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建筑艺术 | 陶瓷艺术与摄影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新闻 > 对话访谈
以诗性的情怀,在艺术滋养中蔓延——《上层》杂志专访上苑艺术馆馆长程小蓓

[2014-8-13 13:55:42]


 

 

《上层》:你有非同一般的经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从医的同时,创作了大量的诗歌,出版诗集《热爱生活》、《一支偷来的笔》、《她跑进跑出》;1997年又开始写小说,出版长篇小说《无奈的生命》、《你疯了!》;到2000年开始组织策划“北京上苑艺术馆”和“中国现代建筑博物馆”,苦心运营直至今日。从医生、诗人、作家到做艺术馆馆长,跨度很大,你为什么要做上苑艺术馆?它对你来讲意味着什么?

程小蓓:先就你这里封我为“馆长”一职说起吧,这个职称让我很不自在。称谓在外国艺术家那里从来不是问题,他们直呼其名“Xiaobei”,一点不带含糊。今年斯洛文尼亚诗人老远见我“ChengI’m hungry. Doyou have food?”好像我是他的厨师?!纠结的是中国大陆人和台湾人,你让他们随便点不是件容易的事,起码要二个月之后他们方能接受我不是一个“馆长”的事实。因为我的行为举止真的不像一个什么“长”,我也不想装成一个像“长”的人:端着,说话挑拣着词汇,语气注意着分寸……。要那样就不是我了。

参加上苑艺术馆“国际创作计划”的驻馆艺术家与我之间的关系是哥们关系,功能是艺术活动策划人、管家、服务员、司机,有时候还会是清洁工(不是我们没有请工人,是我有洁癖,看着哪儿不整洁了会亲自动手)。所以我让他们别叫那“长”,叫我老程、小蓓姐,实在过意不去就叫程老师,这样觉得舒服,自在。也可以随便点、甚至撒点野什么的也不会见怪。

话扯远了。我写了一本关于上苑艺术馆的《建筑日记》,由诗人明迪在美国赞助出版。这本书里有你这个问题的答案。想到《上层》的读者可能看不到这本书,那我就在这里简短总结几句吧。说这个问题先要说刘丽安,她对中国大陆诗人的关注、支持与热爱,对我影响很大。上世纪八十年代未我们认识并成为了好朋友。有人对她也问了同样的问题,为何要出资发起“刘丽安诗歌奖”?她对很多人说过,就是“爱”!这一个字意味深长。

对于我也许没她那么意味深长,我是性情中人,干事主要从自己的喜好出发。我热爱诗歌,热爱所有与艺术相关的事物,所以就想为此干点什么。刘丽安做事的方式使我决定了后面的事情。当我建设艺术馆的过程中遇到困难,是她支撑着我,安慰我,鼓励我,帮助我。说来上苑艺术基地这么大一个建筑群,筹备与建设时间长达七年,中间没有她在后面鼓劲,真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结果。所以你问“意味着什么?”我说“挺住”、“不辜负”意味着一切。

另外你问“为什么要做上苑艺术馆?”,做与艺术相关的事情对我意味着快乐、和有品质而丰富的生命状态。当然还有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在这里就不说了,因为现代人都不爱听,听了也不太会信,还不如不说。

 

《上层》:上苑今年上半年的“微景致”群展,展出了你不俗的摄影作品,之前你还出版了在摄影界颇有影响力的摄影集《活路》。同时,你还在用手中的画笔画一些身边朋友们的肖像。你在诗人、作家、当代艺术家之间三个角色中游走,我看到你在博客上这样描述自己:具有创造性与诗性语言特质的、和艺术家生存的“现在”相关的生命体验为创作作品的基本标准。请谈谈你所理解的这个“现在”?

程小蓓:一般来说,一个人角色太多了就什么角色都不是。我就这样,什么都能谈一点也什么都谈不上。呵呵,没人逼着我干,我喜欢干就干了。

二十一世纪是让我不断惊叹的时代。小时候一封信要等一个月方能收到,一切信息都是过滤好的“成品”;写了一首诗想传播只能一遍遍抄写,后来用“脱蓝纸”、油印机;想去见一个诗友,火车、汽车、马车、步行……几天方才见到。“现在”几秒钟就能发布你的作品,飞机几个小时就能见到你的朋友。电子时代让我们立即看到、听到千里外正在发生的事情……。这些是“物理的现在”。

那么什么是我们“内心的现在”?首先是你有生以来生活中的经验,周遭素材,肌体触时敏感后出现的思考与创作冲动;其次是真实、不媚俗、不盲从,在横向看世界的基础上,在纵向看先祖的成就中,给自己在现在时态下向内看的眼睛。就如当下的你能开着一辆艺术创作的列车出发,沿途可能上来各式各样的人又可能在不同的站下去一些人。这些是你吸纳素养,吐出糟粕的过程。也是你与这个时代重重碰撞,也或擦肩而过的种种体悟。最后终点是你独自开着的这辆列车能够到达“作品”,其实独自开车的过程也是作品的一部分。

 

《上层》:2000年起,上苑艺术馆启动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4年,今天的艺术馆由21个不同的原创艺术建筑群所组成,总占地面积3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9平方米,面对如此大的项目你是怎么运营和管理这个艺术馆的呢?又是怎么给来自世界各地的驻馆艺术家一个“家”的感觉?期间,有着怎样的酸甜苦辣?

程小蓓:说运营,我们有30多套工作室与宿舍免费提供给驻馆艺术家,每年有上千人申请这些空间。如何能从中获得一些运行经费?出租房屋(北京寸土寸金,分分钟就解决问题了)?另外我们或许选一些在市场上立马能出售的作品创作者进来,我们倒腾他们的画也能顺利运行。但我们决不这么干!那就失去了我们创建“上苑艺术馆”的初衷。这个世界还真需要有一些能为人类灵魂品质干点事情的人,为那些真诚面对艺术创作,深度表现生命状态,提升灵魂高度的艺术家提供创作与交流的空间。我们谈不上有运营,所以,我们过着窘迫的日子。希望能通过《上层》杂志,为我们能继续运行下去,获得与社会上有能力运营的商人来合作的机会。

说管理,我们是驻馆艺术家自治管理。大部分工作都是驻馆艺术家担任义工来完成。所以我也才会又是艺术活动策划人,又是管家、司机……。基本是驻馆艺术家在推动我们前进。他们出主意、出方案,我们来想办法促进完成。

由于资金不足,上苑艺术馆室内设备极近简陋,远没有达到他们来之前自己家的条件。所以在物理上成不了家的感觉,那么在心理上能否给他们家的感觉?我们能做到的是宽松自由的学术交流环境、安静独立的创作空间、平等无障的合作关系……。

说到酸甜苦辣,或许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堪承受的。但我这人不一样,有人说我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呵呵,我不知道。我只会面对一切冲我来而的事情,从来不会背过身去。不是说水来我有土淹,兵来我有将挡,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信念:我干的是一件与人无害的事情,所以你伤不着我。更多的时候我将这些起起伏伏当成一部精彩的电视连续剧在看,我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所有的崎岖都是剧情的安排。你如果还想知道有一些怎样的酸甜苦辣,或许你去找一本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来看,那会来的更精彩一些。我这里就不说了,说了你看着乏味,因为我没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写作才能。

 

《上层》:今天的上苑艺术馆,已经逐渐变成一个具有国际知名度的画家村落。利用新的微信拍卖平台,上苑艺术馆的艺术家们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2014年下半年,还会有哪些大的展览活动项目?未来,关于上苑的计划,你有着怎样的预期?

程小蓓:“国际创作计划”是上苑艺术馆的重要项目,它会长久地持续下去。总有人会问,以后会怎么样?其实持之以恒地将一件事情做到极致,就了不得。

当然我们也在寻找一些合作伙伴,如在海南岛开辟另外一个“上苑艺术馆海南创作基地”,来弥补北京冬天不易于创作的寒冷。同时也想将十年来上苑艺术馆积累的艺术人脉资源利用起来,建造一个艺术类学院,在视觉、听觉、肢体等多门类艺术领域里做一些传递与引诱的事情。成就一些艺术家梦想;增加一些有艺术识辩能力的国人;弥补一些我国艺术创新人才的不足;同时扩大中国艺术家的视野,让他们走出国门,到西方艺术发达国家去学习;也接收世界各国对中国文化艺术有探究精神的艺术家。形成一道跨海跨界的全球圆形彩虹。

心比天大,但愿我的命比山厚。上苑艺术馆正在等待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到了,世界也就多了一盏艺术的明灯。

-------------

上苑-文学艺术国际联盟(简称:国际文盟

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Literature and ArtINLA

电话: 010-60635299 60635757

Website: http://www.inlac.cc/

交通指南□北京东直门916路、942路到怀柔,转杯柔-沙峪口(上苑艺术馆)
    □京承高速12出口 > 右拐过水渠西行2KM > 良善庄路口北行到底>右拐300m路北

 

查看3013次

上一篇
"净行"第二回展2014年8月2日开幕
李天恩作品参加-新當代油画艺术大展
孙南达khajuria(印度)
华语纪录片节 2014陈长清《亚当之子》首影在上苑艺术馆
诗人蓝蓝(上苑艺术委员)被荷马故乡希奥斯市授予“荣誉市民”
下一篇
飚墨与狂逸——旅加艺术家宣永生意象性抽象水墨展
上苑2014驻馆艺术家杨子虞作品展现场
《迹象》李创作品展8月30日在上苑艺术馆
《线行2014》程毅作品展-上苑艺术馆现场
《神话》尹训志个展 8月27日在上苑艺术馆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