着辎重

陷于茫茫的雪白

每走步大雪都咬吃我的血气

 

我走不动了

我身体里的血抵挡不住大雪

我身上循环的血是什么血

这化不尽的大雪是什么雪

我的乡村大雪正下得紧

我不要去我的大学

我也走不到家乡的补习班

我的乡村大雪皑皑

白白封住我的回头路

 

 

 

一次旅行

 

草原比生活多了平滑

稀疏的马匹比城里车辆也尊贵得多

 

我和你在一支旅行队伍里

而你已有一朵女儿

 

我看见草原的俊儿子骑着大马

他的女儿骑小马,哒哒、哒哒

 

她会教你的女儿骑小马

并成为相互赠礼和通信的好朋友

 

我独自居住于牧人的家中

和你,还有你的女儿

 

我的前途未卜的爱情

我的前途未卜的命运

 

 

 

暴雨

 

亿万只蝙蝠过境

制造一场浩大的暴雨

那里,清凉、干净

屋后有通向另一乡村的小路

但在更远的地方是禁行

 

禾苗青青

稀疏、忍耐在方糖的清水里

清水汪汪凝视着我

 

打开门

沁凉、阔大和甜丝丝的早晨

拉我入怀

用她微暗、巨大晶体的怀抱

处子长发、乳房的芬芳

 

有亿万只蝙蝠过境

制造一场浩大的暴雨

屋后有条小路

通向更远的地方是禁行

 

那巴掌大的小世界

已被雨水冲毁了

 

 

 

 

你让我看你背上一道深沟般的鞭痕

着滑腻的油膏

你说你屡次被铁钩从背后勾起

死亡在你眼里晶亮

扩散愤怒惊恐

 

 

翻车后你不及包扎伤口

就继续宵征,血顺着腿

和着浑浊的尿,流淌

你挥舞三板斧

被夜蟒和魑魅持续砍杀

失败烹调你的黑与硬

降落你于苍茫的白雪深渊

 

 

 

致——

 

把我想象成你的一个童年之邻吧

我们曾一起玩过家家游戏,在沙地上

各自模仿家里的青年父母,在沙地上

开辟又创造性地入了戏,在沙地上

协调如左膀与右臂,在沙地上

我们搭房子又埋锅造饭,在沙地上

抱孩子还哄话,在沙地上

我的家庭后来降临了一次命运的远徙

 

把我想象成你前世的那位你愿意吗

我们携手挨过岁月的侮辱,保存着骄傲

不妨想成文革里双双自杀的某一对夫妇

那含冤的灵魂重被赐回人间,保存着骄傲

他们一边追求灵魂的丰盈

一边踏寻昔日的情人,保存着骄傲

我在这跌落的朝代打转多年,保存着骄傲

我眼前云上的你正是那属我的人儿吗?

 

 

 

智慧

 

是情欲让你老了,还是来自年老的智慧?

大学毕业后,你九头牛撞进霾家庄

在那里与你的织女喜结连理

一家三口紧密相依,你们会白头偕老

而我们后来音信全无,只每年一两次我会梦见你

你面木无表情,是心灵的晴雨表,不像其他同学

我不在意,很高兴;我满溢的天真、无知又展露无遗:

              一座方壶般白塔矗立眼前

              有

             一

            根

           极

          长

         粗

        竹

       竿

      斜

     靠

    着  

   通

  向

 塔

我以为我可以从竹竿漫步到壶口

用绝妙的技艺在短暂时间魔术般猎获拥趸

但没走出几步,竹竿就辞退了我的企图

这几步,几分钟,然而却是人世的十年

我成了别人的笑话,我吃别人的笑话度芳年

还好:这十年,谁在我的无知海洋滴了一滴智慧

(智慧就这么一滴,我应该怎么用她?

我的内眼将是这一滴智慧的追随者,她将是

我的彗星,我愿骑着这只扫把,永远遨游在我的海洋里

不必言行时,我保持沉思默然,有必要

言行时,我将更仔细地穿起那滴智慧的铠甲

手拿勇敢的矛和必要的盾,步履小心翼翼)

说到底,那根通天的竹竿太可笑了

理想的路从来没有这么理想

人世的风很大,唯有努力学习珍珠贝的生存

 

 

 

捕鱼

 

在正午的浓荫与知了的聒噪声中

兄弟俩掏出他们的雀儿

看谁飚得更远

那抛物线的温暖喷泉垂落遥远

斜坡上的棉花幼苗

接受着那浓得化不开的捶打

就像一阵急雨扑打干旱

和来不及躲避的农人

 

哥哥拿着篾箕、弟弟拎着水桶

奔下斜坡、从密匝的旱地间穿行

疾速经过一片浅斟的池塘

再一次下沉到低处的水田

水田与皱坡之间有一条杂草茂密的水沟

水沟里水体浑浊、淤泥深滑沁凉

仿佛不久前有人在这里捕过鱼

他俩蹑手蹑脚,哥哥仔细地在下游

用篾箕封住去路,弟弟在上游不远处

跳进水沟,用脚轰响着水沟驱赶其中的鱼虾

哥哥把捉着时机,待弟弟靠近

双手沉稳、猛然拎起篾箕

更为浑浊的水体立即从篾箕中渗漏尽

几条小鱼、几只小虾,甚至还有一个螃蟹

在箕底的篾床上显现不停蹦跳跃动

在突如其来的收获兴奋里,它们被倒进水桶

弟弟提着,不再轻飘,与哥哥一起

继续向上游征伐,一边商议下一轮的战场

 

乌云翻滚,不多工夫天地一片晦暗

兄弟俩已沿水沟上溯久远

四望自己的村庄已比其他村庄更邈小

他俩停止了捕获、小跑着往家赶

那只沉甸甸的水桶被哥哥拎着

弟弟则提拿那只战功赫赫的篾箕

他们的脚掌在那窄细的田埂上

不仅跑得快,还很感到一股肌肤的亲昵

但待跑到大田埂上他们的脚掌

就必须接受那些膈应的煤渣

他们的奔跑就没那么自然、畅快、如意

苦难那么大的雨点纷纷摔打下来

啪嗒啪嗒轰击在水田里、脑门上、路上

大雨又急又快,看来跑不回家了

他俩就选择在另一村庄一户人家避雨

在屋檐下他们凝望从天上滚滚而落的雨水

仿佛看着一台布满雪花点的黑白电视机

这时那汹涌的雨水正往他们家倒灌

已把他们家的厅堂、庭院统统淹没

而他们的母亲正赤脚站在厅堂的雨水里哭泣

而他们的父亲穿着雨衣

依然还在水田里插着秧苗

 

 

 

传说*

 

尸首曝于野

千里无炊烟

生民百遗一

一支彪悍、凶猛的骑军

如一队庞大的食人蚁

在道路上汹涌、席卷

把把锋利刀剑上的人血

还挥发着腥膻的气息

 

震颤的大地

和迎面的腥风

已给女子捎来杀戮的消息

她面容端丽、圣洁

眉目勇毅、慈悲

举手投足雅致、娴美

她怀抱着一个幼童

而牵引着一个更小的稚儿

慷慨、从容向那野兽之口挺挺走去

 

那叫做长毛的野兽们

已近乎杀尽大江南北的人口

他们的刀剑已饱饮人血

他们的心魂已疯癫良久

他们已杀无可杀

而今他们远远瞅见路途上的女子

和两个稚儿

如饥饿的狮子群包围了一头小鹿

为首的凶野军长挥舞大刀

吆喝起胯下的烈马

鬼煞般向那妇人、孩子驰去

后面的军队也疾速扑上

他们对杀戮的欣快已上瘾

 

军长的大刀在日光下泛出寒冷白光

在飞快的挥杀中

他注意那妇人的静宁沉毅

而她搂抱着大孩而牵引着小孩更可怪异

好奇让他抬高了刀口

抽刀的冷风从他们头顶倏忽掀过

而他们却面不改色继续行走

那军长喝令他们站住

并严厉地质问那妇人

竟将大儿搂抱在怀而将小儿牵引

却是因何?

 

女子抬头寻找到那魔头的眼睛

她的圣美令他心头一动

却又让他感到无可亵渎、侵犯

女子潺湲吐出纯净的言语:

我怀中所抱乃是为你们所杀害的邻家之子

手中所牵乃是我自己的小儿

女子的这两句话语如同电流和磁波

激过军长以及这一众兵士

他们被这一幕讶异得神思恍惚

天地间一片岑静

 

不知过了多久

也许只有刹那

那为首的军长匍匐于地

眼泪哗然流淌,并说

感激观音菩萨启示

我们不杀了

那万千士兵也纷纷匍匐于地

跟随着军长说

感激观音菩萨启示

我们不杀了

 

那女子面露微笑

默然静立

望着他们纷纷放下屠刀

牵马低头回返

 

 

注:根据三爷爷(我爷爷的胞弟、我父亲的养父)的口述创作。

 

 

 

秘密花园

 

很多年后

我带几个友人去九华山

游兴未泯

我决定邀他们去往我老家

乘便讲讲我家庭的故事

我们在乡间小路上慢悠悠地逛

我领他们去往水草茂盛的田间

因为多年未去

我只知道它的位置

却不清楚是否能够抵达

绿油油的稻棵长势喜人

田埂上杂草拥挤已无余路

我们又去往山边

我指着一片快湮灭的遗迹

告诉他们曾经火热的高台

和同样热度的心脏和笑声

我们进入菜园

那里有座可做洗漱的小屋

记不清何时所建

我们在那里洗去困乏

真真一点不累

为打露的这些往事清醒

然后,我看见我母亲

窸窣地打开大门

她像个小媳妇,笑着

与客人们打招呼,然后

走进菜园,把尿桶里的尿倒到某处

那里的小白菜性喜尿素

我们洗罢热水脸,吃了点早餐

关掉灯,置身于沉甸甸的大地

和轻灵的蔚蓝色天空的提篮里

那片菜园中的池塘依旧楚楚

是母亲洗涤尿桶的地方

早晨清澈的池水里

小鱼儿纷纷腾跃

拍击着水面和我们打招呼

抖动的圈纹荡漾开来

我家的老宅仍旧坐落在上面

我的老父亲还睡在他亲手打造的

结实、漂亮的床榻上睡意沉沉

不知道他昨夜从哪一家、和什么人的

腾腾宴席上酒足饭饱地归来

中堂的条几上

钟儿希绪弗斯般周而复始

鸡儿们从拥挤笼中雀跃跳出

为自由,为正在播撒食物的吆喝

发出啯啯、喳喳的欢喜声

猪圈中几栏猪儿敏锐地听见

女主人风铃的声音

它们体内的装置叫它们此时无法安宁

趴在栏上吵着、盯视着女主人

提着沉实的食桶

从倾斜的小道旖旎走来

那头老母猪最是安宁

十多个猪仔正叠成两排拥住

她那多乳的奶嘴

它们发出细小痛快的抢食声

它们的老母则发出幸福的哼哼

小杉树林深深,露水儿沁凉

林中空地有经常洒扫的痕迹

后面土黄路上待会儿

就会路过一阵少年的喧哗、铃铛声

而经过之后

乡村里长久宁静

除了偶尔几声穿透的公鸡打鸣

 

 

 

车站

 

我才是问题,所以才选择不断告别

去寻找,流徙的道路也是开凿运河

流过荒阔的郊野和陡峭的城市

错开来时的车站,绕开它的对面

流向更远更深。我渴望陌生的停驻

可以收听故事、风和心的声音

我知道,有一类问题别人无法指引

他们指出一个方向,我也会若信若疑

心里的一些结,只有漂流才能松解

污墙、电梯、车站,都是陈旧、黑白

这一座建筑或另一座我来来回回

集装箱的公共汽车总是不断轰向洞开的大门

这是一种状况,这里没有回家的车站

 

远了,回不去了,或不愿就这样回去

我走过那些交叉的街市、立交桥

穿过灰旧的低城,像穿过三十年

我来到又一座车站,天空到地面都破损

路两边的人群是密集的五百罗汉

叠床架屋,又蒙上路灯的黄尘

我插入其中,凝视这些粗犷的男人无辜的女人

我觉得他们迎对着我内心的棱镜

是在寻找站牌,寻找回家的车辆?

没有直达的车,我的预感应验了

那么就得考虑中途在哪里转换

我比这些蒙尘的人还要困难重重

尽管我想携带他们一起回家,这些男人和女人

但我知道,我带不回去,首先他们不会转向我

因为我的声调,因为他们新建的温暖小窠

我已知道,我只是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夜深了,我得想想必须在哪里留宿

我将在中途下车,去往友人之家

那些灵魂是温馨的,我将在那里休憩

消除我的浮躁、疲劳、幻想,雕刻更结实的我

我还知道,在那里我将经历漫长的等待

那车辆才会出现,那车站才为我而存在

漫长到我将会出现三条腿,甚至没有腿

我的心拥有得很少,她一呼喊我就听得清

她说,走吧;我就知道,没有其它的路

所以,我愿意流徙不定,在过程中贫穷而富有

我心中有一枚钻石湖泊,她在那里守着我

只有第一次把她打磨成杰作,第二次才有可能

所以,第一次或第一个才是我的首要任务

遭遇我的万物,因为得到另一种生命而向我致意

天幕上的星群,其中一颗会守护我归回林中之家

 


查看1994次

上一篇
【上苑V拍】2014-12-14(周日)推出上苑驻馆艺术家寿天工笔绢5幅
上苑艺术馆2014年驻馆艺术家创作展览记录片
【上苑V拍】2014-11-29(周六)推出上苑驻馆艺术家郑跃的5幅油画
【上苑V拍】2014-11-23推出上苑驻馆艺术家王承利的5幅油画
【上苑V拍】2014-11-16 推出上苑驻馆艺术家尹训志精品5幅油画专场
下一篇
滕锋(中国北京,架上绘画)
达雷尔· 基思·罗伯茨(美国,芝加哥)
易卜拉欣olfat(伊朗德黑兰)​
刘旸(中国河南,架上绘画)
刘庆振(中国河南,架上绘画)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