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本站网络实名:上苑艺术
English
首页 | 简介 | 艺术家专栏 | 艺术品市场 | 上苑人物 | 国际创作计划 | 文学 | 书讯 | 艺术批评 | 新闻 | 驻馆艺术家 | 陶瓷艺术与摄影 | 建筑艺术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内容
只能搜索中文、英文、数字,不得搜索符号!
上苑人物 > 上苑人物
郭盖艺术家

[2006-10-21 15:28:11]


郭盖
(上苑艺术馆艺术委员会委员)
 
 1957年生于北京
1989年:雕塑作品参加中国现代艺术展
1990年:中央美术学院画廊——个人雕塑展
1995年:中国美术馆——个人雕塑展
2000年:世纪剧院——十位艺术家拍北京影像联展
2001年:艺术加油站——《痕》中国影像展
2002年:艺术加油站——《伪》中国影像展
2003年:现代城——《我是中国》中国影像展
 
 
 
烫经小札
 
我找来木工,按照我的要求用三厘米厚的楸木做成高80厘米直径60厘米的九个楸木桶,然后我就开始在上面烫字、刻字。字是从字典上查下来的,所以把这个装置叫做《经典》,这么叫没有混充圣人遗则的意思,只是借用了藏传佛教转经那么个形式,每个桶刻了640个字,九个桶一共刻了5640个字,这个活儿,用了大约5个月的时间。
经在我的头脑中是神圣得不得了的物事,前几年由于一次去寺庙的机会,我也收了几本经,有《六祖坛经》、《金刚经》、《地藏经》,有时候我对着注释把古语的经翻译成现代白话,权且当做一种语言表达的培训和读经的方式。我发现有的经有点象说书先生的贯口儿,让我不喜,我就把它搁一边儿,有空就翻译几行。由这些颇有些江湖贯口儿的经,我想到了一些与经有关的人和事。
我想起了八年前的一个夏天,在湖南临武东林庵,和当家尼姑坚勇的谈话。坚勇年龄大约二十七八岁,个儿不高,小小的长方脸,面容黑红,是经常劳作的肤色,事实上她所在寺庙的尼姑是种田劳作的。我们到东林庵时,看见弥勒殿的地上堆着刚收回的稻谷。晚饭后,月光皎洁,我们坐在庭院中闲聊。
我问坚勇:我去的一些寺庙,当家师傅都到佛学院学习过,你去学习了吗?
“没有”,坚勇沉吟了一下,眼中有泪痕闪烁,“庙里的事儿多,离不开我。”
我问坚勇:你每天念的经,能明白它的意思吗?
坚勇:不太明白,以前跟师父学的。
我问:师父念一句你跟着学一句那样学吗?
坚勇:是。
我问:那怎样领会经中的意思呢?
坚勇:师父说,每天念,到时自然就明白了。
 
在此之前,月光下的晤谈还有一次,那是在一个比丘的丛林,庙的名字我不记得了,也是在一个山上,我们到那儿落脚,吃了晚饭。当家的师父因为修殿的事儿出去了。月光洒落在大殿的木架上。过了一会儿师父回来了, 60多岁的师父穿一双解放胶鞋,腿脚很利索。师父斋后,我们坐在庭院中,望着刚起的房架聊天:
我问:师父您出家几年了?
师父:三年
我问:您以前上班吗?
师父:对,我是退休后出家的。
我问:您有老伴和孩子吗?
师父:有
我问:那您为什么离开他们?
师父:没有意思。
师父说完了这句话,眼里噙着泪水。我望着他,又望着月亮,再望着梁柱。说不出话了。
 
认识一个叫蔡群的年近40的女人。她大学毕业当了老师,后来不想当老师了,当了船运公司老板,运粮食棉花也运枪。她发财了。往四方庙子游走施舍。在安徽九华山,她遇见叫静慧的24岁尼姑,同住一庙。静慧早晚拜忏,仪轨严谨,蔡群不屑于此。她觉得,心中有佛就可以了,那些拜佛上香等等都是表面的形式,与内心向佛无关。静慧说:你不拜佛,你怎么知道这仅仅是形式呢?蔡群语塞。然后她开始拜佛,拜了之后,她发现这不仅仅是形式。
 
20年前,我用一块曲阳汉白玉雕刻一件作品。什么叫洁白无暇?我大概在10岁的时候知道这个词,直到遇见这块曲阳汉白玉,才算有了一个直观的答案。要知道,曲阳那个地方出的石头大部分都是满眼黑斑的物事。
造物生成此石仿佛是有神性的,我一边雕刻,一边做如是想。
曲阳汉白玉由无数晶莹的小颗粒组成,凿子将它们雕刻下来,最小的单位就是这种小颗粒。我想刻好这件作品,可是我越想我的手越不如我想。所谓力不从心就应在了我身上。那块美丽的石头越刻越小,后来留下了一堆白色的沙粒。所有的形,归于无形。
石头也是生灵呵,我痛心地这么想。
 
我住的村子北面,有个上苑村,村里有个画家叫申伟光,我跟他熟。他的画室一进门儿迎面就摆着香案,供着石佛,点着长明灯,布着果盘儿。香案前边放着蒲团,那是他打坐用的。申伟光说他是修佛的,有人来时他不怎么说画儿,他说佛、说善缘、说境界、说正果、说觉悟、说永生,把人说得一愣一愣的。后来他不说修佛了,该说学佛了,他说要说修佛人家会用佛的标准来判断他,有些吃不消,就改说学佛了。学佛后的申伟光跟人说他的一幅八十乘一米的小画儿能卖五六万元人民币,他的一米八乘两米六的大画儿卖到四十万元人民币,再过几年就能翻到一千万了。到那时有这么多的钱该怎么花呢?他想为中国艺术在世界的发展做点事儿。
学佛的利益是很大的。
 
佛经、古兰经、圣经,乃至四书五经,都在向人们宣示着彼岸与此生的因果。成千上万的人沉浸其间,进而滋生蔑视他者的神圣理由,人们还未来得及进入诸神描绘的天堂,便将现世涂抹成血腥的地狱。
 
认识一个画画儿的叫李默,李默思考了所有这些宗教,想创立一个大同宗教,让全世界都信他这个宗教,他说那样这个世界就太平了。李默的愿望是好的,倘若世界人人都信他的大同,恐怕世界真的要变好了。
 
那么好的经,怎么就没人信呢?
所有的经都是好的,怎么一到了人嘴里,便全给念歪了呢?那些所谓的终极真理,被不断的谄释谗释阐释。
 
皓首穷经之毒比之物欲横流之毒尤毒之甚。伪装的寻求真理。禅宗留下了多少龌龊的公案在那里招摇撞骗。
有多少宗,即有多少骗,明明只有一个道理,偏偏要弄出八万四千法门在那里花枝招展的炫人眼目,弄那么大好唬人嘛。
宗教的、世俗的、主义的,皆要张开一只贪婪的血盆大口,将众生控制其中,恐吓、利诱、说教,字眼崇高、慷慨激昂。每每将众生蛊惑至迷狂,诸神们便暗自窃笑:奴才们着了道儿。君不见萨达姆那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也抽出自个儿的一管子血,遣人去写古兰经呢。经在这个魔头那里成了棍子了。
 
唐·麦库宁说:我不愿被当做艺术家,我们没有权力以他人的不幸来制造艺术。我为媒体工作,这就意味我摆布别人的感情,剥削别人对不幸、痛苦的反应。而同时我自己也被摆布,所以我觉得从各方面来说,我都有罪。对宗教,我有罪,对那些无助的人,我也深受良心的谴责。
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政客为了保住权位可以无所不干,甚至不惜变成一个爱国主义者。姜文把常念这口经的人叫做爱国贼。
天堂地狱两般虚。
                                              
 
 
 
 
 
 
 
 
 

查看37079次

上一篇
程小蓓的小说<<你疯了>> 引介
程小蓓的小说<<你疯了>> 一
程小蓓的小说<<你疯了>> 二
程小蓓的小说<<你疯了>>三
程小蓓小说<<你疯了>> 四
下一篇
十四位上苑优秀艺术家获08创作经费
上苑艺术馆对非商业艺术活动免费提供场所
贾方舟批评
森子诗一首: 发明晚霞的人
蒋浩诗<<节后>>外二首
版权©上苑艺术馆
技术支持:九翱网络